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组团式”医疗援疆:在克州根植出医疗戍边的“花”

王伟健、陈仁云

2019年08月19日22:38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有人主动请缨,有人临危受命,在祖国西部边陲,有一群来自江苏的医疗专家。他们笃信,治病救人是他们的天职,尽管这里是万里之外的新疆,和他们此前的生活从无交集;他们坦言,异域他乡让他们一身本领施展受限,但能让边疆群众在家门口享受优质医疗服务,锤炼当地医生队伍,是他们此行的初心。

这是江苏探索实施“组团式”医疗援疆模式的第二轮专家团队,自2016年以来,在江苏省卫健委的支持下,8家省属三甲医院已选派40多名医疗骨干组团援助克州人民医院。江苏“组团式”援疆医疗队领队、克州人民医院院长丁强说,“通过3年多的持续努力,我们完善了克州人民医院的基础设施,培养了一批本地人才,开展了多个健康惠民工程,克州的土地上,开出了江苏医疗援疆的花。”

在江苏“组团式”医疗援疆支持下,截至2019年7月,克州人民医院新建了健康管理中心和柯尔克孜医药研究院;通过“院包科”“师带徒”,累计结对徒弟180人次,传授新技术、新项目200多项;针对克州高原地区心脏病高发情况,组织实施“润心计划”23期共191台手术,成功率100%;开展适龄妇女“两癌”筛查1.1万人次;深入边远牧区开展“江苏医疗大巴扎”“春蕾行动”等义诊45期,让2万多名边疆群众和边防战士受益。

远离家人赴边疆

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皮肤科主任中医师李英在查房

这已不是杨德富第一次远赴他乡开展医疗援助工作。作为江苏省中医院脑病中心(神经内科)副主任中医师,2017年10月,他就曾参加江苏省中医院第四批援陕医疗工作。从陕西回来不到半年,杨德富主动申请,再次踏上西行路,到祖国边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开展医疗援助工作。

为期一年半的医疗援疆,杨德富不是没犹豫过。2018年,杨德富的儿子正上小学六年级,面临小升初的考验。由于妻子在江苏省中医院检验科工作,平时也很繁忙,孩子只能一直由他岳母帮忙照看。可老人家的身体也因之前患肺癌,这几年一直都在接受治疗。在杨德富来新疆后不久,老人家的病情突然急转直下,肺癌出现脑转移。祸不单行,一直在老家的母亲也不慎骑车摔倒,导致压缩性骨折。由于老家医疗条件有限,手术后母亲至今仍行走不便。

想到自己不能陪在两位老人身边,杨德富很是愧疚。当他看到边疆地区一些年长的老人前来就诊时,杨德富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母亲,“既然来了,我就要踏踏实实为这里的百姓做好医疗服务。”

同为援疆团友的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皮肤科主任中医师李英并不愿多想家人,“前两天下班,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晁亚丽还到宿舍和我聊天,聊着聊着就哭了,她说想儿子了。所以,我们都尽量不谈家人,怕哭。”

现实倒逼出“多面手”

江苏省人民医院钟山康复分院院长助理兼治疗部主任李勇强(左一)在工地检查

开会、跑工地、买设备,这是李勇强每天的主要工作,也让他成了援疆团友眼里的“包工头”,但他的身份其实是江苏省人民医院钟山康复分院院长助理兼治疗部主任,克州人民医院东院副院长、康复科主任。从副院长到“包工头”,只因他负责了一个江苏援疆投资项目——“克州医养结合健康扶贫养老中心”。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时任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赴克州调研时,额外增加1.2亿元专项资金,立项实施的重点项目,是让62万克州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的现实载体。

“目前,我们的门诊楼已完成基础建设,养老楼也完成了主体工程建设,预计年底,具备投入使用的条件。”2019年6月,李勇强一边指着墙上的图纸,一边介绍说,“我以前没有干工程的经历,这都是被逼出来的,现学现卖。”

相对于李勇强的大开大合,江苏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克州人民医院肿瘤内科主任曾赟的工作则更细微。

抓病历、做讲座,这些基础性的工作,构成了曾赟援疆的日常。尽管这和他最初的设想有差距,但这位博士医生也认识到,“援疆工作不是我们想做什么,而是在这里需要什么,要求什么,我们再去做什么。肿瘤科在克州人民医院刚刚起步,科室建设的事也只有一步步来,不能一蹴而就。”

为了办讲座,曾赟至少提前半个月就开始做准备工作:上网查阅文献资料并下载,如果是英文资料还需要翻译,再根据内容制作直观的图表、PPT。这对曾赟而言是一个艰辛而踏实的过程。“我打字比较慢,都是两个手指敲,女儿都笑我是‘一指禅’,而且还要考虑到PPT的美观,这个工作对我还是蛮有挑战的。可是想到能提升他们业务水平,这让我坚持做了下来。”47岁的曾赟说。一年多时间里,他用“一指禅”敲出了60多个PPT,举办了70来场讲座。

医疗下乡开展义诊

江苏省肿瘤医院内科副主任医师曾赟在克州下乡义诊

医疗下乡是江苏援疆医疗队开展的一项特色医疗服务,从2017年开始,江苏援疆医疗专家队就开始利用节假日开展“医疗大巴扎”活动,分批下乡,走进边远乡村、牧区、边防哨所开展义诊服务。

入疆不久,曾赟就有一次和克州近距离接触的机会。2018年8月,克州医院援疆医生组织义诊,地点是“西陲第一哨”——帕米尔高原上的乌恰县吉根乡斯姆哈纳村,这里紧邻吉尔吉斯斯坦,驻守的是有着“西陲戍边模范连”称号的新疆军区斯姆哈纳边防连。56年前,10多名官兵牵着3峰骆驼,带一口铁锅,在乱石荒滩上建哨设卡,戍守139公里的边防线。50余年来,官兵们每月都要在这崇山峻岭中巡逻,其中有21个巡逻点海拔在4500米以上,最高点达6020米。

看着这些20多岁的小伙子,早早患上静脉曲张、消化道疾病,或是围着医疗专家替千里之外的家人问诊,让曾赟感到心疼,也让他对自己的援疆有了更明确的要求,“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为了边疆安宁,舍小家顾大家,不远万里来到克州。他们守住国境线,让新疆人民有安定的生活,而我们是发挥自己的医疗技能,让克州居民能健康生活。”

阿克陶县是克州地区较偏僻的一个贫困县,当地群众对高血压缺乏最基本的保健常识。在“江苏组团医疗大巴扎”义诊中,为了提高群众防病知识,杨德富准备了大量的科普宣传册,让许多一辈子没出过大山的群众得到诊治。

义诊后,有不少当地百姓围过来,抓着杨德富的手连声感叹,“感谢政府派来的专家,感谢医生帮我们解决了病痛。”不过,在杨德富看来,这是他们医生该尽的责任。

南医大二附院消化医学中心科主任助理兼大内科秘书,克州人民医院消化科主任李全朋每次参加完医疗下乡后,就忍不住感慨,这里受制于医疗条件,很多老百姓的就诊意识不强,导致早期病症出现后,得不到不及时治疗,错失最佳时机,“希望通过一年半的援疆工作,不仅给当地带去更优质的治疗技术,也能向他们传达正确的就医理念”。

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克州人民医院常务副院长刘济生已是援疆第三年,他说,“几年来,我们做的工作,不论是改善硬件条件,还是开展医疗大巴扎,不论是‘骑车带人’,还是‘教人骑车’,都在围绕提升克州人民医院的医疗水平,让当地百姓享受更好的医疗条件下功夫,从而让百姓幸福,保边疆安宁。”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