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苏脱贫攻坚行进式采访·盐城篇

滨海扶智“拔穷根” 响水西兰花种出脱贫路

闫峰

2019年07月31日10:41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响水县为西兰花产业配套建设的育苗基地,再有不到一个星期这些菜苗就将被种植到农田里。闫峰摄

编者按:今年是脱贫攻坚的关键之年也是冲刺之年。作为东部经济发达省份,江苏全省尚有57万年收入低于6000元的建档立卡低收入人口、97个村集体收入低于18万元的省定经济薄弱村未脱贫。“脱贫攻坚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必须打赢的攻坚战,要把打赢脱贫攻坚战作为重大政治任务。”6月10日,江苏省委常委会会议强调,要始终保持攻坚状态,一鼓作气、善作善成,确保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任务,努力向党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苏省委宣传部牵头,人民网记者将用5天时间行走苏北5市9县,记录当地的扶贫努力和脱贫足迹。

相关报道:聚焦江苏脱贫攻坚行进式采访·淮安篇:盱眙县茶场体验“点穴式”扶贫 涟水“互助医疗”解因病致贫难题

7月30日(周二),江苏脱贫攻坚战主题采访第三站盐城市滨海县。地如其名,滨海县因东濒黄海而得名。天气依然酷热,偶尔吹过来的海风,使得空气中隐隐多了份淡淡的咸味儿。抵达滨海县城的时间是29日晚上9点半,展示给记者的是这座苏北小城的夜景,热闹的大排档似乎有意在向人们展示它充满活力的一面。

教育扶贫“拔穷根”

作为一座123万人口的农业县,滨海县脱贫攻坚的任务很重。截至去年底,全县累计脱贫3.57万户、8.78万人,脱贫率为84.11%,消除了4000元以下低收入人口,贫困发生率从2016年初的11.8%降至1.82%。20个省定、91个市定经济薄弱村全部达标。即便如此,目前全县仍有6373户、16576人尚未摘掉贫困户的帽子。

滨海县委副书记张孝荣介绍,他们的扶贫工作重在构建以产业扶贫为引领,以就业、教育、健康、安居、资产收益、社会扶贫为支撑,以政府托底扶贫为保障的“1+6+1”立体帮扶体系。扶贫必扶智,治贫先治愚,县教育局局长周青认为教育扶贫是最基础和最需要长期坚持的。在他的建议下,记者的关注点就落在了教育扶贫上。

教育扶贫怎么“扶”?周青将其概括为扶资、扶志、扶智和扶技的“四扶”工作法。

1年前,吴子洋从一所乡镇小学转入永宁路实验学校,今年开学后就读四年级。他们家4口人,姐姐读初中,父亲是一位因公受伤失去劳动能力的退役军人,全家只靠母亲黄海艳打零工和家里3亩农田的收入维持生活。作为教育扶贫的对象,吴子洋除了能得到每学期500元的资助,还会接受语文、数学和外语老师长期一对一的帮扶指导,以及定期的课外兴趣培养和心理疏导。仅仅半年的时间,吴子洋的学习成绩就从此前的中下等提升到班级的前几名,而在母亲眼里,平时性格有些内向的儿子也自信开朗了很多。

周青前年上任教育局长后,用了半年时间调研分类,将全县适龄阶段的学生摸排了一遍,将贫困学生分为一般因难、比较困难和特别困难三大类,并根据不同类别施以不同的帮扶措施。以资金救助为例,在小学阶段,比较困难学生获得的资助金平均是一般困难学生的1.5倍,而特别困难的贫困学生获得的救助金则是一般贫困生的4倍。高中阶段的救助金则又有所不同,“这样解决的是‘因学致贫’难题。”

不让一个孩子因贫辍学,是滨海县教育扶贫关注的另一个重点。在周青看来,把控好小学一年级的入学和初中一年级的入学,是“控辍”事半功倍的方法之一。这就要切实减轻学生的经济负担,对经济困难的学生免收学杂费等,多渠道筹措资金援助贫困生。目前,该县排查核定建档立卡户无学籍学生76人,其中建档立卡户学生已复学但未注册学籍学生32人,在县外复学但未注册学籍学生44人,这些学生将在今年秋学期将全部入籍。

那么,滨海县的教育扶贫成果怎么样呢?从近三年的数据中可见一斑:2017年度,滨海全县共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33981人次,其中建档立卡学生18833人次,孤儿、低保学生、残疾学生、困境儿童2090人次;发放资助经费2037万元。

