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农妇打工七年替去世儿子还债:求一份心安

2018年06月02日07:05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农妇打工七年替子还债:求一份心安

债主的老婆拿出一部分钱硬要塞给老人 通讯员供图

独生子离异后猝死,只留下一个5岁的孩子和20多万的债务,老伴也在几年后撒手人寰……变故接二连三地发生在家住南通如皋的李梅身上。从悲伤中走出来后,她扛起了儿子留下的债务和照顾孙子的责任。早出晚归在饭店打工,还要挤出时间扛着锄头下田伺弄庄稼,整整七年的时间,她一刻不得喘息。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即使没有人催债,她还主动打电话去法院询问儿子的负债情况,并挨家挨户寻找“失联”的债主。“没有想太多,欠钱就得还,这是为人的责任。”李梅说。

独子猝死留下巨债

花白的头发、粗糙的双手,沉重的生活压力让李梅看上去比同龄人更为苍老。但她的神情里没有丝毫的阴霾,跟人说话时总是带着笑。除非是了解她的人,否则很难想象她曾经历了多么沉重的打击。

今年66岁的李梅出生于如皋农村,有一个独子杨辉,做装修生意。2008年杨辉带着儿子离婚,三年后意外猝死。

杨辉在银行有20万元欠款,还欠一位供货商9万多元材料款。另外还有几笔私人借款。

办理完儿子的后事,李梅老夫妇俩开始着手梳理这些债务。值得庆幸的是,当时杨辉还有一笔没有收回来的工程款,差不多可以抵消在银行的债务。除此以外,家里便没有一分存款。

早出晚归打工还债

“要不去外面打工吧?”“年纪这么大了,我们又没啥手艺,谁要我们?”与老伴商量了一番后,李梅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她走遍了村子附近的大小店铺,最后是一名饭店老板在听说了她的遭遇后留下了她。每月1800元工资,每天从早9点干到晚10点。

“老板人好呀,平时特别照顾我。”对于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李梅格外感恩。她每天忙碌得像个陀螺,心里却是敞亮的。对她来说,吃苦受累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还有钱进账就说明日子有盼头。

除了忙碌不停的工作,李梅还要挤出时间去伺弄庄稼。她每天披星戴月,只能在夜里做农活,用微薄的费用补贴家用。老伴平时也打些零工,老夫妻俩生活简朴,在几年的时间里将供应商的货款先还上了。然而,2016年老伴出了交通事故去世……

从沉重的打击中走出来后,李梅愈发地省吃俭用,在自己身上一分多余的钱都舍不得花。

翻遍村子找债主还钱

近日,孙法官回到家中,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叫李梅,我是想问一下我儿子欠了多少钱……”原来,李梅只知道儿子有几笔欠款没有还清,还被人告到了法院,但不知道对方是谁,到底欠了多少钱。

他当即帮老人查询了一下,原来杨辉在法院一共有两笔债务未清,一笔是9000元,一笔是两万元。2011年时债权人冒庆和周刚起诉至法院,因杨辉已经去世,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之后冒庆和周刚也没有再申请恢复执行。

“能不能帮忙联系一下他们,我想把钱还了。”这句话,让见惯了找各种理由欠钱不还的“老赖”的孙法官愣了几秒钟。他查询了当时的卷宗,但是只能联系到尚欠9000元的债权人冒庆。

5月21日,李梅来到了如皋市人民法院。她笑着告诉孙法官,这两万九千元中,她只攒下了9000元,其中还有两万是向弟弟借的。她打算把欠得久的先还了,来了结自己的一桩心事。现场,老人将9000元数了又数,叠得整整齐齐交给了冒庆。临走时,老人问孙法官,如何才能寻找到周刚。孙法官说只查到了他的地址,老人便仔细记下了周刚的地址。

第二天上午,孙法官又接到了老人的电话,她很开心地说,自己去村子里挨家挨户地找,已经找到了周刚。

下午,老人和周刚的老婆林红一起来到了法院。老人不住地说,因为能力有限,只能偿还本金两万元。而林红执意要拿1000元给老人,希望能缓解老人的生活之困,几番相互推搡之后,老人收下了这1000元,林红才安心离开。

“我也没有想太多,赚多少就还多少,还完了我才能心安。”李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自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盼着孙子健健康康长大,自己能在生前还完欠款,也好让儿子走得清清白白。

(当事人名字均为化名)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严君臣 通讯员 孙庆峰 刘名节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