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生铸盾为报国 钱七虎获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朱殿平

2019年01月08日15:00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钱七虎

1月8日,首都北京,人民大会堂,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颁奖大会举行。万众瞩目中,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接过了2018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证书。

这是我国科技领域的最高荣誉。那一刻,人民大会堂里的掌声,为这位82岁高龄的“铸盾先锋”响起。他就是钱七虎,我国现代防护工程理论的奠基人、防护工程学科的创立者、防护工程科技创新的引领者,防护工程和岩石力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首届院士,陆军工程大学教授。

奋斗一甲子,铸盾60年。他用毕生心血,为我国铸就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立下了不朽功勋。

一生情注国防,铸就“地下钢铁长城”

亲历过“枪林弹雨”岁月的钱七虎,自幼就感受着“落后就要挨打”的紧迫感。1937年,淞沪会战爆发,日本侵略者占领上海,血腥的战争逼迫临近的昆山,逃难途中,钱七虎出生。在抗日战争的枪炮声中,钱七虎度过了穷苦的童年时期。社会动荡,7岁丧父,家里子女全靠母亲摆小摊维持生计,他置身于当时的家国,饱受战乱带来的困扰。

“民族危亡,国家利益,是我一生做任何决定时,必须最先想到的。”解放后,依靠政府的助学金,钱七虎完成了中学学业。强烈的新旧社会对比,在他心中深深埋下了矢志报党报国的种子。1954年,钱七虎放弃苏联留学读书的机会,毅然踏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上世纪70年代初,戈壁深处的一声巨响,荒漠升起一片蘑菇云……当人们欢呼庆贺之时,一群身着防护服的科研人员迅速冲进了核爆中心勘察爆炸现场,钱七虎便是其中一员。

“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有矛必有盾”。那个年代,我国面临严峻核威胁环境。在钱七虎看来,如果说核弹是对付敌对军事力量的锐利的“矛”,那么防护工程则是一面坚固的“盾”。“防护工程是我们国家的地下钢铁长城,‘矛’升级了,我们的‘盾’就要及时升级。” 从那时起,为国设计打不烂、炸不毁的“钢城坚盾”成了他一生未曾动摇的目标。

后来,钱七虎受命进行空军飞机洞库门的设计,为了找准原有设计方案存在的问题和原因,他专门到核爆试验现场调查研究。在核爆现场,他发现飞机洞库的防护门虽然没有被炸坏,里面的飞机也没有受损,但是防护门发生了严重变形导致无法开启。

“门打不开、飞机出不去,就无法反击敌人。必须找出问题,进一步优化设计方案。”辗转多方协调,钱七虎联系到国内少数几个拥有大型晶体管计算机的科研单位借用,并自学了计算机基础理论,着手编写大型防护结构的计算程序。历时2年多,他成功设计出当时国内跨度最大、抗力最高的飞机洞库防护门。

“矛”与“盾”总是在攻防对抗的进程中不断碰撞出新的“火花”。随着侦察手段的不断更新、高技术武器与精确制导武器的相继涌现,防护工程在高度透明化的战场中,常常是“藏不了、抗不住”,特别是世界军事强国开始研制精确制导钻地弹,给防护工程造成了巨大威胁和挑战。

为此,钱七虎决定勇敢进军抗深钻地武器防护的系统研究,他创造性地提出建设深地下防护工程的总体构想。经过长达10多年的研究,通过近千次细致分析计算,他和团队攻克了一个个难关,构建出破碎区受限内摩擦模型等计算理论和防护技术,也为我战略工程安全装上了“金钟罩”。

“科学道路上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奋斗60载,面对一项项世界级国防工程的防护难题,钱七虎带领团队瞄准前沿、迎难而上,参与并见证了我国防护工程研究与建设从跟跑到并跑、再到有所领跑的全过程,为铸就我国坚不可摧的“地下钢铁长城”做出了杰出贡献。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