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邳州:一颗小蒜头撬动百亿级大产业

闫峰

2019年06月28日08:06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邳州大蒜交易市场一角。

邳州当地最大的大蒜综合深加工企业。

“买全国卖全国”的大蒜交易中心

除了专业大蒜交易市场,在323和251省道两侧,还遍布着数量众多的大蒜收购点,当地人喜欢用“蒜贩子”来称呼这些收购点的负责人,他们是大蒜经纪人。

这些收购点紧靠大路,竖一块黑色的题板,写着当天的收购价格。题板旁边总会有一两个人在不停地招揽着生意:拦下从面前经过的装满大蒜的农用车,尽可能把那些象征财富的大蒜留在自己的收购点上。刘勇以这种方式在碾庄镇李园村收大蒜的时间超过了10年。

在一家挨着一家的大蒜经纪人里,刘勇的金诚蒜业并不突出,三间不大的门脸房间里堆满了收来的2.3万斤大蒜,“再收7000斤就能走一车了。”刘勇在上海有一个合作了近10年的外贸公司老客户,“我收多少他就要多少。”去年一个收购季,除去各种成本,刘勇靠“倒卖”大蒜赚了36万元。

今年的大蒜价格比去年高了不少,在金诚蒜业的题板上,直径6.5厘米的好蒜,刘勇打出了4.7元一斤的收购价,而与他相隔不到100米的同行,比他的价格高出了五分钱。

刘勇觉得,收蒜的难度一年比一年大了,除了干这行的人越来越多之外,各个经纪人之间为了竞争,也会打价格战。而作为卖家的蒜农,似乎也精明地摸准了这些经纪人的心理,谁给的价高就卖给谁。“大蒜的收购价格是很透明的,同一等级的蒜价格相差不了五分钱,我们是靠走量来赚差价的。”刘勇说。

刘勇介绍,像他这样的经纪人,唯一的生存法则就是看谁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收到足够的货,收不到货,他们就赚不到钱。为了收货,他们会想尽各种办法,除了打价格优势战之外,还会打“亲情牌”,哪怕是八竿子打不着的蒜农,他们也会想方设法套近乎,目的是只有一个,让他们把蒜卖给自己。

据邳州大蒜协会的相关数据,在邳州大蒜主产区,象刘勇这样的经纪人有近6000人,他们承担了邳州大蒜近六成产量的销售。此外,这些经纪人还承销了很大一部分来自外地的大蒜,成为连接蒜农和销售公司之间不可或缺的桥梁和纽带。邳州的大蒜市场已经形成了“买全国卖全国”的格局,成为国内重要的大蒜集散交易中心。

在忙碌之余,黄滩桥大蒜交易市场负责人高修年喜欢手拿一颗原皮大蒜,放在鼻子下不停地闻,与其说他喜欢闻那蒜香味儿,不如说他喜欢那蒜香背后隐藏着的财富的味道。作为一位经历过几年前“蒜你狠”市场风波的大蒜生意人,他对今年的大蒜市场抱着很大的希望,“虽然今年全国大蒜种植面积减少30%至35%,但大蒜单产增产了10%至15%,价格上涨不但完全抵消了产量上的不足,而且会使赚钱效应更加明显。”他说。

“蒜”出一条高附加值产业链

邳州大蒜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邳州白蒜的品牌价值目前已经达到了142亿元,要撬动这百亿级的产业链,仅靠原蒜的交易量远远不够,高附加值大蒜深加工产业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在邳州大蒜产业的发展链条上,黎明公司是不得不提的大蒜深加工企业之一。这家成立于2002年、依托邳州白蒜产品资源,采用“公司+基地+农户”经营模式的公司,以每天2000吨左右的收购能力,消化着邳州的大蒜及其它农副产品资源,是一家集农副产品收购加工、冷储保鲜、科技创新、产品研发、出口贸易、电子商务、信息物流、境外投资等于一体的农业产业化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仅大蒜产品的年出口量就超12万吨,2018年自营出口创汇超2.2亿美元。

邳州在大蒜产品研发和食品安全检测等方面走在全国大蒜产业的前列,科研产品创新不断,黑大蒜、大蒜素、大蒜油、大蒜胶囊等40多个品种产品行销国内外市场。

目前,在江苏邳州的大蒜产业链条上,已汇聚起了以黎明公司为代表的大蒜商贸和加工企业约250余家,集聚了江苏全省95%以上的大蒜出口企业,其中包括国家级出口大蒜质量安全示范区1个,省级出口大蒜示范基地14个,具备自营出口权的企业达33家。2018年自营出口创汇4亿美元,连续9年位列全省农产品出口县(市)第一。

邳州大蒜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集种植、深加工、贸易、研发、市场服务等为一体,第一第二第三产业相融通的一条百亿级的完整产业链条。

江苏省农业农村厅总农艺师唐明珍认为,一颗颗小小的蒜头能撬动并形成百亿级的农业产业规模,打造地方优势地位的农产品品牌,立足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产业富民的思路,用工业化理念发展现代农业,从而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邳州大蒜产业得以快速发展并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效的经验性做法。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