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性侵事件举报人:已联系受侵害的其他女生

2018年04月08日07:23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已联系到受沈阳侵害的另几位女生

  已联系到受沈阳侵害的另几位女生

  长江学者沈阳

  高岩的墓地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原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沈阳被指性侵95级北大女生致其自杀一事,在网上迅速升温。4月7日,南大文学院、上海师大在6日北大、南大发出说明后,相继发出声明对此事表态。而此事件的当事一方、举报者李悠悠也一直在关注着事情的进展。7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联系上在加拿大的李悠悠,此时那边是深夜,她十分坦诚地讲述了为何会在20年后的今天通过网络对沈阳进行举报,并透露已联系到其他几位受沈阳侵害的女生。

  4月5日,李悠悠在网上首先举报原北大中文系教授沈阳,20年前在北大任教期间,曾性侵自己同窗好友高岩,导致高岩在1998年3月自杀。李悠悠的举报迅速引发社会各界的关注。7 日下午,她更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自己和其他同学、老师终于站出来公开揭露此事,对于自己来说,也是搬去了一块压在心头20年的巨石。

  目前,北京大学、南京大学、上海师范大学都先后做出了明确表态,不仅要继续复核、调查此事,而且建议已经要求当事人——现南大文学院教授、长江学者沈阳辞去教职,上海师范大学也明确解除其兼职教师职务。南大文学院前任院长也在朋友圈发表个人说明,为当时引进人才失察道歉,要求自领处分。

  李悠悠说,各方反应速度之快,令她感到非常宽慰。以下则为现代快报记者与她通过微信对话的更多详情。

  现代快报:能说一下你对这件事目前处理的看法和态度吗?

  李悠悠:我们坚持原来的立场和判断,希望沈阳面对事实,能承认对高岩性侵和污蔑的事实。南大和北大目前的反应速度很快很积极。我们也感谢和欣慰。

  现代快报:对事情的下一步处理你有何期待?

  李悠悠:我们希望下一步,北大能够公布当年北大党委、纪委审查沈阳,对其行记大过处分的会议纪要。据说当时在学校的会议上,沈阳承认和高岩有性关系和恋爱关系这两点的。如今他面对记者采访,却逐一否认。我们认为是颠倒事实的,我们希望还事实以历史真相。向公众和高岩父母以及95级同学公布当年调查的细节和会议记录。

  第二点就是对南大。目前南大已经明确认定沈阳不具备继续任教资格,请他辞职,我们认为是很有魄力和勇气的,南大校领导和文学院的现任领导很正直的,我们很钦佩。但希望不要止步于此,希望不仅让沈阳走人,据我们所知受害者不止一位,我们希望这些受害者在学校的保护下,勇敢地站出来!也希望学校能为她们提供一个真正安全可靠的举报平台。

  现代快报:关于沈阳性侵其他女生的指控,有证据吗?

  李悠悠:我和北大中文系的同学都一致认为,高岩不是沈阳第一个性侵受害人,也不是最后一个。之所以这么说是有依据的。除了这20年间,从北大和南大的师生那耳闻的一些事情,我们近期已经直接间接联系到了几位受害者,有北大,也有南大期间的,时间跨度比较大。我们已经明确知道,这些女生有些也给我们讲述了他们被沈阳性侵的真实过程,我们也是感到非常惊讶和愤怒。现在不方便透露姓名,在适当的时候,受害人也会站出来,这也是我们后面期望看到的结果。

  现代快报:事情已经过去20年,你为何对此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对你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

  李悠悠:高岩是我的挚友,我们俩关系非常亲近。她可以说是我目前 40 多年人生里,最好的两个朋友之一,而她的离去,对当时也非常年轻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冲击。首先是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对人,特别是比我们更有权力有经验的异性的信赖,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和挑战。

  我是北京女孩,一路顺风顺水,学习比较认真,没离开城市,还考上了北京大学,家里也是知识分子,无忧无虑长大的。但是最亲近的朋友离去,让我的信任感、安全感遭到了很大的冲击。

  现代快报:这20年来你是不是时常会想起高岩?

  李悠悠:在这20年中间,从1998年3月11日,乍暖还寒,高岩离开这个世界的日子,到今天20年,高岩遭受侵害的事实,以及她因为这个悲惨的事实所离开世界这个事件,对我来说是个创伤性的悲剧性事件,它像一枚沉重的磁石一直沉在我的心底。连我的先生都知道,我跟他也多次提起过,我的好友高岩的这段伤痛的往事。

  但是我一直懊悔的就是两件事,一个是当时由于自己知识和经验的局限,还太青涩,没有充分理解高岩的痛苦和绝望,已经到了她想弃绝这个世界,弃绝自己宝贵生命的境地,所以我没有及时挽救她于悬崖边缘,没有及时开导她保护她关心她,这是我一直以来忏悔的、充满歉疚心结的一个地方,这20年没改变过。

  二是一直惭愧自己没能为她做什么事情。20年后,我出来发声,从自私的角度说,我是为了了却自己这两个心结,让我自己的心宽慰,让这颗沉在心底20年的压抑的磁石稍微挪移开来,而不再把我压得充满了悲伤。

  现代快报:你坚持举报沈阳仅仅是因为这件事,还是因为后来他对待此事的态度?

