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乡村校园推进艺术教育 多个难题待解决

2018年06月05日07:37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村小艺术教育,瓶颈如何突破

  5月30日傍晚,出车一结束,家住建湖县钟庄街道的司机刘峰便急着往家赶。家中,妻子李建云备好饭菜,在钟庄镇中心小学读五年级的女儿刘嘉艺为疲惫的父母吹一段竹笛,练习“六一”儿童节的表演节目。悠扬的笛声飘满小屋,夫妇俩特别享受这样的“音乐时光”。“听孩子吹笛,特别解乏。”得知女儿被选入学校竹笛提高班,刘峰兴趣十足地跟着孩子学吹一段。

  音乐、美术、舞蹈……艺术教育让乡村校园更加“有声有色”,也让乡村孩子快乐成长。然而,艺术教育师资力量薄弱、经费不足等难题在乡村学校普遍存在,如何突破瓶颈,在乡村孩子的心田种下一颗艺术的种子,让他们的人生从此拥有更多可能?

  艺术熏陶,搭建另一种人生舞台

  “刚入园时,一直哭,怎么也不愿站到人前。”在东台市唐洋幼儿园园长杨桂兰记忆中,像紫紫这样的聋哑孩子远不止一个。因为身体原因,他们胆怯内向,但入园半年,紫紫也能和别的孩子一样参加排练,一招一式有模有样。

  “我们的舞台,不会让任何一个孩子缺席。”从事幼教数十年的杨桂兰对传统民间艺术情有独钟,花棍、腰鼓等“拿起来就能打”。“艺术能敲开孩子的心门。”园长教老师,老师传授给学生,十多年的坚持,唐洋幼儿园不仅每位老师都能敲会舞,就连600多名小朋友,每人都擅长一到两种艺术表演。

  “我们不办兴趣班,只为让每个孩子都受到艺术熏陶。站上舞台就有自信,哪怕是聋哑、肢残的孩子。”杨桂兰说,校园广场上,600多名“小不点”在同一首音乐的伴奏下,以不同形式同台表演,那场面让她终身难忘。

  和着音乐节拍,脚踏鼓点,吟唱古诗。这个“六一”儿童节,阜宁县东沟镇中心小学的学生特别开心,即使在放学途中,大家也打着节拍,“踏诗”而归。阜宁县教育局体卫艺科科长黄伟说,艺术教育让学生成长更富内涵,舞台让他们自信阳光,“学艺术并不是为了让学生成为某方面的‘家’,在艺术熏陶中,传统文化潜移默化地渗透到孩子内心,对学习别的学科,也有提升带动作用,像‘踏诗’能让学生熟记古诗词。”

  艺术的种子种入孩子心中,终将发芽,甚至会让他们受益终身。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毕业的周行就职于上海中山医院。“在南京医科大学读本科时,学校举行过一次解剖技能大赛,周行用时最短,操作完美,获得一等奖。孩子告诉我,这得益于他在冈西镇中心小学读书时学习剪纸,剪刻技艺让他更加细心、耐心,心灵手巧。” 周行的父亲、建湖县教师发展中心办公室主任周克成说。如今,传统剪纸技艺在建湖县冈西镇中心小学传承30多年。校长张加林说,学校还曾开设过刺绣、篆刻、贝雕等艺术课堂,孩子们都很喜欢。现在,剪纸作为校本课程被保存下来,每周一课,学生手拿小剪刀,个个开怀。

  师资缺乏,有人走了也有人坚守

  “13个班,525名学生,只有一名音乐专业老师,语文老师兼职教美术,艺术老师难招。”提起艺术教育的师资力量,建湖县钟庄镇中心小学校长唐建忧心忡忡。缺少专业老师,但仍需坚守。钟庄镇中心小学十多年保留口琴、竹笛教学,老师都非科班,全凭爱好。擅长乐器的老校长薛金柱已退二线,经他传授的祁荣老师接棒,现在许多年轻老师也跟上来,边学边教。如今,师生同练,手持竹笛同台献艺成为校园最温馨的画面。

  “艺术老师的人数一直是个动态数据。”东台市教育局体卫艺科科长周震宇同样满怀担忧,东台市有近30所乡村小学,这几年,音乐、美术、舞蹈老师逐年增加,每年约有40人走进乡村小学,但仍然不能满足需求。

  “有的新招老师已被录用,但到学校看一眼后,连报到也不去。因为条件与想象中有较大差距,一些老师留不下来。”周震宇坦言,这种情况每年都有。农村学校生源少,1000多人的乡村小学不多,有的学校只有几十人。如果排一个合唱团要60个学生,但在一些村小,连60个孩子都难选得出。另外,城乡平台不同,农村学校能参加县级比赛,却难有机会跻身市级比赛。许多90后老师,工作热情不高,一旦有更好的发展机遇就急急“飞”走。

  不过,在26岁的音乐老师盛洁看来,只要心中有爱,爱农村,爱孩子,留下来并不难。“从东台市区到新农小学,坐中巴车要两个多小时,确实远了点。第一次来,车在校门口的土路上颠得不轻。”东台市新农小学是一座地道的村小,8个班,230名学生。作为江南大学音乐系的本科毕业生、徐师大的在读研究生,已在这里扎根两年的盛洁是全校公认的高材生。学校周边就是麦田,每周上16节课,周末才能回东台市区和家人团聚,但这些都没让盛洁“感到委屈”。“我们赶上了好时候,月工资4000多元,而且每年都在涨。学校教学楼是刚建的,还不错。能在离家不算太远的学校,和孩子们在一起,挺开心!”盛洁说。

  突破瓶颈,均衡发展需多方施策

  “许多孩子已能自创作品,徒手剪纸。有的学生写剪纸日记,通过剪纸叙述故事,提高表达能力。”张加林一直有个心愿,就是办一个剪纸陈列室,把学生的好作品陈列出来,但测算下来,20万元经费是难题,“实在不行,建个简易的也行”。

  艺术教育需要投入,省教育厅体卫艺处副调研员王红蕾说,目前,我省已有南通市通州区、扬中市等5家“全国农村学校艺术教育实验县”,在活动场馆、教师配置上都有大手笔投入。扬中市经过3年实验县建设,每所农村中小学专业艺术老师的配备率达到100%,是我省首个实现农村学校艺术教育均衡发展的县域。目前,全省正以实验县建设为抓手,带动各地发展。但在许多农村,艺术教育经费还是相当紧张,要完全提高标准仍有难度,特别是城乡相比,还有一定差距。

  “小学三年级以上的学生,每人要学一件乐器。”在阜宁县,为破解缺乏老师和艺术教育设备的难题,教育部门与泰兴市一家乐器公司合作,公司提供小提琴和专业老师,学校只需配一名助教,交纳一定的乐器押金,以及每天两元的租金,每位学生就能拥有一把小提琴,免费学。一年几百元的费用,远低于社会培训机构。

  “艺术老师流动性大,与体制机制不无关系。”盐城市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说。因受编制限制,很多学校的主科老师都没招全,很难拿出多余编制来招录艺术老师。在教师职称评定中,主科老师所授科目相对重要,且教科研出成绩比艺术老师更容易些。

  “一所学校的艺术氛围如何,与学校重视程度相关,有的学校升学压力大,一心抓升学率,认为艺术教育可有可无,国家规定的艺术课程不能开足,经常被文化课挤占。”王红蕾说。(卞小燕)

(责编:黄竹岩、张妍)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