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江苏故事

徐州邳州四王村:一串冰糖葫芦串起幸福生活

闫峰

2019年02月21日07:13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冰糖葫芦第一村”四王村 闫峰摄

  

做冰糖葫芦是四王村几代人的拿手活 闫峰摄

编者按:三农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党的十九大站在新时代的坐标系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在贯彻落实乡村振兴战略上,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指出,要从经济社会发展规律、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出发,认真研究工作重点和实施路径,不断优化思路和改善方法。我们注意到,在实现乡村振兴的新征程上,江苏有一批乡村典型立足当地资源优势,用足用好党的政策,开拓创新,奋发有为,走在了时代前列。发展有规律,路径可借鉴。为此,我们策划推出系列报道《乡村振兴·江苏故事》以飨读者。

“都说冰糖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糖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透着那酸……”距离冯晓泉唱红这首90年代的流行歌曲,转眼已经过了25年。歌曲《冰糖葫芦》流行一时,作为江苏邳州市四王村富民之源的冰糖葫芦却经久不衰。

来到四王村,你会发现冰糖葫芦是这里的绝对主角:从冰糖葫芦博物馆到山楂交易市场,从村前广场上叫卖冰糖葫芦的青铜雕像到电子大屏上24小时滚动播放的专题片,“冰糖葫芦”文化符号俯拾皆是。你或许不知,全国市场上近七成的冰糖葫芦都与这个村有关,这里正不愧是“冰糖葫芦第一村”。

据了解,四王村2100多口人,超过1800人做着冰糖葫芦相关的营生,常年在外者就有上千人之多,这个甜蜜产业也为村里带来了近2.5亿元的年产值。

从小买卖到大产业 一串与时俱进的冰糖葫芦

四王村人把冰糖葫芦叫做“糖球”,在老一辈做这项生意的村民中,刚过了八十大寿的吴俊峰还不算年龄最大的。“那个时候卖‘糖球’,三块砖带一口锅满世界跑。”老人说,砖用来支锅,锅用来熬糖,还有一个大口袋,里面装着山楂、白糖和竹签子。

吴老告诉记者,山楂当年都是用自行车从280公里外的沂蒙山区运回来,穿“糖球”的竹签子要用毛竹一根一根来削,再从市场上买回白糖或是冰糖,就这样一根扁担挑两头,从邳州坐船沿运河南下,一天一夜时间到镇江后经陆路到南通,选一个人多的地方支锅点火。

“做冰糖葫芦的关键技术就在这熬糖上,熬老了发苦,熬轻了挂不住。”怎样才算正好?吴老的经验是:用竹签蘸糖滴一滴在铁板上,“瞬间成豆一碰就掉”就是最佳火候。六个山楂用竹签串成一串,在熬好的糖里翻滚一圈,迅速取出往上撒一层白芝麻,再包上糯米纸放到铁板上晾干就行了,“那时候一串卖两毛五分钱,50斤山楂差不多一星期卖完,然后原路返回,准备好材料后再次出门。”

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后,吴俊峰们就是这样挑着担子几乎走遍了大江南北,他最远到过武汉、上海,李修刚甚至把生意做到了友谊关。58岁的李修刚,30岁开始做“糖球”生意,起步晚却赶上了好时候,“1990年我借钱买了辆柴油三轮车,到平邑山区把山楂运回来,除了自用再加个差价卖给别的村民。”1992年,他与人合伙买了辆货车,山楂开始大批量地运过来,山楂交易市场雏形初现。

“2008年是我们这个小生意向一个产业发展的转折点。”村民吴建伟经历了这个重要时刻:这一年,村委副主任臧千彬联合经营大户牵头成立了“兆光山楂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下细分了采购销售、物流运输、配套服务等多个专业小组,再以合作社为主体建起了四王村山楂专业交易市场。“就像一部机器一样,各个小组之间既有分工又互为补充,各司其职又相互支撑,山楂生意越做越大。”吴建伟举例,旺季平均每天有超过百辆大卡车进出市场,“市场后面原来是条水泥路,差不多每半年就得修一次,都让大车压坏了”。

在市场作用的调节下,当地冰糖葫芦的相关配套产业随之跟进,有人专门做起了竹签制作与批发生意,有人投资建起了糯米纸加工厂,还有人开起了包装印刷企业甚至礼盒工艺品等。四王村逐渐形成了一条完整的冰糖葫芦产业链条。

村支书王海松告诉记者,从2016年开始,随着电商的融入,四王村又催生了一批冰糖葫芦经纪人,“他们一头连着山楂主产区的果农,一头连着冰糖葫芦制作者,终端需要什么货,经纪人联系好直接从货源地通过物流发来,减少了中间的批发环节,也节省了时间和成本”。据介绍,2017年四王村通过电商平台销售的冰糖葫芦和山楂产品占到其全年销售总量的1/3,“作为传统产业,虽然短时间内不会超过线下,但未来的趋势一定会是线上大于线下。”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在四川做了3年冰糖葫芦的臧千彬异常忙碌。这位49岁的四王村民,被以底薪30万元的身价聘为都江堰景区工作人员的理由,就是缘于他做得一手好冰糖葫芦。而四王村全村则有1300多人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城市和景区做着他们拿手的冰糖葫芦。这串曾经是手艺人用于养家糊口的冰糖葫芦,历经时代的变迁,实现了从肩扛手抬走南闯北提蓝小卖,到车载船运南上北下批发零售,再到足不出户买卖全国的不断升级。 

(责编:张妍、张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