  李悠悠:不仅仅因为多年前他对好友高岩的性侵事实,也不是因为他的态度。我们现在也都为人父母,尤其我为人妻为人母,也有女儿,转换一个角度来体会和感受,实在无法想象。最后我们觉得还是应该站出来,能让高岩和这些女生还回她们应有的安宁,保障她们应有的权益,这是个心愿和诉求,我们要实现这个愿望。

  各方反应

  南大文学院建议沈阳辞去教职

  上海师大终止其校外兼职教师聘任

  在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先后对此事作出回应后,4月7日上午,南京大学文学院在其官方网站发表《南京大学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 》,建议沈阳辞去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职。南京大学文学院前任院长丁帆也在其朋友圈发表了个人说明,自责引人失察。当天下午,上海师大通过其人事处官方微信发布《声明》,称上海师范大学决定从7日起终止2017年与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南大文学院:建议沈阳辞去教职

  4月7日上午公布的这份《南京大学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明确指出,当年是沈阳主动联系南京大学文学院,申请以南京大学作为推荐单位申报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在调动过程中,北京大学相关部门和沈阳本人都没有向南京大学文学院说明曾经因师德师风问题接受处分之事。而南京大学文学院基于沈阳具有的‘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 ’等高端人才身份,没有向南京大学人力资源处请求前往北京大学外调查档。为此,南京大学文学院愿意承担人才引进工作程序不严谨的错误并向南京大学请求处分。”

  《声明》最后表达了南大文学院的立场和决定:1、沈阳在调动工作的过程中隐瞒事实,存在职业道德问题。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沈阳未能以党纪党规严格要求自己。2、根据两校的《声明》,沈阳目前处于等待核查和调查的阶段。在此阶段,停止沈阳从事南京大学文学院的教书育人工作。3、北京大学的处分已经证实沈阳的师德师风存在过问题,任何处分都不能代表事实的消亡。南京大学文学院应该及时纠正人才引进工作的错误,坚持以师德为上的原则,重新审核沈阳的师德师风是否符合南京大学文学院全体同仁教书育人工作的要求,是否能得到这个共同体的认同。南京大学文学院认为:他不符合。4、网络的议论已经严重影响南京大学文学院正常的教学科研秩序和学术声誉。沈阳已经不适合在南京大学文学院工作。

  南大前任文学院院长:愿意承担引人失察之责

  4月7日上午,南京大学文学院前任院长丁帆也在其朋友圈发表个人说明,共有两点:“一、沈阳教授调入南京大学文学院是我主政期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没有外调就同意引进人才,属引人失察,全部责任由我个人承担,本人可以接受任何处分。二、本人同意并服从南京大学文学院的一切决定。”

  上海师大:终止沈阳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4月7日下午,上海师范大学学术伦理与道德委员会,通过其人事处官方微信也发布了《声明》,表示从7日起终止2017年与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沈阳签订的校外兼职教师聘任协议。

  高岩母亲:高岩生前沈阳曾去过她家中

  有媒体报道,高岩母亲周树铭在接受采访时称,高岩生前,沈阳就曾去过高岩家中。周树铭回忆,在某日的一个下午,高岩父亲回家时,正巧发现沈阳在自己家中,但并未与沈阳谈清楚因何事造访。而据高岩母亲表述,从那以后,高岩的精神状态更加不好了。

  老人在信中还发出追问:如果说高岩的死与沈阳无关,那请问北京大学于1998年7月为什么要给沈阳行政处分呢?!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倪宁宁 谢喜卓

  最新进展

  沈阳称没有师德问题,只是行政警告处分

  4月7日下午,沈阳通过短信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的采访请求,他在短信中写道:我想发出一个弱弱的呼喊:三个大学都拿“师德”说事。请问,这种定性靠什么?哪个正式决定上有这个结论?哪个事实支持这个结论?难道仅仅靠舆论左右?仅仅凭某个人采访中的回答?这太可悲了吧!在回复中,沈阳表示,处分决定也只是行政警告,根本不是记大过。

  据《中国新闻周刊》

  一点疑问

  沈阳是如何成为“长江学者”的?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自1997年开始,沈阳在北京大学,先后从中文系副教授、现代汉语教研室副主任,升职为中文系教授、现代汉语教研室主任,并任博士生导师,后又被聘为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语言学系主任,并任博士生导师。既然沈阳于1998年7月受到了行政处分,在后面这一系列职位职称评定过程中,是否有考虑此事?

  《南京大学文学院关于北大校友网上发文的声明》中称,因沈阳具有“北京大学中文系副主任、北京大学特聘教授”等高端人才身份,故而没有向人力资源处请求前往北京大学外调查档,且北京大学相关部门和沈阳本人都没有说明他曾因师德师风问题接受处分之事,但是据了解,沈阳的档案目前还在南大,而且档案中是有当年的处分的,那么在档案调到南大以后,人事部门是否按程序进行了审核呢?

  现代快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长江学者的申报与评定有着严格的审核把关机制。在教育部2011年发布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实施办法》中规定,聘任长江学者的高校,应组织相关专家或由校学术委员会对候选人进行遴选,择优推荐,并对推荐材料、实际能力水平和学术道德情况进行严格审核。但是在2011年,沈阳被评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的过程中,到底是如何审核的呢?此前现代快报记者也联系了南大文学院的相关人员,对方表示暂时以校方公开说法为准。

  现代快报将持续关注此事。(倪宁宁 谢喜卓)

(责编:马晓波、张妍)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