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老人旅游买保健品 老板在南京有26套房

2018年10月30日07:03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旅游为幌子,骗老人买保健品 幕后老板在南京置了26套房 第A3版:调查

抓捕现场 警方供图

所谓的专家正在给老人们上养生课 警方供图

骗子制作的虚假视频截图。警方供图

在南京某老小区6楼阳台,一只超大的保险柜里,10万元一捆的现金整齐地码放着,共有1300万……这些可都是老年人的养老钱,但也只是“平台旅游会销”保健品诈骗犯罪团伙坑来的其中一小部分。

今年6月,在公安部指导、江苏省公安厅指挥下,目前国内最大的以免费旅游为幌子、利用保健品诈骗老年人的犯罪案件告破。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有38个“旅游会销”平台被打掉,638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廉价产品吹成特效药高价卖,638人落网

打着虚假公益组织的旗号,将十几元的廉价产品包装成中央高级干部“特供”药品,再以三四十倍的价格推销行骗……有受害人报案,称某公司以这个办法专坑老人,常州警方调查发现,背后操盘者是一个以南京东鼎生物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南京东鼎”)老板陈某涛为首,推销保健品诈骗钱财的公司化犯罪集团。案情上报后,江苏省公安机关随即开展“利剑3号”专案行动。

今年6月,江苏省公安厅调集1300余名警力对南京、常州、苏州、镇江等地的犯罪窝点实施规模化打击。在安徽、浙江、上海、四川等地的配合下,共打掉38个非法销售平台,查处200余家违法“经销商”,一举摧毁这个特大保健品诈骗犯罪集团。包括南京东鼎老板陈某涛在内,已有638人落网,另外搜查扣押资金3000多万,冻结涉案资产近亿元。

据调查,南京东鼎公司总部位于南京市雨花台区锦绣街,下设人事、财务、采购、仓管、招商、服商、企划、招聘等8个部门,有员工500余名,主要销售“国泰同康”“寿之宝5A口服免疫球蛋白”“覆膜365”这三个品牌的保健品。工商、食药监等部门查询发现,这三类产品每瓶的成本仅10-16元,均无任何保健功能。而该团伙虚构为中央高干特供、特效药品,每瓶的售价高达400元左右,属于明显的欺诈行为。

受害老人:这三步让我们一步步入坑

“我和老伴儿入坑差不多是走了‘三步’。”72岁的常州市民包大爷讲述自己的经历。

第一步,“将军养生基地”免费旅游。2017年11月,包大爷和老伴儿吴阿姨看到一张传单,称“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将在某大厦举办老年公益活动,报名即可免费旅游。“报名的时候每人要先交2800元办一张终身会员卡。”吴阿姨说,办卡就送一台养生破壁机、一把智能拐杖、一台饮水器,还有一箱保健品,每年还免费旅游一次。“主办方自称是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有红头文件。再说送的4样东西加一次免费旅游可不止2800元,挺划算的。”包大爷说,今年3月他们接到通知参加三天两晚的天目湖免费旅游,当时全国各地共100名老人齐聚天目湖某酒店,而此时的该酒店已被包装成了“将军养生基地”。

第二步,“免费体检”+养生讲座。免费旅游的第一天,主办方的小伙子、小姑娘全程陪同参观景点,顺便套取老人们的经济实力等信息。第二天晚饭后,主办方请“专家”进行健康养生讲座。“讲座结束后给我们体检。”包大爷说,负责体检的医生、护士其实是主办方工作人员冒充的,主办方根据套取的老人们的身体情况自行制作检测数据。

第三天是高潮。“上午游玩,下午开会讲体检报告,推销保健品。”吴阿姨说,“医生”说看了她的报告,问题很严重,除非吃他们的产品。吴阿姨的身体的确不怎么好,就想买点产品试试。“那个医生说我身体不错,不用花很多钱,讨价还价后给我开了1.5万元的产品。”包大爷说。

第三步,送货上门,顺便带走货款。所谓的“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其实是南京东鼎及其经销商编造出来的,老年人现场购买的保健品每瓶成本不过10多元,可每瓶的售价400元左右。当天下午,很多老年人买了金额不等的保健品,最多的五六万元。很多人跟包大爷夫妇一样,没带那么多现金也没带银行卡。“开单后,他们派人派车先把我们和买的保健品送到家,再跟我们去银行取钱。”包大爷说。

健康专家初中毕业

当了6年婚庆主持

据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吕勤俭介绍,“爱心助老健康工程工作委员会”和“将军养生基地”都是南京东鼎及经销商包装出来的。所谓“健康专家”“医生”等,也是找人冒充的。

今年45岁的卞某河是辽宁阜新人,他初中毕业后到浙江打工,后来回老家干了6年婚庆主持人,2015年在网上函授中级营养师。2018年3月,被南京东鼎招为讲师。“公司提供PPT,先是夸大老年人的病情,夸大保健品的特效;再给老年人‘下药对症’,各种病都能用产品治愈。”卞某河说,在南京东鼎他有一堆头衔,“卞某河教授毕业于中国药科大学,医学博士,中国老年保健协会会员……”在南京东鼎旗下的各个基地,共有8个这样的健康专家,轮流负责讲座。

幕后老板

在南京有26套房

警方调查发现,南京东鼎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陈某,实际控制人是他儿子小陈和儿媳葛某。“我们审计发现,这家公司每日营业额达70万元左右,账目可用资金常年维持在两三千万。”常州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盛世麟说,集中收网行动开始后,民警先在小陈办公室的保险箱内搜出390万元现金,又在其内室搜出10万元。

民警在南京暗访时了解到,陈某父子在南京某老小区6楼租了套两居室,但从没住过。收网当天,民警找到这处房子,在阳台上发现一只被布盖起来的超大保险柜。打开后,只见10万元一捆的现金整齐地码在里面,细细数下来竟有1300万元之巨。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家公司靠做保健品诈骗快速发展,幕后老板光在南京就有26套房。收网后,专案组搜查扣押了近3000万现金。(苏宫新 常公宣 陶维洲)

(责编:萧潇、唐璐璐)

江苏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