2018年度,全县共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35387人次(一般困难28917人次,比较困难6029人次,特别困难441人次),其中建档立卡学生22441人次,孤儿、低保学生、残疾学生、困境儿童268人次;发放资助经费2253万元,免除特别困难和比较困难学生各类费用244万元。

2019年春学期,全县共认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18357人(般困难15093人,比较困难3169人,特别困难95人),其中建档立卡学生11230人,孤儿、低保学生、残疾学生、困境儿童1273人;发放资助经费1165万元,免除特别困难和比较困难学生各类费用124万元。

在今年的高考中,建档立卡贫困学生胡航被清华大学录取的消息,成为这个夏天当地广为流传的佳话。周青说,这不仅是滨海人的骄傲,也是滨海县教育扶贫攻坚战结出的一颗硕果。

西兰花种出“脱贫路”

结束滨海县的采访赶到相邻的响水县时,时钟刚刚指向13点30分,路上个把小时简单打了个盹,继续下午西兰花产业扶贫的采访行程。当天下午,一场暴雨冲刷了连续多日的炎热,记者的心情也跟着清爽了许多。

扶贫项目为何选择西兰花?响水县农业农村局局长罗玉刚的回答是“偶然中的必然”。

2015年,一家日资企业的负责人找到了时任南河镇党委书记的罗玉刚,提出租用7000亩地种植西兰花的要求。虽然日本客商以商业机密为由不愿说出长期租用土地种西兰花的理由,但敏感的罗玉刚似乎从中嗅到了一丝商机:他们能千里迢迢跑到响水来种西兰花,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能种?

当时正为农业产业结构调整发愁的罗玉刚,没有完全答应对方的要求,只租给了他1500亩地。与此同时,南河镇的西兰花种植也启动了。2016年,这里西兰花的种植面积就发展到了1.6万亩,每斤4.8元的市场价格,每亩超过7000元的收入让农户们喜出望外,此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种植面积又发展到了4万亩。如今,在以南河镇为核心种植区的带动下,响水全县的西兰花种植面积现已发展到了10万亩,成为当地附加值较好、市场较为成熟的富民产业。

那么,响水的西兰花产业是如何实现扶贫的呢?罗玉刚讲了个故事。

42岁的张秀海在多年前的一次液化石油气爆炸事故中受重伤丧失了劳动能力,家里还有一个先天残疾、生活不能自理的22岁女儿,是典型的因病致贫建档立卡低收入户。3年前,张森来到张秀海所在的村承包了2000亩土地种植西兰花,作为帮扶对象,张秀海被聘为种植基地的固定管理人员,负责农忙时的送水送料等轻体力后勤服务工作,每年工资6万元。对张秀海而言,这份收入实实实在在解决了他们一家的生活难题,而对于张森而言,多用些贫困户成本也增加不了多少,“还能赢得周围群众的口碑,也有利于未来的事业发展。”何乐而不为?

张森说,到了西兰花收获的农忙季节,他需要雇佣300多人帮忙干活,他也会优先选择建档立卡贫困户,多的时候能有二三十人。“每天工时费最少是100元,一般一个收获期会持续50天左右,这样算下来每位贫困户能拿到最低5000元的劳动报酬。”

除了在西兰花种植大户那里打工,自己种西兰花也是贫困户借助西兰花产业平台脱贫的主要渠道。70岁的南河镇低收入农户罗会兵就是如此。

3年前,借助政府的扶贫项目,贫困户罗会兵“领”到了3个种植西兰花的扶贫大棚,第一年就净赚1万多元,而后他把承包的大棚扩大到了7个,年底一算帐利润增加到近2万元。现在的罗会兵,自己承包了23亩地专业从事西兰花种植,平均每年的纯收入在9万元左右,“我没想到,原来60多岁没有钱,穷,现在70岁了却越来越会赚钱了。”

响水县是江苏省委、省政府确定的“十三五”期间全省12个重点帮扶县之一。全县共有低收入户17672户、50986人,省定经济薄弱村22个。3年多来,当地政府以特色产业扶贫平台进行扶贫精准施策,精准发力,带动4000多户、12000多名低收入人口增收脱贫,累计脱贫1.4万户4.3万人。“偶然得来”的西兰花,为低收入人群“种”出了一条脱贫致富路。 

(责编:孟二波、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