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徐州一家三人自愿捐献遗体:为社会做最后贡献

闫峰

2019年02月14日00:24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王家三人的捐献登记证书

王儒桂(左)生前和老伴儿王经武的合影

王儒桂生前的生活照

2月10日是新年假期的最后一天,江苏徐州85岁的王儒桂老人因病在家中去世。让很多人没想到的是,王家不但没有依照当地的风俗设灵堂、摆花圈等举办吊唁活动,甚至连亲朋好友都没有通知,而是遵从老人的遗愿,当天就将遗体捐献给了医疗科研机构用于科学研究。更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和王儒桂老人一样,她的老伴儿和女儿也是遗体器官的自愿捐献者,并且早在五年前就在徐州红十字会做了捐献遗体器官登记。

兑现五年前的捐献承诺

王儒桂的女儿王惠君告诉人民网,老人捐献遗体并非一时冲动,想法是由来已久。王惠君说,早在十年前老人就打听过有关遗体器官捐献的事情,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国的遗体器官捐献工作还没有全面推开,徐州市也还没有开展此类工作,“我妈一有空就盯着电视,看有没有遗体器官捐献的新闻报道。”

王惠君说老人生前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等疾病,2014年夏天,有一次病情加重住进了医院的ICU病房,清醒后老人做得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求女儿赶紧去红十字会帮她填表登记,“我妈怕哪天突然‘走’了就来不及了。”王惠君向徐州市红十字会相关部门了解后,于2014年10月13日为老人做了遗体器官捐献登记。

1931年出生的王儒桂老人一生经历丰富,她是1958入党的老党员,参加过发生在徐州的那场著名的淮海战役,曾在第三野战军制革厂里当过出纳员,后转业到地方,一直从事与财务相关的工作直至退休,老人经历了从新中国成立到改革开放的所有历史发展时期。

“我老伴儿文化程度不高,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但她不信神不信鬼,是一位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王儒桂的老伴儿王经武表示,退休后饱受糖尿病折磨的王儒桂生前经常说,糖尿病这种病为什么没法办治呢?“我死后就让科学家们用我的遗体做标本去好好研究研究,也算我为社会作的最后一点儿贡献吧。”最终,王儒桂兑现了她五年前的捐献承诺。

一家三口自愿捐献遗体器官

受王儒桂的影响,王经武和女儿王惠君也在同一年登记成为遗体器官捐献志愿者,成为徐州市2011年推广倡导遗体器官捐献以来较早一批自愿去世后捐献遗体器官的普通市民群众。一个家庭中有三人承诺遗体器官捐献,这在徐州虽不是首例,但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个典型案例。

说到自己为什么也自愿去世后捐献遗体器官,86岁的王经武表示,他和老伴儿的想法一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受党教育多年,活着的时候努力工作为社会做贡献,死了也不能占国家的一平方米土地。”王经武表示,他和老伴儿都看不惯把丧事拿来大操大办的陋习,“人死如灯灭,什么也不该留下。”王经武表示,他的父亲去世时也没有按当地的风俗操办,他捐献遗体器官也算是受上一辈的影响。

61岁的女儿王惠君说,她登记捐献遗体器官完全是受了父母亲的影响,“老人都这么想得开,我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人的生死没别人想的那么神秘。”王惠君说,有个医学院的朋友告诉过她,现在医学教学用的人体标本很缺,已经影响到了医学教学,“学生都学不好还怎么提高医疗水平?”在王惠君的带动下,有好几个老姐妹都改变了以前的想法,“有几个已经被我说动心了。”

徐州首次为捐献者设纪念园

徐州医科大学解剖教研室主任刘志安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从目前徐州市每年接收的十几例捐献者来看,年龄在六十岁上下和十岁以下者居多,象王儒桂老人这样的算是高龄捐献者。“包括王儒桂老人在内,自愿捐献者以老党员和老干部居多,都有很高的思想境界,他们为徐州医科大学的教学和医学科学研究做出贡献,值得全社会尊重。”

据刘志安介绍,为了纪念那些自愿捐献者,以及在全社会倡导推广遗体器官捐献公益活动,徐州市首次为志愿者设立的遗体捐献者纪念园,将于今年清明节期间在徐州第二公墓落成并对外开放。“园内设一座纪念碑,上面刻有每位捐献者的名字,供亲人和社会人士凭吊并纪念。”刘志安说。

2007年3月国务院《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颁布,2010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接受原卫生部委托在全国试点启动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试点工作,2013年2月在全国全面推开。据中国人体器官捐献管理中心的最新数据,截至2019年1月31日,全国志愿捐献遗体器官的登记人数为992540人,已经实现捐献的为22032例 ,捐献器官总数为62869个。

从徐州市的数据来看,徐州市从2011年开始进行人体器官捐献工作,2013年实施了第一例捐献,截至2018年底共有722人登记捐献遗体,实现捐献49具,其中2018年登记捐献遗体47人,实现捐献11具,捐献器官20例,捐献大器官63个,角膜18枚。王儒桂成为其中之一。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