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睢宁20多位白大褂轮流照顾被弃宝宝10个月

2019年03月08日07:12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20多位白大褂争当患儿爸妈

儿科的“爸妈”与大器合影 (被采访对象供图)

“大器”刚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抛弃了,然而,社会并没有抛弃他。在徐州睢宁县中医院里,大器一住就是10个多月。儿科的20多名医生、护士和护工,轮流给孩子当起了爸妈。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有爱环绕的大器,有了一个温暖的家。

这件事经网络传播后,为更多人知晓。很多好心人来看望,有人送吃的,有人送穿的。大器的故事,演绎着一座小城的感动与温暖。

意外

辣椒地里发现弃婴

送到医院救护

2017年9月的一天清晨,在睢宁县西关一处辣椒地里,一位老太太听到小孩的哭声。循声找去,她发现一个婴儿躺在地上,是个男孩,身上还连着脐带和胎盘,没有穿衣服,也没有被褥,冻得浑身青紫。

9月的苏北,夜里最低温只有10℃,前一天晚上还下过一场大雨。很快,这个婴儿被送到附近小诊所,简单处理后,又被送到睢宁县中医院。

睢宁县中医院儿科副主任王莉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孩子被送来时“肺炎、硬肿、全身青紫,呼吸也不好”。科室赶紧进行救治,为孩子做基础保温。

在医护人员全力救治和精心照顾下,十多天后,孩子总算脱离了危险,身体也一天天好转起来。经检查,除了寒冷损伤造成的伤害外,孩子先天发育没有任何问题。

孩子康复后,医护人员曾试图帮他找寻亲生父母。他们在微信朋友圈发布,并动员亲朋好友大量转发,同时还配合公安部门,期望能尽快找到一些线索。不仅如此,大家还特别留意医院的来往人员,看是否有疑似孩子父母的人。

然而,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孩子的亲生父母始终没有露面。

孩子一直呆在医院也不是个事,有人建议把他送到福利院,但因是新生儿,医护人员担心福利院条件有限,怕他“受苦”。最后,小家伙就住在了儿科办公室。

温暖

20多位医护人员

轮流当“爸妈”

“谁值班,谁就负责照顾小家伙。”睢宁县中医院儿科的20多名医生、护士和护工,轮流给孩子当起了“爸妈”。喂奶、换尿布、洗澡……整个科室的人员,慢慢都进入了“角色”,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照顾。

孩子长到4个月,可以添加辅食了,大伙就各自从家里带来吃的。“今天你带鸡蛋,明天我带米。” 儿科副主任王莉回忆说,“给他蒸鸡蛋、熬米粥,后来这个孩子能吃面条了,再后来又可以加肉了……”

孩子一天天长大,医护人员给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大器”,希望这个孩子以后能“终成大器”。科室成了大器温暖的家,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有爱环绕着他。

儿科平日里就比较忙,实在忙不开时,大家就把大器放在一个小筐子里,然后用一根绳子,一头绑在腿上,另一头连着小筐,他们走到哪里,就把大器带到哪里。

如果哪个护士下夜班,就把大器带回家;哪个医生休息了,也会把他带回家。有时候还发生“争抢”的情况,“今天该我了!”“不行,你今天不能带走,该我了!”

科室有人逛街时看到漂亮的衣服,就给大器买一套;看到可爱的玩具,也给大器买回来;大器喜欢吃榴莲,有护士趁着午饭的空当,跑到楼下给他买上来一块。

在儿科,大器的“妈妈”有很多,但也不缺父爱。医生杨海洋,就是总缠着大器让他叫“爸爸”的一个。他说,大器喜欢穿白大褂的人抱他,“你一抱他,就往你身上趴”。

感动

每一位爸妈都记着

大器成长的点滴

“小孩都是家里的宝,其他孩子有父母和爷爷奶奶疼爱,可是这个孩子,如果我们不疼,就没人疼他了。”科室很忙,孩子的饮食大多由护工大姐余新玲来照顾。

每次谈起大器,余大姐总是掉眼泪。“这孩子好像知道自己没有爸爸妈妈一样,谁带跟谁,不哭不闹,就连生病打针的时候都乖乖的。”

因为一出生就受到寒冷损伤,大器体质差一点,每隔一段时间就得一次肺炎,好在都不是很严重。在大家的照顾下加上自身顽强的生命力,小家伙越来越强壮。“他能吃能喝,吃什么都很香,又很泼辣,不像那种娇宝宝。”

在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下,10个月的时候,大器已经有27斤重了,比一般的孩子还要壮实一些。胖乎乎的大器,又多了个名字——“肉肉”,寓意着他是大家的“心头肉”。

大器百天的时候,医护人员想给孩子留个纪念,特地请摄影师到科室给孩子拍了百天照。当时每个人都抱着孩子拍了一张。

王莉拍照时,特地喊来爱人,并把白大褂脱了下来,抱着大器照了一张合影。“我想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说到动情处,王莉的眼圈红了。“有一次我带他回家,给他奶喝,我听到他叫了我一声‘妈妈’。”

采访时记者发现,谈起大器大家都是如数家珍,每个人手机里都有很多大器的照片,每个人都和大器有着这样那样的故事,用心记录着大器成长中的点点滴滴。

新生

孩子有了新家

医院爸妈很想念

大器从来不缺爱他的人,不仅有医院的这些“爸妈”,还有很多人在关爱着他。大器的故事经网络传播后,被更多人知晓。

“常常有人跑到科室这边,带着吃的喝的用的,来看看大器。”王莉说。环绕着大器,感人的故事还有很多。在医院、在睢宁,演绎着一座小城的感动与温暖。

大器不是儿科收留的第一个弃儿,却是时间最长的,也是全体医护人员感情最深的。但孩子渐渐长大,总要有个正常的家庭。

医护人员已经无数次想到会分离的那一天。有一次,有人给护士许静开玩笑,有板有眼地说“大器要被领养走了”。当时已有身孕的许静,骑着电动车就从家里赶来见大器一面,一路走一路哭,许静爱人为此还担心得不得了。

分手的日子真的来了。2018年8月,大器终于有了自己的爸爸妈妈。8月3日,睢宁县中医院接到县民政局通知,大器的领养手续已经办好,养父母要来接他回家了。

当天下午,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与领养家庭到达医院,儿科全体医护人员赶到科室与大器道别,收拾好孩子平时用的东西,光衣服就堆得老高。那一刻,很多人都眼泪汪汪。

“我们整个科室,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再见孩子一面。”在采访过程中,王莉、余新玲等人不止一次表达这个心愿,“也不知孩子是胖了还是瘦了……”(李伟豪)

(责编:唐璐璐、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