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阜宁患病乡村女教师背着导食管坚守讲台

2019年01月13日08:29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乡村女教师背着导食管坚守讲台

  杨春红背着营养液和导食管给学生上课

  不能像常人一样吃五谷杂粮,只能背着营养液,靠软管连接,从鼻腔输入营养维持体力。这样的情况下,她还坚持给学生上课。她叫杨春红,是盐城市阜宁县羊寨镇一位乡村教师。2017年10月,杨春红被确诊为克罗恩病,医生、家人和学校建议她回家休养治疗时,她却放心不下心爱的学生和三尺讲台,坚持至今。“我休息,那孩子们该怎么办?”

  不幸的

  她

  确诊为克罗恩病

  却主动要求重回课堂

  杨春红是阜宁县羊寨中心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在教师这个岗位上,今年是她第23个年头。“我从小身体就比较虚弱,肠胃一直不是很好。”杨春红告诉现代快报记者,2011年的一天,她突然开始发高烧、肚子疼,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她的腹腔里有很多脓液,当时医生没有作出诊断,只是怀疑可能是克罗恩病。

  “肚子里好像有一股气,上蹿下跳的,出不来。”2017年9月的一天,杨春红突然觉得难受,刚开始她怀疑是以前肠胃不好的老毛病又犯了,并没有太在意。后来肚子疼得实在太厉害,正在教室里上课的杨春红直接瘫坐在地上……

  当年10月8日,她被确诊患上克罗恩病。“我是一名乡村教师,咱们学校的老师本来就紧缺,可以说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我生病了,学生怎么办?”听到诊断结果那一刻,杨春红感觉仿佛天塌下来一样。

  “克罗恩病是一种慢性、易反复发作的肠道疾病,目前尚无根治的方法。”医生给出的治疗方案是进行鼻饲营养液治疗,不能吃东西,建议她在家休息。从医院回到家,家人、学校领导和同事听说了杨春红的病情,都劝她在家安心休养。

  可休息在家的几天时间里,杨春红并不安心,“现在是谁给孩子们上课?我生病期间落下的课怎么办?”杨春红心里始终牵挂着课堂和心爱的学生们,时常打电话到学校,关心班里的情况。没过多久,杨春红就做出了一个决定,主动向学校要求,想重新站上讲台。后来,犟不过杨春红的请求,学校同意她回到课堂上,同时帮她调了课务,适当减少了几节课。

  乐观的

  她

  不能吃五谷杂粮

  背着导食管站上三尺讲台

  一根鼻饲管,从杨春红的鼻腔内缓缓插入,经过咽部,最终送到胃中,在她体内的管子足足有四十几厘米。另一端,接在一袋“肠内营养乳剂”上,用来向体内输送营养……这种叫鼻饲的“进食”方法,杨春红每天都要做,一天至少输3袋。“一袋差不多要滴5个多小时才能输完。”然而,管子要经过咽部,时间一长,杨春红就会觉得嗓门附近特别难受。有时候回到家,要输到凌晨1点,睡三四个小时后,早上醒来再继续插上。

  尽管回到讲台上的杨春红热情饱满,但身体大不如前,一节课的站立,有时都会让她吃不消。她还需要背着个包,装着营养液、导食管和营养液输送器,冬天还得带上一个加热器,这些东西全部加起来,足有七八斤重。

  就这样,杨老师每天背着包站在讲台上,为学生们上课。“夏天天气炎热,她身后沉重的紫色双肩包,把后背都热出许多疹子。在冬天,常常一节课上完,全身都是汗。”阜宁县羊寨中心小学教导主任裴曙辉说,担心学生们看到导食管害怕,杨春红用口罩、围巾把自己全副武装,裹得紧紧的,“老师们看到她这样,都默默地为她流泪。”

  “鼻饲的过程真的很痛苦,是一般人受不了的。”岳玉珍是杨春红的婆婆,今年60多岁,平时和杨春红住在一起,她抹着眼泪对现代快报记者说。杨老师从学校回到家,婆婆心疼她,什么家务活都不让她做。尽管家人这么说,可她精神好的时候,还是会做些家务。鼻饲的过程不好受,清洗装置的活也很费力,杨春红每做完一次治疗,都需要进行清理、消毒。“用一次就需要洗一次,得用擀面杖压着管子,将里面的脏东西弄出来,有时候洗管子要半个多小时。”

  如今,为了不影响教学,杨春红把沉重的导食管拿掉,上课前喝一杯热营养粉,吃一颗止疼药。“学校对我很照顾,年级组的老师们也尽力帮助我,真的要感谢他们!”她始终觉得,作为一名老师,只要接手一个班,就必须对这些孩子负责,“只要孩子能真正学到知识,我这点付出不算什么。”

  敬业的

  她

  耐心对待每位学生

  带病上课从未落下一节

  “小朋友们,今天我们学习《雪孩子》这一课,大家把手伸出来跟老师一起写汉字”“咱们小朋友最喜欢读书了”“大家自信一点,记得声音要大一些”……2018年12月14日下午,杨春红为班里的学生上课,她站在讲台上,耐心地指导并和学生们互动交流,完成了一堂精彩的语文课。

  现代快报记者注意到,在与学生相处中,杨春红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丝毫看不出她是一位病人。“我跟孩子们在一起心情特别好,对我的身体也有帮助。”经常有人问为什么不请假休息,杨春红都这样解释。

  跟杨春红搭班的数学老师名叫杨丽华,她说,杨春红上课特别认真,从未落下一节,“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她快点好起来,可以开开心心地吃一顿。”

  杨春红也是个善良的人。班里有个女生,家里条件特别困难。“杨老师把自己女儿以前的衣服拿出来,洗得干干净净,带到学校送给这个小女孩。”杨丽华说,班里还有一个小男孩,特别调皮还有些厌学,杨春红时不时买点小礼物鼓励他学习。经过一段时间,小男孩渐渐喜欢上了学习。

  愧疚的

  她

  特色教学获第一

  对于家庭她却感到亏欠

  杨春红回到学校后,和正常老师一样上课,甚至更加认真。2017年阜宁县期末验收中,杨老师班上的语文课取得了全县同类学校第一名的好成绩。

  “陪伴女儿的时间不够多,这是我心里放心不下的痛。”杨春红的女儿在阜宁县实验初中读初三,在班上成绩中上游。身为老师的杨春红,每天早上6点多就从家出发,下午放学还经常要改作业、写教案,常常一抬头,外面天已经黑了。让她欣慰的是,女儿很懂事,经常对她嘘寒问暖,有时候还会哄她开心,“妈,你今天看上去气质真好!”

  杨春红的丈夫也是一名乡村小学教师,平时家里的家务几乎都是婆婆“承包”。“唉,咱们夫妻俩都是做这行的,有时候家里的事都顾不上。”

  “对于家人,亏欠太多,这也是我心里一直愧疚的。”杨春红向现代快报记者表示,“从来不后悔成为一名教师,看着孩子们对知识渴求的眼神,我更加坚定我的决心,我不会放弃自己,我更不会离开我的学生们。”  (杨先锋 申阳 姜振军/文 王光强/摄)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