南京和记洋行修缮中拆成“骨架” 文物本体遭严重破坏

吴纪攀、马晓波、朱殿平

2018年02月11日14:32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航拍南京和记洋行被过度拆除后的现场 马晓波摄

南京和记洋行被过度拆除后的现场 记者吴纪攀摄 

不该出现的“保护性破坏”

尽管老下关在近代之初一度繁华,却也随着历史更迭渐入落寞,成了南京近年亟待改造的老城区。9年前,当时的南京下关区(注:2013年原下关区、鼓楼区合并设立新的鼓楼区)引入中冶置业集团,并以其为主合资组建了临江老城公司。

2010年9月,临江老城公司以200.34亿元总价竞得江边路以西1号地块和3号地块,成为备受瞩目的“南京总价地王”,2年后又以56.2亿元竞得两幅地块之间的2号地块。拿地成功连片,开发却陷入尴尬。先是2号地块2013年被政府收回,继而1号地块接连分拆转让,3号地块对临江老城公司而言硕果仅存,和记洋行即在3号地块上。

就在去年此时,江苏省举行重大项目集中开工现场推进会,和记洋行文旅商业项目在南京市鼓楼区分会场集中开工仪式上做了推介,该项目将被打造成为“以新工业文化主题引领的‘科技-娱乐-购物-观光’多维体验空间和文化旅游目的地”。当时报道称,改造不仅将保留冷库和厂房,还将与5栋新建现代建筑有机融合,力争成为工业遗产保护的典范。

据了解,2016年9月,鼓楼区文化局对临江老城公司申报的《和记洋行厂房、机房旧址建筑保护及修缮设计方案》予以批复。按照曹秀梅的说法,方案前后三易其稿才予通过。孰料,结果却是事非人愿。在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武黎嵩老师看来,“就文物保护而言,相关制度是健全的,目前主要原因在于缺乏监督,有企业参与则容易被经济利益左右。”

“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的地方、特定的文化表现形态,从这些意义上来说,它是唯一的、独特的,价值是巨大的。”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认为,和记洋行所在的老下关地区是南京开埠最早的区域,作为当时南京对外国工业投资者开放的地块,这里代表着南京工业的近代化,也代表着鸦片战争以后中外工业文化的碰撞,其历史价值要高于艺术价值。

对于此番和记洋行在修缮过程中遭到的破坏,贺云翱直言是“不应该发生的”。在他看来,不论是宫殿还是普通建筑,只要属于保护对象都应当以保护为主,“明明在接受保护,为什么反而遭到了这样的破坏?”他分析,这可能与施工队伍不专业、监管不力等因素有关,“作为文物建筑,从其调查到修缮的整个过程都应当有专业的监理,监管不应当缺位,这样出现了问题可以及时制止”。

贺云翱教授提醒,南京民国建筑众多,保护工作存在两极分化的情况。对文物级别较高的,如国家级、省级、市级文保单位,保护工作一般比较到位;但对于区级文物等保护级别较低的,如工业建筑等,大多被认为价值比较低,保护监管工作存在缺失,导致了这类民国建筑不时受到破坏尤其是保护性破坏。

截至发稿前,南京市文广新局尚未发布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临江老城公司亦未对人民网采访做出回应。 

(责编:张妍、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