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宜兴“金张渚”重生记:两种生态双修复 咬定绿色发展路

耿志超

2018年12月25日10:47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宕口周边环境整治后风景如画 耿志超摄

当地一处已经关停的建材厂房 耿志超摄

年头儿的时候,江苏宜兴有个镇上了《人民日报》头条,写的是:“金张渚”又回来了。

张渚镇地处苏浙皖三省交界,历史上曾因商贸发达赚下“金张渚”的美名;而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无序采矿行为,既带来了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亦成为滋生贪污腐败的温床,失望的老百姓戏称张渚作“脏渚”。

环境乌烟瘴气,干部倒了一批,张渚不能再这么脏下去。近年来,当地对政治生态与自然生态同步修复,从干部到群众,从思想到实践,都在转向绿色发展路,重新迎来“金张渚”的涤荡新生。

攫取的代价

宜南山区好风光,张渚有的是青山秀水,山岭起伏连绵,植被丰富多样。但在走弯路的90年代,人们忙的是开山采石,张渚打出的旗号是当时“全省最大的建材镇”。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张渚产出的石灰、大理石等在长三角地区品质上乘,但这个产业先天不足。

“由于开采的水平低、加工的水平低、运输的水平低,导致对环境的破坏非常严重。”张渚镇善卷村党总支书记李为清记得,尽管当地的石材品质好,但由于私开滥采,价格上不去,“2000年以前最便宜一吨也就几块钱,一辆拖拉机装不了几吨”,由此恶性循环又带来开采愈加失序,路上掉的到处是石头,宕口附近的树全是灰蒙蒙的。当时民间有个说法,晴天来张渚,开车要开防雾灯;雨天来张渚,只有雨刮器那块干净。

当地企业家沪宁钢机董事长王寅大对这种发展方式看不惯,曾经多次向地方建言,希望停止开山炸石,还百姓一方干净天地。如今返乡投身乡村旅游业的杨伟春,小时候在张渚外婆家生活时对开山炸石没有好印象,“空气不好,环境也很差”。为此,杨伟春早早便离开张渚谋生创业。

在张渚,开山留下的宕口具有双重意义,既是自然生态的伤口,也是政治生态的窗口。就在两年前,张渚从国土分局局长到镇主要领导,先后有11个干部落马,不少都与曾经的采矿乱象存在利益牵涉。记者注意到,2016年10月10日,宜兴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骆永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他曾担任张渚镇长、书记达十年之久。

骆永辉向无锡市纪委办案人员坦言,自己与企业老板长期混在一起、勾肩搭背,收受了老板的财物也为他们“办事”,有时一天要帮他们打好多电话来处理。“现在想起来,愧疚不已。”他承认,受到保护的“偷采”、“乱采”带来了自然生态的恶化——自然生态绿色植被没了,大面积的山区水系发生改变,历史上形成的自然溪涧流域发生流向改变,遇到大雨天气,周边及下游的农田遭灾,每年时有发生;残山剩水边上,群众的生活更是苦不堪言,而且还有一部分无法修复的开采区域。

曾经在当地要求宕口停产的情况下,还有干部为企业出招“修复性开采”,即以修复矿山为名继续实施开采,大肆敛财。“现在看起来,这条灰色产业链不仅让乡镇的生态环境面貌蒙了尘,更让一些干部的心也蒙尘了。”无锡市纪委的办案人员坦言,此前走访宕口周边村民,突然听到“嘣”一声,村民苦笑:“哎,吓着了吧,我们都习惯了。”

在系列案件查办过程中,时任无锡市委常委、纪委书记王唤春要求,不能满足于“一查了之”,必须把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真正贯彻到审查调查各个环节,既查处个体又教育整体,实现查处一个、警示一批、教育一片、治理一方。“通过这次的办案,要将张渚的政治生态和自然生态彻底改善,实现相互促进,良性循环。”

(责编:孟二波、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