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鼓楼区基层治理创新:从传统议事会转向社区协商

马晓波

2018年08月14日00:07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小桃园社区居民在“有一说一工作室”展开商讨 马晓波摄

8月10日上午9点半,南京鼓楼区小桃园社区居民王德富准时走进居委会的“有一说一工作室”,同单元的邻居团团围坐,商量楼栋防盗门的安装问题。自从有了这个工作室,不少让人头疼的问题通过协商迎刃而解。王德富为此感慨,不管多大多小的事情,只有利益相关方有效开展协商,事儿才能理顺。“自己事自己管,大家事大家办,居民意愿能实现,百姓乐开颜。”这是鼓楼区探索开展从传统议事会转向社区协商进而实现居民自治的效应。

让社区居委会和居民“掌权”

议题在大家来之前都清楚了,社区民警简单把利弊一摆,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开始讨论。“我经常出差,出于安全考虑,我同意安装。”“我是租客,希望跟房主联系,如果房主肯出资就没问题。”“我同意,每户均摊下来200块钱不到,楼道内的牛皮癣广告这下可以得到遏制了”……居民们说得诚恳,书记员记得认真。

这样的社区公共事务商讨,王德富早已不是第一次参加。在小桃园社区,这里既有中高档商品房的“现代型”小区,也有拆迁安置、房改房等老旧的“现实型”小区,居住形态多样,人员结构复杂,基层矛盾繁多。此前,不管是老旧小区出新还是增设电梯,推进时都遇到不少阻碍,甚至有居民不满空地建停车场“劳师动众”开来了挖掘机。

2015年7月,南京市鼓楼区被民政部确定为第三批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我们以此为契机构建社区协商体系,深化社区居民自治,让社区治理更加精准贴近民生服务需求,议题更容易落地见效。”鼓楼区民政局副局长李文介绍,鼓楼区是南京市中心城区,下辖13个街道120个社区,居住人口众多,而以往的社区治理传统议事会制存在议而不决、决而不施的弊端,制度创新显得尤为重要。这便有了小桃园社区“有一说一工作室”的设立。

3年来,鼓楼区创新开展了形式多样的社区协商实践,通过让社区居委会和居民“掌权”,打破传统议事会通过行政手段自上而下发起议题的模式,改为自行选择协商主题、协商模式,增加了人们主动参与社区治理的自觉性。各街道、社区结合自身情况积极探索,形成了包括中央门街道“社区理事制”、小市街道“协商智库”、热河南路街道“有一说一工作室”等一批特色协商品牌。

培养居民协商精神

作为鼓楼区启动的全国社区治理和服务创新实验区首批试点社区,安怀村社区创设了“1+N+X院落协商议事制”,即以支部书记为召集人,以小区院落为单位,以在居民之间开展广泛协商为手段,切实解决与居民生活息息相关的难题,最终达到党建引领下的社区民主自治。

和燕园曾是安怀村社区最大的老旧无物管封闭小区,十多年来业委会多次筹备但均相继流产,小区长期处于无自治组织、无物业管理的无序状态。自小区建成起,百江气化站作为生活配套设施一直存在,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居民改用天然气的意愿强烈。但在具体改造过程中,存在业主意见不统一、费用收取困难等问题,“煤改气”工作迟迟得不到有效推进。

在此情况下,安怀村社区组织和燕园居民开展多次协商,并尝试将协商会开到其他协商自治工作比较完善的小区,让和居民切实感受到“无序管理”和“协商自治”之间的差距。最终,不仅促成1024户居民1个月内全员缴纳管道天然气安装费用,小区业委会也成立了起来,之后更顺势引进了物业公司,让小区走上了规范治理的路子。

作为新型社区,江东街道睿城社区自2015年成立以来,推出了“汇协商”居民参与社区建设项目,助力社区发展基层民主、化解社会矛盾、完善公共服务。社区居民陈林说,他参加了包括社区办公大楼门口改造、佳和园小区的路灯安装等多项事务的讨论,“汇协商”制度大大强化了居民的主人翁意识。

据不完全统计,鼓楼区社区协商工作开展以来,已累计开展社区协商活动5460余场,举行圆桌会议3372余场,202105人次参与协商。2017 年“12345”政务热线诉求工单办结满意率为88.75%,比2015年提升了7.49个百分点。

“经过为期3年的实验推广,全区广大居民已基本认可、接受从议事会到社区协商工作机制的转变,居民自我管理、自我服务的内生需求被进一步激发,转化为积极参与社区建设、参与和谐家园打造的正面激励。”李文表示,下一步鼓楼区将进一步就切实关系居民利益的问题开展协商,培养居民协商精神及与邻为伴的和谐共处精神。 

(责编:黄竹岩、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