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父子两代"愚公"信守百年合同 誓叫荒山变青山

闫峰

2018年03月22日10:05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刘开田当年在山上垒的石头窝棚。闫峰摄

沿着石头防火墙巡山,刘继忠每天要走30多里。闫峰摄

徐州有座徐山,山上住着位守山的老人刘继忠。30年前,他跟着父亲刘开田上山,在石头缝里种出了森林,被誉为“当代愚公”的父亲前年去世后,接力棒到了他的手里。又到一年植树时,“一城青山半城湖”的徐州感念着这对质朴而倔强的父子,他们的故事写在了600亩徐山的苍松翠柏之间,写在了徐州这座国家森林城市的功劳簿上。他们的故事,起于刘开田签下的一份长达100年的荒山承包合同。

百年之约

吹了30年山风,刘继忠从一名壮年变为古稀老人,头顶秃成了“地中海”。30年前的徐山什么样,老人指着自己的头说,就跟他现在的发型差不多。夏天时山上也长草,但是没有树,一到冬天就“秃得很难看”。

徐州是个多山的地方,仅刘继忠所在的铜山区伊庄镇就有大小山头177座,徐山位于他们吕梁村4公里开外。“西边是狼山,东边是坎拉山,那时候两边都是林场,就中间的徐山荒着。”老人回忆,上世纪八十年代,当地政府多次动员群众承包荒山,自栽自管,因为看不到“收成”,无人响应。

1988年的春节就快到了,村里又开承包荒山的动员大会,时年61岁的刘开田横下一条心,瞒着家人签下了承包荒山100年的合同。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刘开田决心已定九头牛拉不回来。在得不到老婆孩子理解的情况下,这个倔老头背着半口袋玉米面,提一口小铁锅,拎着铁镐就上了山。从此,刘开田以徐山为家,再没有回过村里。

“天当房,地当床,风霜雨水当衣裳,挖块白芋当干粮,艰苦奋斗人不让。”这是刘开田当年战天斗地的壮语。找个背风的山坡,刘开田用碎石块搭了个窝棚,拣来红草白草铺在地上,三块石头支起铁锅,就算安了家。半个月后刘继忠带着酒和肉,也带着全家的“意见”来劝父亲下山过年,非但没有说动他,还被父亲“策了反”。“当时俺大大(方言,指父亲)说了两句话:合同签了,不会反悔;树种定了,没人帮就一个人干到死。”刘继忠随后每天带饭来,跟着父亲一起刨坑种树。

在荒山乱石中挖坑并不容易。“要挖出坑必须先起开石头,一镐刨到石头上嘣得火星、碎石乱飞,震得两手发麻,镐都拿不住。”刘继忠说,父亲教给他一套破石挖坑的“绝活儿”:先用铁镐尖的那一面在石头上来回划几道,找出两块石头之间的缝隙,再用镐尖把缝凿大,然后用铁镐扁平的一面将石头翘起来搬走。“坑的上坡方向挖得要浅,下坡方向挖得要深,成半月形。这叫鱼鳞坑,容易存水。”多的时候两人一天能挖上百个树坑,“俺大大是想尽量在开春前能多挖几个坑,多种几棵树。”

坑挖好了,没土也种不活树。坑底垫上些枯草,从石头缝里抠点儿,再从山下背点儿。就这样,春去秋来,寒来暑往,父子俩一干就是6年,硬是在600亩山坡上挖下10多万个“鱼鳞坑”,种下10多万棵松柏苗,这个荒了不知多少辈子的秃岭渐渐披上了四季常青的绿装。

1999年,镇政府在山脚下为刘开田盖了两间瓦房,后来又加盖了两间,这才结束了10年“山顶洞人”的生活。在刘继忠眼里,父亲对山林的感情比对亲人还重,“外孙子结婚,两次上山请他回去喝喜酒,他不去;外地20多年没见面的亲戚想见他一面,他也不去。”刘继忠记得清楚,直到2016年12月以90岁高龄去世,父亲刘开田没有一天离开过这片亲手植下的山林。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