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部日本影片,分别展现了光的温暖与阴冷

2018年03月20日10:47  来源:新华网
 
原标题:这两部日本影片,分别展现了光的温暖与阴冷

提到光,人们总是联想到正义与希望,很少有人会想到冰凉的月光。阳光会照暖一个人的未来,而月光则给过去增添一层阴霾。

第八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将展映两部与“光”有关的电影,一个温暖,一个阴冷。

第一部是由河濑直美执导,永濑正敏、水崎绫女主演的《光》,这部电影曾获得第70届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提名。

《光》讲述了盲人观众与电影讲解员之间的故事。尾崎美佐子(水崎绫女饰)是一位讲解员,她因为工作认识了盲人摄影师中森雅哉(永濑正敏饰)。后者并不是完全失明,而是处在逐渐失明的过程中。两人在光与暗的边界处试探、徘徊、渐生情愫。

盲人影院?肯定有许多人有这样的疑问,事实上,在北京就有这样的盲人影院——心目影院。心目影院自2005年起已经为盲人观众放映了上百部影片。

以盲人为题材的电影并不少见。陈凯歌曾拍过讲述盲人琴师的作品《边走边唱》,然而这部电影中居然出现了以盲人的视角拍摄的视点镜头,这显然是对事实的疏忽与不尊重。

与之相比,娄烨的《推拿》就表现出对盲人更大的尊重,没有出现过任何类似的悖论。除去小心翼翼地扫过盲人面庞的那些镜头,他也将片头片尾的信息通过朗读的方式传达给盲人。

同样是有关盲人题材的《光》,与其它河濑直美的电影一样,有着她的个人特质。但是,这部电影选择了非常有趣的题材,来同时探讨盲人的世界以及电影的本体。

河濑直美通过回答“盲人真的有感知电影的能力吗?”这个问题,来更深刻地解释电影的含义。

事实上,在克里斯蒂安·麦茨的符号学理论中,影像、文字说明、话语声、音乐声、音响效果,都是共同组成电影的零件,他认为影像信号不应被赋予特权。或许,正像《光》中所提及的那样,盲人观众在脑中构筑电影世界的能力,是超乎我们想象的。

那么,她是怎样组织自己的影像,如何切入这一题材的呢?盲人与讲解师之间又是如何磨合、如何相恋的呢?我们只能从影片中寻找答案。

如果说河濑直美的《光》是射入盲人心灵的温暖阳光的话,那么北影节即将展映的另一束“光”——《有一束光》,就是刺痛灵魂的阴冷月光。这部影片由大森立嗣执导,井浦新、瑛太主演。

大森立嗣一反常态,没有拍摄像《真幌站前多田便利屋》和《濑户内海》这样的温情喜剧,而是拍起了残酷的悬疑情景剧。

这部电影讲的是凶杀、强暴与海啸。

影片从一次意外的杀人事件开始,还是中学生的信之、阿辅、美花被卷入强暴与凶杀的漩涡,幼小的少年犯下了“天真”的罪行。随后而来的海啸也没有洗净他们身上沾染的淋漓鲜血,信之结婚生女,美花成为电视屏幕上的名人,似乎只有孤身一人的阿辅仍肩负着沉重的过去。

电影所讲述的主题——跨越时空的罪与罚,是日本人早已驾轻就熟的题材。《愚行录》等电影、《寒蝉鸣泣之时》等动画作品,为我们提供了精彩的例证。这些作品天然地具有强烈的戏剧张力,得以孕育跌宕起伏的情节,常常令观众们在心惊胆战之后大呼过瘾。这部大森立嗣的转型之作,也为这一类目继续添砖加瓦。

井浦新那著名的“冷面”在此作中完美地贴合了影片的悬疑感,而瑛太也以邋遢形象奉献了精彩的大尺度表演。片中瘆人的电子音乐与画面形成了独特的对应关系,导演那些被悬疑题材压抑的幽默感,也体现在了一些超现实场景的设计之中。

北影节展映单元的这两束“光”,有冷有暖,将给观众带来不同的审美体感。无论是使失去了视力的摄影师内心更加明亮的《光》,还是《有一束光》照暗了过去,都是值得观看、品味的优秀作品。相信观众能够沉浸在这两部影片的光影之中,收获更多对于电影与光的理解。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