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宜兴男子历时两个多月用紫砂给女儿做嫁妆

2018年04月13日07:15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用紫砂给女儿做全套嫁妆,这位老爸火了

  紫砂嫁妆六件套:秤、吉祥如意、水桶、脚盆、拗手、马桶 受访者供图

  陆爸爸为女儿精心做出的“六件套”嫁妆,用的是紫砂,却做出了红木的质感

  用紫砂做的木工工具

  女儿出嫁,娘家爸妈一般都会为女儿准备嫁妆。近日,宜兴市丁蜀镇一位女儿在出嫁时,却收到了一份来自她父亲陆文华精心定制的传统嫁妆——用紫砂做成的传统嫁妆“六件套”。“女儿结婚前三个月,我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全心给她做了这一套嫁妆,希望她婚后能过得幸福。”陆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木工也是一门一度很红火的手工艺,但现在做的人越来越少了,作为从业30多年的紫砂艺人,他用尚存的紫砂工艺“纪念”没落了的手工艺,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致敬手工艺,传承传统文化、传递工匠精神。

  “六件套”嫁妆,寄托父母的爱与祝福

  在宜兴丁蜀一带,女儿出嫁时的“三团圆”是必备的嫁妆。陆爸爸给女儿定制的这套紫砂版的嫁妆“六件套”,包括水桶、脚盆、拗手、马桶、吉祥如意、秤六件物体,个头比实际的物品小了不少,虽由紫砂制成但表面木质纹理清晰可见,秤砣上还有“15kg”的标记,做工精美、考究。与宜兴当地传统的“三团圆”(脚盆、拗手、马桶)相比,“六件套”还增加了吉祥如意、秤和水桶三个物件,寓意“六六大顺”。

  为了方便记者采访,陆爸爸特意从女儿家把这“六件套”暂借了回来。陆爸爸说,脚盆又称福宝盆,寓意“健康富足”;拗手是以前妇女用来洗衣服的,也可洗足,寓意健康富足,勤俭有美德;而马桶也称“黄金万两”,又叫“子孙桶”,寓意早生贵子,放上五个鸡蛋,就叫“五子登科”。

  “以前,我姐姐结婚的时候,是木头做的,提前好几个月就跟木工预订、制作了!”陆爸爸边聊边回忆,“那个时候,‘三团圆’既有实用价值,又有美好寓意,寄托了娘家父母对女儿的祝福和爱。但后来呀,随着社会的发展,实用功能越来越少,‘三团圆’就以塑料、橡胶等工艺品的形式存在,讲究的人家还是会用,嫁女儿讨个好口彩。”

  这些年,这种寄托美好寓意的传统嫁妆越来越显得不正式、庄重。陆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从1989年开始做紫砂,看到市面上这些良莠不齐,甚至粗制滥造的嫁妆“三团圆”,当时他就萌生了想用紫砂做一套嫁妆的想法。只是当时自己工作忙,女儿也还小,所以这个想法搁置了很久。

  直到去年年底,26岁的女儿有了人家,婚期也定了下来,陆爸爸才开始“着急”起来,他推掉了所有的工作,开始研究嫁妆“三团圆”的构建,并探索紫砂实现的方式。“三件感觉有点少、不成体系。”陆爸爸又添加了水桶、吉祥如意和秤三个物件。

  “吉祥如意,意如其名;秤就是‘称心如意’,而水就是财,水桶就是‘财势宝桶’,寓意财源不断!”陆爸爸将传统“三团圆”增加到“六件套”,他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女儿都要出嫁了。从古至今,父母对儿女的感情始终都是一样的,嫁妆变的是材质,不变的是父母对女儿的爱与祝福!”

  历时两个多月,曾烧坏八个水桶“把手”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陆爸爸做的紫砂版嫁妆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紫砂材质,表面的木纹依稀可见,就连水桶上把手的结合处都有木头插入、接连的痕迹,可以说仿制实木的效果非常了得,宜兴当地的紫砂艺人也频频称奇。陆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要用紫砂做成红木的颜色和质感,非常不容易。

  “为了制作木纹的效果,需要考虑紫砂泥料的配比,把握烧制过程中的温度,稍有疏忽,很可能就前功尽弃。”陆爸爸告诉记者,能做出这样的六件套嫁妆,与他多年的积累也有关系。为了在众多紫砂艺人中独树一帜,这些年除了做紫砂壶,他还将精力转向了木制物件的紫砂仿制,经过十多年的研究,经他手做出的紫砂物件看上去完全就是“实木”的,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陆爸爸指着“六件套”中的水桶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你看这个水桶上的把手,就包含了三个部件,水桶两边的把手,还有连接的横木,这三个部件都是用紫砂泥做成的,需要两轮烧制,第一次是单个物件烧制,第二次则是拼合烧制,火候掌握不到位,很可能会出现裂缝、拼接处就会断裂。当时,我也是烧坏了八个把手,才最后成功。”

  而“六件套”中最难的还有一个,就是秤。陆爸爸告诉记者,秤杆很细,烧制起来极容易烧坏。而且,这杆秤上的秤砣,还有秤杆上的金属质感的部分都是紫砂做成的,颜色不同选取的泥料不同,黑色的是黑泥,黄色的是段泥,金属色的部分是描金上去的效果,所以说,这个“六件套”的工艺,可比做紫砂壶的工艺复杂多了。

  用紫砂工艺传承落寞的木制工艺

  为什么要用紫砂做一套传统嫁妆?除了寄托对女儿的爱和祝福外,陆爸爸还想致敬工匠精神。陆爸爸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木工原来也是一门手艺,经过木工的巧手制作,木头就成了木桶、如意、秤等各种物件,还能成为精美的家具、雕花的门窗,还有寓意美好的木制嫁妆,在人们的生活中一度扮演着重要的作用,但就像木制嫁妆“三团圆”一样,木工手艺日渐落寞。

  “如今,紫砂制作工艺仍然存在,我又是一个有着30多年工龄的老紫砂艺人,希望通过紫砂这种尚存的手工艺传承木制嫁妆这项‘落寞’的手工艺,就是希望能传承传统文化,传递工匠精神。”陆爸爸告诉记者,他家墙上挂着的一套木工工具,也是自己用紫砂制作的,就是希望记录下这些正在落寞的手工艺,为后人留下一些记忆。

  陆爸爸告诉记者,做紫砂有职业病,脖子、肩周都不好,怕女儿吃苦,再加上女儿也没很大兴趣,就没有让女儿从事紫砂行业,但工匠精神希望能传递给女儿。

  什么叫工匠精神?陆爸爸表示,自己就是手工艺人,说不出什么大道理,用自己掌握的知识和技艺,踏踏实实做事,本本分分做人,认真刻苦地钻研技艺、精益求精,凭手艺吃饭,在他看来就是工匠精神,也是安身立命的根本。(陈敏)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