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一托班"虐童"视频网上热传 孩子回家称脸疼

2018年11月06日11:12  来源:扬子晚报
 
原标题:南京一托班“虐童”视频网上热传

  被爆“虐童”的南京爱家暮童服务中心。 季宇轩 摄

  5月7日早上,一则江苏南京某幼托机构老师粗暴对待小朋友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视频中,身穿黑色毛衣的女子粗暴对待幼童,令人惊心;而就在不久前,江苏扬州也发生一件令家长们痛心的事情,扬州市一幼儿园女老师被指逼孩子喝开水,造成了孩子咽部红肿。

  两起事件,当地警方都已介入调查。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先后赶到事件发生地,位于扬州的耶鲁富川幼儿园和位于南京的爱家暮童服务中心,调查两起事件的发生经过。

  南京“粗暴对待幼童”视频热传

  孩子回家称脸疼,才被家长发现

  昨天,一段南京托班“虐童”的视频在网上热传,让不少家长揪心。

  5月7日,家住南京市玄武区的汪女士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她的儿子刚满3岁,2017年11月1日进入爱家暮童服务中心。当时这个托班在周围小区人气很高,离自己住处又非常近,就把孩子送过来了。“一开始孩子非常喜欢这里。”汪女士说,每天下午接孩子放学的时候,孩子都会主动告诉她校园里的事,还说周末都想去托班和其他孩子一起玩。

  事情在2018年3月后有了变化。汪女士说,当时托班换了个代课老师,原来的代课老师是刘老师,新来的是俞老师。对此,服务中心的老板周总还特意向家长说明,这个俞老师是高薪从鼓楼某幼儿园聘请来的,教学实力很强。汪女士告诉记者,换老师后,孩子的表现逐步开始反常。具体表现为:以前孩子会迫不及待说在学校很开心,后来要家长问几遍才勉强挤出“开心”二字,再后来干脆闭口不讲。另外,孩子以前是主动想去托班,后来不情愿去,最后就发展成主动说“妈妈我不想去幼儿园”。

  孩子的这些表现,都是汪女士得知孩子被粗暴对待后,才想起来的。

  4月27日下午,汪女士像往常一样来接孩子放学,那天她主动捧着儿子的脸颊,问他在班级里表现如何。正因为这一捧,她看见了儿子眼角残留的泪水。“当时儿子情绪沮丧,要求赶紧回家。”汪女士说,儿子连鞋子都没换就要往外走。一路上,无论汪女士怎么问,孩子就是不说。一到家,孩子看到了熟悉的外婆,一下子扑到她怀里,哭得稀里哗啦。这时,孩子才说自己脸疼,脸被老师打了。

  汪女士一开始并不相信,可儿子洗完澡后又再次哭着说脸疼。汪女士这才意识到问题。于是,汪女士立即和周总取得联系,周总当时的答复是“不会有老师对你孩子做出什么”。当晚,在汪女士夫妇的坚持之下,周总同意由之前退出的刘老师到学校调看监控。

  汪女士说,4月28日,她接到了刘老师的电话,于是赶到学校看到了监控画面。

  在汪女士向记者展示的众多监控画面中,汪女士指出,就在4月27日孩子午睡期间的15分钟左右,孩子就被粗暴对待了三四次。在一段视频中,记者看到,当时孩子正坐在床上,俞老师从后打孩子的后脑勺,力道很大,以至于孩子头部向前冲撞到自己的膝盖。另一次是孩子看到俞老师走过来赶紧趴在床上,老师点了他的头,孩子抬头看了她以后,右边脸和太阳穴被连打两次,额头也被敲了一下。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打人老师转身对坐在床上的小孩实施猛拽后领往床上掼了四次。随即又走向另一名躺在床上的小孩,抽出枕头砸在小孩的脸上。

  汪女士说,5月5日晚,他们向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孝陵卫派出所报案。孝陵卫派出所回应称,目前查明涉事机构在玄武区民政局领取了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经营范围为“开展老年文体服务”和“为社区提供家庭成员托管服务”。目前相关案情正在调查中。

  二点疑问

  1

  粗暴对待孩子是因为“教育方式不同”?

  老师发短信道歉,家长表示不能认可

  在采访中,有家长向记者提供了俞老师跟他的短信对话记录,短信中,俞老师也对自己的行为做了初步的解释:“洋洋爸爸你好,昨天没有接到你的电话实在抱歉,后来周老师和刘老师都发了截图给我。对于孩子被打,事情原委是洋洋睡觉的时候,我看到的时候被子已经掉到地上,然后我让他睡下去,他没听。我先把他摁在床上,拍拍他的额头。等转过身再去吃饭的时候,他又坐起来,我第二次过去拍他的额头,有的时候我也会边吃饭边陪他睡觉。还有洋洋哭其实我不是不去安抚他,因为在幼儿园我们发现安抚他,结果他哭的声音更高,如果不去安抚他反而过会就好。”“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一定听进去我的解释,不过我确实没有你想得那样去对待小孩,或许还可以有更好的方式去教育孩子。主观上我真的没有恶意,可能还是方式方法不妥,我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

  据了解,涉事的俞老师在1997年就取得了幼教资格证书。对于俞老师这样的说法,家长表示不能认可。

  2

  很多家长为何舍近求远选择这里?

  该服务中心非常受欢迎,家长说老板“有本事”

  5月7日中午,记者来到了位于小卫街社区二楼的这处服务中心。此时,这处服务中心大门紧闭,透过玻璃门记者看到这是一处大约百十平米的房间,房间中一小部分被隔开用作办公室,其余部分摆放了部分餐桌。空下的部分平时用来给孩子活动,午休时就摆上小床给孩子睡觉。装修和设施均一般,然而就是这样一般的服务中心却在周围小区很受欢迎。据了解,目前这个服务中心收1200元/月的学费,外加一些伙食费。

  小卫街社区张书记告诉记者,这家服务中心是当时响应政府号召,2014年来到这里。孝陵卫街道民生服务中心副主任崔科长告诉记者,从资质上,这个服务中心在民政部门申领的托老和托幼的资质,属于非营利性组织,目前主要是在托幼。

  南京市玄武区教育局社会教育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从这个服务中心所具备的资质看,是可以托幼的。

  另外,还有学生家长告诉记者,这家服务中心的老板周万珺女士“很有本事”,经常会对外宣传,只要上了她的托班,就能直升玄武区一些有名的幼儿园。很多家长听到这个传言,甚至舍近求远来这上托班。

  专家声音

  民办园师资紧张,或是类似事件频发原因

  记者采访了南京资深幼教专家,她认为个别幼儿园孩子被粗暴对待,甚至出现“虐童”事件给幼教行业抹了黑,但不应影响大量幼教工作者勤恳工作的形象。

  “近年来民办幼儿园开放后,出现了师资紧张的现象,同时现在幼师工作压力也比较大,可能是类似事件频发的原因。”作为国内最早的幼教专业科班出身老师,她告诉记者,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幼师专业的生源非常好,很多都是成绩拔尖的,但如今相关专业生源质量确实有所下降,同时需求量是在不断增多的。“尤其是民办幼儿园,人才缺口更大,一些专业并不对口的老师非常多。”

  专家认为,现在舆论发达,一旦发生类似事件,会极大地加剧家长们的不信任感。但大家要看到,这类事情只是极个别的,希望家长们能对幼师这个行业多一份信任和包容。(季宇轩 陈咏 刘浏)

(责编:黄竹岩、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