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村干部好不好当?来听听她们遇到的那些事

2018年03月08日11:26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女村干部好不好当?来听听她们遇到的那些事儿

农村要发展需要好的带头人。她们,在村民眼里是能干的女支书,在家人眼里是不知疲倦的“女汉子”;她们,是村民脱贫致富的“领头羊”,是凝聚乡里共识的“主心骨”;她们,来自大山大河、平原田野,在北京齐聚一堂、参政议政。三八妇女节前夕,这些来自农村基层的女代表,向记者讲述了她们村里的乡土故事。

“村里工作干好了就是党员的担当”

有20年党支部书记“工龄”的刘文玲,来自山东临沂市沂水县西朱家庄村,村里的老少爷们为她起了个外号“黑脸书记”。之所以这么称呼她,是因为她办事公道、铁面无私,作风就像是黑脸包公。

过去,西朱家庄村虽然靠近县城,但没像样的产业,村集体还欠下了20多万的外债。1998年,在村里担任妇女主任的刘文玲,因为工作有思路、有魄力,被乡亲们推选为村党支部书记。虽然大多数父老乡亲都支持她,但也有人担心她干不好。

要想消除人们的质疑只能靠实干。当时沂水县城最大的农贸市场正在实施整体外迁,在刘文玲和村两委的努力下,西朱家庄村脱颖而出,承接了农贸市场的建设任务。可是几百万的启动资金让全村犯了难。

刘文玲挨家挨户做村民的工作,号召大家集资入股,又多次往返于相关部门要政策、跑资金。那段时间,她天天盯在工地上。经过十个月的努力,占地70多亩的农贸市场在当年年底顺利建成投入使用。现在这个市场每年可为村集体带来数百万元的收入。西朱家庄村彻底甩掉了穷帽子。

“黑脸书记”在村里做每一件事都力求公道,不徇私情,她为村党员干部约法三章:不吃请、不偷懒、做事凭良心。刘文玲说:“干好村里的工作,是作为一个党员最起码的担当。”

“扶贫又扶志,大家生活有了奔头”

从西南边陲的基诺山,到北京人民大会堂,路途再远,却割不断心与心的相连。

今年46岁的基诺族全国人大代表罗阿英,是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基诺山基诺族乡洛特村党总支书记,自1992年高中毕业后,她回到洛特村,一直在基层工作。第一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她激动不已,却又压力满满。

村民何志强家一度十分贫困,罗阿英为他制定了养殖脱贫的计划,帮他申请了30多头猪崽,最终使何志强在2017年脱贫。村民说:“她为我们办的事情像基诺山上的树木一样数不清。”

“去年底,我们实现全村脱贫,还依托橡胶、茶叶、砂仁三大种植产业,扶贫又扶志,让农民的日子有了奔头。”罗阿英说。

村干部是连接党委政府和百姓的桥梁。“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和工作能力关系到政策落实,关系到群众生产生活。”罗阿英说,希望国家切实提高村小组干部待遇,让他们工作更有动力。

“破解农村公共基础设施建设难题”“培育新型农民”……罗阿英一笔一画、认真地写下她带到全国人代会上的建议,十分具体,包含着基层百姓的迫切需求。

“今天替咱们农民发声了”

“我们组就我一个农民代表,今天替咱们老百姓发声了。”3月6日,在参加完四川代表团的小组讨论后,全国人大代表陶勋花兴奋地对记者说。

今年47岁的陶勋花是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寿安镇岷江村党总支书记,小组讨论中,她站在支部书记的角度,向代表们谈起了乡村振兴中遇到的困难。

岷江村是一个过去以桂花苗木产业为支柱的村庄,近年来,受市场影响,村庄逐渐开始产业转型,“乘着”成都市绿道建设的“东风”,迎来了乡村旅游发展的好时机。

近期,一个由政府出资进行基础配套,“公司+合作社+农户”模式的乡村旅游项目在岷江村落地,却遇到了农村住房以及宅基地使用权评估的问题。“农村住房财产权、宅基地使用权评估目前无国家标准可执行,价值认定存在瓶颈。”陶勋花说。

她希望国家尽快通过立法,建立农村产权价值评估机制和农村产权价值认定体系。为此,她准备了一份《农村产权抵押融资方面存在的问题及建议》带到了北京。

在陶勋花的行李箱中,还特意装上了村里姐妹们的手艺--桂花香囊和形象呆萌的熊猫玩偶。她告诉记者,为了解决农村留守妇女的就业问题,去年以来,村里开始组织妇女收集桂花,烘干后制作成香囊出售;而手工钩织培训班上制作的熊猫玩偶、拇指熊猫已经接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订单。(采写记者:王阳、潘林青、吴光于、叶含勇、字强、浦超)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