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数字经济成经济新增长点 规模居全国第二

2018年03月05日07:26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经济发展高质量 培育发展新动能”系列报道① 数字经济,要有块头更要有肌肉

图为南通某公司智能芯片封装测试项目生产线春节之后一片忙碌。 许丛军摄 视觉江苏网供图

编者按 推动高质量发展,是江苏作为东部发达省份必须扛起的重大责任。实现经济发展高质量,必须积极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省委、省政府提出,要抓住计算机技术由先导性技术变为普适性技术的契机,促进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与各行业领域的深度融合,鼓励在数字经济、中高端消费、人工智能等领域培育新增长点。今起,本报推出“经济发展高质量 培育发展新动能”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更高级经济阶段——数字经济,正以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的形态,爆发出磅礴的生产力。无处不在的数字,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改变着无数个产业。

数字化助力,催生行业变革

数字经济是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基于数字技术延伸产业布局,江苏一批前沿企业在多个领域耕耘出广阔的天地。

“我们打造面向全球市场的工业4.0云平台,可实现个性化产品定制,按照客户的构想实时下单生产。”苏州瀚川智能科技有限公司IT总监钟惟渊介绍说,作为一家将数字科技与自动化技术融合的高新技术型企业,瀚川为包括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在内的制造业客户提供智能制造系统集成服务及生产管理信息系统,已成为业内领先的自动化、智能化产品与解决方案提供商,近几年销售额持续增长。

数字化,催生万千行业变革。“多年以后,当人们回想起2017-2019年的人力资源产业,定会惊叹于行业在这一阶段的变革之快、之烈。”南京点米科技CEO焦学宁向记者这样描述。

随着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企业对劳动力的需求从重数量向重质量进化,需要人力资源服务业提供足够推力。“基于互联网大数据的人力资源服务更高效,系统性解决企业的管理难题,为中国企业转型升级带来基础性保障。”焦学宁表示,“点米”为政府提供数据与资讯支持、为企业提供IT系统及人力资源服务、为个人提供社保咨询服务,依靠的正是数字。比如“2号人事部”系统,拥有行业内最大的数据库,能辅助企业精准用人,提高产出效率。正因此,点米科技的市值由2014年挂牌之初的6000万元,迅速上涨至目前的近10亿元! “在电商化之前,我们只是一个连锁汽车配件代理中心。”正大富通相关负责人也深切感受到数字化给企业带来的巨大变化。如今,江苏正大富通已成功登上新三板,成为商用车后市场集成服务商,电商化连锁店业务额增长迅速,成为“互联网+”行业转型的一大典范。

产业规模领先,成经济新增长点

我省近年加速推进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与产业的融合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江苏经济重要的新增长点。省经信委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江苏数字经济规模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广东。数字经济对GDP增长的贡献也在不断增加。

江苏新兴智慧产业体量规模全国领先。去年全省电子信息制造业实现销售收入32718亿元,软件与信息服务业实现业务收入9200亿元,均居全国第二。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兴产业规模和增速领跑全国。全省大数据产业规模达700亿元,亿元以上大数据骨干企业超过百家。

数字新业态在江苏不断涌现。去年上半年,江苏信息消费规模达2016亿元。电子商务交易额达1.3万亿元,其中B2B平台交易规模达4669.59亿元;网络零售额达3486亿元。全省95%以上大中型企业建立销售、供应链管理等互联网应用模式,行业电子商务平台超过300家。全省互联网企业超过2000家,“互联网+”商贸、餐饮、教育、金融、旅游、文化娱乐等新业态新模式层出不穷。

“数字经济直接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提升效率、促进供需精准匹配,使传统经济条件下不可能发生的经济活动变为可能,推动经济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精准、结构更合理、空间更广阔的阶段演进。”省经信委副主任池宇介绍,省经信委正在制定“数动未来”行动计划,以大数据为核心,智能应用为方向,云计算和互联网为支撑,促进数字技术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以数字技术创新为核心驱动力,正在不断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领先地区继续保持良好增长态势,落后地区也可凭借信息技术的地域无关性,实现弯道超车,构建全省经济协同发展的新局面。”

补齐发展要素,打造龙头企业

“江苏雄厚的产业基础为发展数字经济奠定基础。但放眼未来也需认清不足,补齐短板。”池宇坦言,我省数字行业总量规模大,但总体上中低端环节居多,多数企业以引进技术、模仿创新为主,诸多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

究其原因,一方面,创新链与产业链尚未形成无缝对接。与传统经济更多依赖石油、矿产等资源不同,新经济更多依赖的是人的大脑。江苏在“围绕产业链布局创新链”方面还存在很大不足。同时,科研考核评价体系也并不能充分鼓励专家学者与产业企业紧密合作。

另一方面,行业龙头骨干企业偏少,缺乏华为、腾讯、阿里巴巴、中兴这样的技术引领型龙头企业。在创新生态中,“龙头型企业产生行业集聚效应,还能广纳人才。当前,要反思一些项目扶持政策最终实践效果如何,能否真正促进中小企业做强做大。”池宇介绍说,省经信委将实施本土龙头企业创新培育计划,通过“一企一策”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江苏新地标企业。

无锡市委党校副校长谭军认为,我省需在基层创造与顶层设计碰撞中加速谋划,政府当务之急是营造氛围,尽快培塑吸引本土数字经济龙头企业。独角兽企业“运满满”总裁苗天冶直言:“数字经济企业非常脆弱,很多年可能既不能贡献GDP,也没有税收,事实上绝大部分最终也死在路上。希望政府能够宽容创新,不急功近利。”

池宇从做大市场的角度建议,鼓励开放政府数据。“政府数据含金量很高,不妨适度向社会公开,企业可深入分析挖掘,加工开发产品,直至形成产业链。”以“南京掌上公交”为例,这款APP基于南京公交运行的实时数据,实现对线路的实时在线监控,极大地方便了乘客,而开发企业也能从中获得相应的收益。

多位受访者认为,江苏数字经济的最佳发力点,应当放在与制造业的融合发展上。“江苏是制造业大省,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融合,制造业企业着力发展新型数字化生产力、改造和提升传统生产力,经济发展全面迈向中高端发展模式,是大势所趋。”江苏省金融研究院院长吴先满研究员说,我省实体经济优势鲜明,发展好数字经济,江苏经济“如虎添翼”。

据了解,我省近期将出台《深化“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发展工业互联网的实施意见》,构建数字驱动的工业新生态。

摆脱路径依赖,新风扑面而来。具备打造全国数字经济发展高地的基础和实力,江苏数字经济方兴未艾、前景无限!(杭春燕 梅剑飞)

(责编:马晓波、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