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宜兴:越野赛女选手山林遭村民猥亵 他手里还有刀

2018年11月30日08:21  来源:扬子晚报
 

  参加越野赛的选手们在竹林当中奔跑。

  当事人讲述遭猥亵经历。

  11月28日下午,一名女网友在微博上曝出一条信息,她11月24日参加2018宜兴阳羡100超级越野赛,在途经江苏与浙江交界处的天荒山竹海里,遭遇当地砍竹子的村民伸“咸猪手”猥亵,好在自己奋力反抗和呼救摆脱了纠缠。该网友希望以此告诫参与越野赛的女性同胞一定要注意安全,如遇到此类情形要坚决抗拒并且不要放过这些为非作歹之徒。

  越野跑女子山中惊魂

  被村民身后熊抱袭胸,用登山杖击退色狼

  11月28日下午3点多钟,微博国际上一名叫“晴朗的海底”的网友发了标题为“2018宜兴阳羡100越野比赛途中女选手遭遇当地村民猥亵”的网帖。根据网帖,该网友是一位2018年11月24日参加江苏省宜兴市湖·镇龙山村的阳羡100越野赛的女选手。

  这位女选手在网帖中讲述,当天13点20分,她抵达16公里处时,碰见一个穿蓝色上衣砍竹子的当地男性村民跟她搭讪,尾随她走了几百米,然后他说要走旁边的小路,她还回了句,好的再见。突然该男子从后面把她抱住,双手不停抓她胸部,她叫喊着试图让他放手。

  此时的竹林很安静,前后都没有人,而她已经被连续爬升耗得精疲力竭,用力挣扎时全身都在发抖。挣脱后,女选手本能地用手中的登山杖使劲反击,“瞬间头脑一片空白,除了愤怒恐惧更多是无助,等想起拍照时他已经走远,只留下模糊的背影。”

  事发地前后几公里都没有人,手机没有信号,女网友只能选择迅速向前跑,到山顶有信号地方向组委会求助。

  因为担心那名村民会追上来,女网友说她赶紧快跑冲下山去,不敢回头。这是全程她速度最快的一段路,直到听到山下的志愿者喊她的名字,心才定下来。抵达终点后她立即报了警。

  讲出“噩梦”的初衷

  呼吁抗争:绝不对“咸猪手”忍气吞声

  “晴朗的海底”在微博中表示,距离事发已经多日,想起当时的场景始终如噩梦缠绕,几次都在半夜中惊醒,辗转难眠。想到当时的场景,那名砍竹子的村民手里还有刀——从这些表述中,可以看出她的后怕。

  “之所以现在要说出来,希望大家尽量转发。”“晴朗的海底”认为,村民敢这么做,是觉得轻微性犯罪,女性不追究,不会有什么后果。这种侥幸心理,会让他再次伸出“咸猪手”。她呼吁女同胞,绝不能姑息这种猥亵行为,“一次都不要放过”。

  质疑安保:11公里山路赛道,志愿者呢

  “晴朗的海底”同时表示,自己祖籍宜兴,所以才参加了此次越野赛。她质疑,在11公里长的山路赛道上,为什么组委会没有安排志愿者?她在网帖中回答一些网友跟帖时表示,讲述自己的遭遇,同时也是想要督促所有的越野跑赛事主办方能够更多注意安保,希望安排更多的男性越野爱好者来当志愿者,让女生能够安心参赛。

  运营方回应

  对安全很重视,赛前进山排除了野猪夹

  公开信息显示,2018阳羡100越野挑战赛比赛地点东临太湖,连绵起伏的群山上有着大片的竹林,是隐藏在苏南群山深处的低调秘境。

  赛事主办方运营合作人“力哥”向紫牛新闻证实,当天确实有这么一起“波折”。他告诉紫牛新闻,这次的宜兴阳羡越野赛是他们举办的第二届越野赛,比赛规模100公里组100人;50公里组200人;25公里组200人; 10公里组200人。当事女选手参加的是25公里赛程。

  “不巧的是,事发那一段方圆几公里内没有手机信号。在她前面刚经过一批跑者,她的身后一段路程外有几名跑者以及兜底的工作人员。她爬到山顶后才有信号,立即在朋友圈里发了信息,我们最近的站点立即搜寻,”力哥说,“大约半个多小时就见到了她。当时她也很镇静,后来继续跑到终点选择就近报警。好在没有受到进一步伤害。”

  据了解,此次赛事技术支持是汇跑赛事、蓝天救援队。力哥表示,在赛事安保方面还准备了搜救犬,赛前主办方对越野路径也做了细致清障,曾找到山里的下野猪套的猎人排除掉山林里的野猪夹——力哥认为,主办方对安全是很重视的。

  建议女性越野跑,最好考虑结伴同行

  对于女选手的质疑,力哥称,主办方没法在越野赛道两侧密密麻麻布满志愿者,即便国际上的赛事也不可能做到。由于在野外,此次赛事的站点分布是平均10公里一个站点。

  力哥认为,当事女选手遇到的这种情况毕竟是偶然,但是也值得去探讨。在将来的赛事中,女性选手可以找陪跑。主办方没法给所有需要陪跑的选手配陪跑,那女性选手在报名时可以约志同道合者做伴,这样或许可避免“花痴”骚扰。

  “出了这件事,组委会都参与报警处理,配合警方工作,也通过她拍摄的照片请人指认。当天一位德国选手说见过那名砍竹子的,因为当时那儿只有他一个砍竹子的。那天报警后,民警开着警车来到终点,也把女当事人带回派出所做问询笔录。”力哥说。

  案情进展 接警派出所:不好对外多说

  由于该女网友不愿媒体记者再去打搅她,也不愿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因此记者无法正面与她交流,只知道她是上海人。记者从一份报警回执记录上看到,该女选手留下了姓名、案由,还按了手印,受案单位是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煤山派出所。

  29日,记者联系接警的长兴县公安局煤山派出所询问进展,接电话民警表示,他们是有纪律的,不好对外多说,况且猥亵案件涉及当事人隐私,案情进展可以由当事人自己询问。(任国勇)

(责编:马晓波、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