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江苏故事

徐州邳州四王村:一串冰糖葫芦串起幸福生活

闫峰

2019年02月21日07:13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冰糖葫芦文化符号在四王村随处可见 闫峰摄

  

村山楂交易市场待发货的山楂 闫峰摄

从问题村到明星村 一个乡村振兴的现代样本

“卖糖球,住高楼——慢慢熬”,这句贴在村冰糖葫芦博物馆墙上的歇后语,既道出了“糖球”的工艺制作过程,也是四王村人“熬”制幸福生活的经验之谈。如今,四王村的荣誉室里悬挂着40多块奖牌,既有市级的“十佳村”,也有省级的“卫生村”,更有国家级的“文明村”。“这些荣誉也是日积月累‘熬’出来的。”王海松说。

从高处看,面积不大的四王村掩映在邳州特有的一大片银杏林中,一条小河绕村而过,村庄倒映在水面上,恰似一幅水墨画。白墙碧瓦的苏北民居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干净整洁的街道两侧,墙上画着冰糖葫芦文化彩绘,三个村民活动广场点缀在村子的东、南、中三个方位,每天晚上那里都是全村最热闹的地方。

“给你说你可能不信,20年前这还是一个为棵葱俩人都会打得头破血流的‘问题村’。”80岁的李增沛深有感触,“都说穷生恶胆,这话没错,那个时间家家户户都穷,人的脾气还大,动不动就打架骂架。”1992年,五组一个村民因为另一村民家的污水流经自己门口导致两家产生矛盾,先是吵闹后发展到动手打架,矛盾越积越深,两年后最终发展到一方把另一方打成轻伤害住院,自己也进了拘留所。

因为做冰糖葫芦赚了点钱,村里一度也兴起过赌博之风。每年的清明节到八月十五前后这中间几个月因无山楂可卖,村民就会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打牌,“说白了就是赌钱,派出所抓过几次,效果不明显。”王海松告诉记者,除此之外,婆媳不合、家庭不合等矛盾也曾经是四王村干部最头疼的管理难题。

“没钱,幸福不了;可有了钱,口袋鼓了脑袋却空了,也不是幸福生活的标志。”按照王海松的说法,自2006年开始,四王村的几任干部便着手启动对村风村貌的治理和文明乡村的建设工作,历经十多年的努力,原来落后垫底的“问题村”一跃成为全市的明星村。“最近十年间村里没有发生一起治安案件,连续六年没发生一起闹到村委会的家庭矛盾。”他说。

孙文斌是四王村道德讲堂里的常客。作为教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党校教师,他时常被请来给村民讲课,讲授的内容从婆媳相处到邻里关系,从社会关系到人和人相处,每两个月一次的讲课,容纳150人的课堂上总会看到找不到座位站着听课的村民。四王村的道德讲堂不仅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乡风文明,还讲法律知识、生意经。讲什么,村委会每个季度会确定一个主题,宣传人由村委会负责人、老党员、外请专业人士、创业大户来担任。

五组的李领在安徽亳州有一处经营了多年的冰糖葫芦店铺,每年有十几万元的收入,2014年他80岁的父亲生病后身边离不开人照顾,李领放弃生意回到家里照顾老父亲,“钱少赚点儿没事儿,但父亲只有一个,再多的钱买不来亲情。”李增沛老人的晚年生活也幸福,他身体不错,虽然三个儿女都在外地做冰糖葫芦生意,但每个月都会有一个在家至少陪他10天,“他们觉得我老了需要人照顾,其实用不着,主要有这份孝心我很知足。”

在四王村,孝老爱亲家庭随处可见,以孝道文明为主题的“十佳媳妇”“十佳孝星”“文明家庭”等评选活动他们已经持续了十年,“在村里转一转,几乎家家户户门上都挂有一块荣誉牌子,如果哪家门上没有,在村里他自己都抬不起头来。”吴俊峰说。 

(责编:张妍、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