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原型无锡人陆勇:还在吃印度药

2018年07月05日06:58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 现在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少了,是好事 第F3版:核心报道 第F4版:核心报道

电影原型陆勇 快报2015年资料图片

得了重病,面对天价药,吃还是不吃?选择吃,普通家庭无法承受,不吃,生命得不到延续……这两天,电影《我不是药神》还在点映期就已经在朋友圈中火了。影片讲述了白血病患者在买不起天价救命药的情况下,找一位保健品店老板买印度低价仿制药的故事。据了解,影片改编自当年的“陆勇案”。陆勇来自江苏无锡,当年他的“没钱吃正药,改吃仿制药”的行为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热议。片中提到的抗癌药“格列宁”也就是真实世界的“格列卫”,如今随着医保政策的落实和原研药专利到期等原因,格列卫“天价药”的帽子被摘掉,从当初的几万元一个月到如今只需1000多元。7月4日,现代快报记者对陆勇进行了采访,他表示,尽管药价已经下降,但他还是在吃印度的仿制药,原因也很简单——便宜。

专访电影原型陆勇

如今身体挺好 目前还在吃印度药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电影中徐峥扮演角色的原型就是无锡人陆勇。1968年出生的陆勇是一位企业家,2002年他被医院诊断患上“慢粒细胞白血病”,骨髓移植需要配型,只能先吃药,稳定病情。那时瑞士格列卫临床效果好,但十分昂贵,一年光吃该药花费就要近30万元。2004年,陆勇意外获悉印度有仿制格列卫,如果吃这种药一个月仅4000元左右。他通过药瓶上的信息联系上了印度方面直接购买仿制药。

陆勇吃了一段时间印度仿制药后,发现效果很好,便将自己的服用情况发在了病友群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病友纷纷联系陆勇,希望他能帮忙。“告诉他们怎么弄,实际上也不是我帮他们买,他们支付完成不了,主要帮他们解决支付问题。”让人没想到的是,2013年11月,陆勇被湖南沅江市公安局刑事拘留。随后,沅江市检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销售假药罪”对陆勇提起公诉。近千名白血病患者联名写信,请求司法机关对陆勇免予刑事处罚。幸运的是,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最终检察机关撤回了对陆勇的起诉,法院也对“撤回起诉”做出了裁定。

“近段时间身体挺好,每天都在吃药。”陆勇介绍,目前他吃的还是印度药,现在每个月药费不到300块钱,每个人情况不一样,现在他也不清楚其他病友选择哪种药物。“现在找我帮忙买药的人很少很少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

陆勇表示政府对医药改革推广的速度很快,值得点赞!“回头看过去三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们也要为政府点赞,包括进口抗癌药零关税、药物注册时间缩短,这些都是为民生考虑的事情。”

“进口药物进入中国市场的时候,中国有关部门能不能出面跟他们进行谈判,毕竟中国平均收入还是跟欧美差距很大,药品价格要降低进来。”采访中,陆勇也提出建议。

“现在我想过平静的生活,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陆勇介绍,这几天被电影片方邀请在北京参加活动。“片方表示会拿出200万元,由我主持建立公益基金会帮助白血病和肿瘤患者。如果建一个基金会还要花不少精力进去,所以我还没有想好。”陆勇说,他始终敬畏法律,感恩社会的进步。他希望广大病友病有所医,都能控制住病情,享受生活带来的快乐。

还原神药“格列卫”

专利到期后国内很多厂家都能生产

“格列卫研发成功对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是重大突破!”江苏省中医院血液科主任孙雪梅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脱口而出这句话。孙雪梅说,自己并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最近总是听身边人在讨论,电影里所描写的病症,临床上称之为“慢性粒细胞白血病”(简称“慢粒”),为白血病中的一种,发病率在十万分之三左右。

孙雪梅介绍,慢粒早期不容易发现,进展比较慢,很多患者在体检时会发现白细胞降低、脾肿大、腹部有包块等症状。在“格列卫”面市之前,慢粒患者在慢性期只能依靠骨髓移植,且不说寻找匹配骨髓的难度,即使在移植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并发症的风险。当慢粒患者进入到快速期后,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很快就会死亡。

“1999年之前,慢粒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只有2-5年,而且医生们对慢粒这种疾病治疗拿不出什么好办法。瑞士诺华制药公司研发的‘格列卫’让这类患者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孙雪梅说,这是非常好的靶向药,如今我们绝大部分病人在服用之后和正常人一样,而且生活质量高,和骨髓移植相比,药物的副作用也小。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血液科主任丁家华透露,“格列卫”原研药专利到期后,国内很多生产厂家都可以对格列卫进行仿制药的生产,价格也会降低不少。

南京患者说变化

纳入医保 药费从1年7万多降到1.8万

南京市民刘大爷今年72岁,2004年时他被确诊为慢粒。保守治疗了四年,刘大爷体内的癌细胞加速扩散,打针输液已经起不了作用。2008年,医生推荐刘大爷服用格列卫。

“当时,吃这药真的太贵了,负担不起。一天吃四片,一个月吃两盒就要花2万多元,医保也不能报销。”刘大爷说。

后来,刘大爷按“3+9”的优惠政策买药,即买三个月送九个月。“当时买药要一年一买,一年72000元。”可病情严重,刘大爷只好四处借钱买药。“为了买药,穷到连鸡蛋都吃不起。”

那时候,刘大爷也听病友说过印度的仿制药。“有人吃过,效果不错。我就也托关系买了一瓶。确实便宜多了,一瓶只要1600元。”刘大爷说,听到陆勇案时,他也颇有感触。“那也是病友为了求个活法才去那么做的。”

不过,刘大爷只买过一次印度的仿制药。“后来,格列卫纳入医保了,价格也能负担得起,就不那么麻烦去买印度药了。一方面怕买到假的,另一方面也确实不方便。”

2013年,江苏省将格列卫等抗肿瘤治疗药品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刘大爷一家高兴坏了。这样,刘大爷医保报销之后,每年只要承担18000元的药费。“吃了这个药好多年,很多认识的病友都不在了。我现在身体状态还行,活着,我就很满足了,至少我还是幸运的。”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自2013年以来,江苏省建立谈判机制,将部分特药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目前,医保特药范围已扩大到22种。

抗肿瘤“原研药”

为何价格那么高?

影片中的天价药为何那么贵?“原研药之所以贵,是因为研发艰难,十分烧钱,如果销售的价格低,谁还会投入新药研发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

去年,国家“重大新药创制”技术副总师陈凯先院士在2017年中国江苏·大院大所合作对接会上曾介绍,根据调研,目前在欧美国家,研发成功一种新药,需要26亿美元,耗时10-15年。而且,新药研发的成功率并不高,任何一个环节的差错,都可能导致新药夭折。数据显示,新药研发平均成功率仅为9.6%。

海外代购药品

仍处于灰色地带

影片中患者用走私仿制药、海淘药的现象,在现实中也经常出现。江苏省卫生法学会副会长胡晓翔也一直关注着“陆勇案”,他认为,以印度的抗癌专利药为例,虽然价格便宜,但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未经批准进口、销售的药品,以假药论处。也就是说,不论药品在境外的真假如何,均是“法律上的假药”。

2014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与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提到: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对此,胡晓翔认为,这仅仅是为境外代购的行为开辟了一条“细缝”,其合法性并没有彻底解决。海外代购药品依旧是“灰色地带”,在夹缝中生存。(安莹 项凤华 陈彦琳 朱鲸润)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