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话题 电影原型的故事也发生在西安

2018年07月07日17:00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原标题:《我不是药神》引发社会话题 电影原型的故事也发生在西安

timg (3).jpg

  代购“印度神药”

  电影原型的故事也发生在西安

  《我不是药神》,让“天价药”“仿制药”又进入观众视野。甚至有影评称:“世界上只有一种病,穷病!”药品,这一特殊的商品,专利权与生存权在天平的两端。电影取材于真实的故事。而电影原型陆勇代购“印度神药”这样故事也在西安上演。

  印度药为什么价格非常低?华商报记者了解到,印度自从1970年起,其国家的专利法不再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这也就是说药品生产商可以随意仿冒别人的药品而不受追究。因此印度又被称为“世界药房”。虽然多个国家对印度政府进行了强烈抗议,但直到2005年,印度政府才与世贸组织达成协定,恢复药品专利保护。但仍然利用了其中的一条——强制专利许可,即承认原版合成工艺与产物都受到保护,但是当会引起人道主义灾难的、危及社会民生的重大疾病,不管授权不授权,都允许本国药厂生产,只要保证合成工艺不同即可。这就是所谓的“仿制药”。

  家住西安高新区的赵女士看过《我不是药神》后在朋友圈发出感慨:“这几年,因工作关系,也托老翟帮几位朋友的家人买过印度药抗癌。坚持不谋一分钱,即使曾经有人通过朋友的朋友来找我谈合作,直接拒了。积累福报的事情,赚钱就有乘人之危的感觉了。”老翟是赵女士的先生,公司在印度有业务,常去出差,赵女士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到印度可以买药。孩子同学的家长让我们帮忙买治疗癌症的靶向药,打听之下才知道,外国人从印度买药很常见。”

  印度药真有那么“神”吗?赵女士表示:“印度的‘新奇特’药挺多的。印度人的数学学得很好,IT业排名世界第二,所以人家能做出好药也不觉得奇怪。我按照病人提供的包装去买,是他们病友之间介绍的药,甚至医生也会推荐。我们帮忙带的药每盒一千元左右,比在国内买同类药省大几百。也听说有人买的药便宜上万元。”

  至于代购的药是不是“仿制药”,赵女士表示:“仿不仿的就不清楚了,我先生在印度专业药房买的,看药盒上厂名、厂址都标识得挺正规。应该不是假药吧,就是国内没有代理商。”赵女士问华商报记者:“这算不算走私?没交税的就不算正规渠道,但我们也不赚钱,只是帮别人买药救命,应该不会被抓吧?”记者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华商报记者路洁

timg (4).jpg

  华商报记者对话《我不是药神》原型人物

  陆勇:这几年,找我代购的人少了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电影《我不是药神》昨日正式上映。电影原型目前过得怎样,对电影有何评价?昨晚,华商报记者采访了电影的原型、江苏无锡人陆勇。

  目前病情稳定

  可正常工作生活

  华商报:你现在病情怎么样?从事什么工作?

  陆勇:2002年8月我被确诊患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十多年来一直积极治疗,从印度买药,目前病情比较稳定,可以正常工作、生活,目前仍继续做针织品出口生意。

  华商报:正版的格列卫已经降价了,但你还在服用仿制药?

  陆勇:印度的仿制药我已经吃了8年了,病情很稳定,所以我不想换。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故事要被拍成电影,你当时是什么想法?

  陆勇:2015年5月,电影编剧找到我,表示了把我的故事改编成电影的想法,说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我们这个群体的故事,对我们也许会有帮助,我就同意了。

  华商报:你身边的病友对电影是什么评价?

  陆勇:他们都想去看。

  与片方就电影改编达成共识

  华商报:7月5日,有自媒体以你的名义发表了一个声明,称“电影对你造成了一定困扰,你表示要依法维权”,这是你的真实意思吗?

  陆勇:需要澄清一下。电影主人公与我经历有差异,片中药贩最初买卖仿药赚钱,而我本身就是病患,代购不赚钱。电影的一系列改编行为,片方已经和我充分沟通,达成共识,片方表示理解我的诉求,我对电影的改编也表示理解,双方已不存在争议。

  华商报:在你看来,这部电影大热的原因是什么?

  陆勇:一是电影拍得好,演员表演不错,故事吸引人;二是电影改编自生活中的真实案例,有现实的社会基础;三是医疗改革是社会热点话题,涉及千家万户,所以备受关注。

  片方给的200万元将建基金或全部捐出

  华商报:前几天你在参加片方的点映仪式时表示,你将用片方给你的200万元建立白血病救治基金会,现在还是这样的想法吗?

  陆勇:目前我正考虑此事,还没有最终决定,如果建立基金会,片方给的200万将成为启动基金,如果不建立基金会,这200万我将全部捐给公益组织。

  华商报:近年来,我国的大病救助制度、医疗保险制度(医改)发生了很大变化,尤其是今年以来,国家对抗癌进口药实行零关税,你对这些变化有什么感受?还有哪些好的意见或建议?

  陆勇:这几年,找我(代购)的人少了,意味着病友的问题大部分都解决了,这是好事,从侧面反映国家医改制度有了非常大的进步。就像电影中描述的一样,抗癌药价降了,纳入医保了,患者就能吃得起药,白血病患者5年生存率也就由以前的30%左右提升到了现在的96%左右,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但我同时还有一些困惑,比如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有些患者需要吃第二代进口药,但二代药价格还是非常昂贵,有些患者甚至需要吃第三代进口药,但这些药还没有在中国上市,希望国家加快这些救命药的上市进度,同时希望有关部门能出面跟国外的企业建立良性的谈判机制,合理制定进口药物价格,毕竟我国居民的平均收入还是跟欧美差距很大。华商报记者陈有谋

  编者注:截至昨日,《我不是药神》票房过6亿,电影投资方表示,票房总收入每达一亿元,将向资助白血病的公益机构捐赠30万元用于病患治疗及术后恢复。

(责编:王新年、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