聋哑女子生了5个娃 丈夫送了一个卖掉俩

2018年09月19日07:04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聋哑女子生了5个娃 丈夫送了一个卖掉俩 聋哑女子生了5个娃 丈夫送了一个卖掉俩 第F3版:核心报道

程某一家的住处,狭小而杂乱

刘茹母子目前每天在阳沟街派出所吃饭

丈夫卖掉自己的孩子,她只能偷偷哭泣,要不是邻居举报,悲剧也许还会继续。刘茹(化名)是一名聋哑人,今年32岁,来自西北山区。今年8月,她的丈夫程某因为涉嫌拐卖儿童,被警方抓获,日前被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批捕,程某卖掉的正是他们的亲生子女。

丈夫打起

送孩子换钱的主意

2014年,程某带着妻子刘茹,以及两个儿子来到南京居住。因刘茹是聋哑人,程某让她留在家里带孩子,自己出去找了份工作,收入一般。程某的姐姐、姐夫也在南京打工,他们平日里经常照顾程某一家,帮忙带带孩子。

2015年12月左右,刘茹生下了老三,程某觉得没能力再养活一个儿子,就托自己的姐夫帮忙,想找个收养孩子的人。很快,姐夫找了个工友,把孩子抱走了,带至安徽天长。

此后,程某竟打起了“送”孩子换钱的主意。老三刚送走两个月,刘茹又怀孕了。2016年12月,老四出生,是一个女孩。程某的姐夫“轻车熟路”,找来了一名男子,这名男子家里有两个孩子,可都患有疾病,他付了36000元,把这个女婴带回了老家。

孩子被抱走

她痛苦万分却无法表达

由于聋哑,刘茹眼见孩子被一个一个抱走,痛苦万分却无法表达。让她没有想到的是,2017年上半年,自己再次怀孕了。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老五也是个女孩,出生后几个月,就被江苏仪征的一对夫妻抱走了。这对夫妻家庭条件很好,但结婚多年一直没怀上孩子。老五出生后不久,就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程某瞒着没说,这对夫妻把孩子抱走后,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时才发现。

2018年8月的一天,邻居听见刘茹在家中哭泣,就上门询问。刘茹通过比画,邻居猜到了她的意思——程某把孩子卖掉了。随后,邻居报了警。

程某归案后,不愿承认自己是“卖”孩子,他对警方说:“自己没能力养活这些孩子,只是找人收养而已。”

9月13日,记者从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检察院了解到,程某和其姐夫因涉嫌拐卖儿童罪已被批准逮捕。承办此案的检察官告诉记者,“案子的后续问题十分复杂,检方正在联系相关部门,努力解决刘茹和孩子以后的生活问题。”

来自大山深处,聋哑女子不会手语不识字

找到刘茹和孩子,不是一件容易事。现代快报记者几经周折,才发现这家人可能住在浦口津浦社区。 在一个都是外地人租房、人口流动性很大的城中村里,不太出门的刘茹几乎没人了解。

关于他们的婚姻,记者从程某姐姐处得知,程某和刘茹是老乡,“在陕西大山深处,那里连山芋都要人背下来,牛都去不了。”程某家庭条件不好,相貌平平,30岁出头才在一个叔叔的介绍下,与刘茹结婚。程某上过小学一年级,刘茹则是文盲,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连手语也基本不会。

在老家生下两个儿子后,2014年,程某夫妇跟着程某的姐姐、姐夫一家来到南京打工。两个孩子也进了南京的学校读书,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不到三年送走三个孩子,两个要了钱

记者了解到,程某今年45岁,一家原本在市区租房,一个月800元,是那种半地下室。去年夏天,南京暴雨,住处被淹了,担心出事,房东不再出租房子。于是,他们一家又搬到了浦口,房租一个月200元。

程某姐姐告诉记者,自己的老公是小工头,程某开始时跟着她老公干活。但在一次搬运地板砖时,程某被砖砸断了一条腿的韧带,后来就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收入较低。在2015年12月生下老三后,他们就没打算自己养了。

据程某的老乡张某某说,当时他在陕西,听说这个事,专门给程某打电话,叮嘱他不要收钱,最多也就收几千块营养费。

“没想到,他们还是拿了。”据说,当时来抱老三的那家人看到刘茹是个哑巴,就主动掏了30000元给他们。这次“送养”虽然收了钱,但暂未被检方认定为交易。但后来老四、老五被抱走时,程某每次都直接要了36000元。先后被抱走的三个孩子,目前分别是近3岁、近两岁和半岁左右。

母子3人已在派出所

吃了一个月的饭

按照程某姐姐的说法,刘茹离开了丈夫,是没有生存能力的。她不会手语,不识字,也不会做饭,偶尔做都靠程某姐姐帮忙张罗。

刘茹和孩子住的屋子只有10平方米,里面摆着两张床,还有一台之前租客留下的冰箱是唯一的电器。为了省钱,平时这台冰箱都舍不得用。

浦口公安分局阳沟街派出所侦办这起案件时,也发现了刘茹的困难。一个月来,刘茹和两个孩子都是在派出所吃饭。9月13日晚,记者在阳沟街派出所大门外的马路上远远看到了刘茹。她身形瘦弱,穿着朴素,等着两个孩子放学赶过来,然后在派出所大厅吃着食堂送来的饭菜。在回去的公交车上,刘茹只投了一个硬币,公交司机提醒还有两个孩子也要买票,她连续比画着“啊”了几声,司机就不再说话了。

“还是好心人多,派出所一个女同志前段时间还给了孩子10块钱硬币,说是让他们坐车。”程某姐姐说。据了解,两个孩子分别上五年级和四年级,这学期开学时一共要缴1500元左右的费用,但是这笔钱还一直欠着。

目前这种情况,刘茹母子如何继续生活下去?浦口区泰山街道津浦社区一位负责人表示,这家人不是本地户籍,现行低保政策等都不适用。知道这件事情后,他们也很震惊,街道也专门开会研究对策,目前已经对其进行了慰问,协调学校减免两个孩子的伙食费等。具体下一步长远的打算,目前还在研究。

程某姐姐说,现在孩子也没法送回老家,老人都已去世,“把他们送回老家,谁来负责照顾?” (孙玉春 马壮壮 申阳)

(责编:唐璐璐、张鑫)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