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邳州社会治理新路径系列报道之三

江苏邳州:公共空间回归姓“公” 社会治理一举多得

闫峰

2019年09月26日11:39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公共空间治理后的当地农村新貌

编者按:郡县治则天下安。近年来,江苏省邳州市以县域社会治理为目标,积极实践探索,走出了一条以“党建+”为引领、以“公共空间治理”为切入点、用“四群”工作法打开通道、用“发展替代”激活发展动能、开展“三新”实践实现共建共治共享格局的邳州社会治理新路径,推动当地社会治理实现了政通人和的效果,受到省委书记娄勤俭、省长吴政隆的批示肯定,江苏省人大亦将公共空间治理列入2019年度推动全省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重点课题,邳州经验有望在更多地区、更大范围内复制和推广。为此,人民网江苏频道聚焦邳州实践,推出系列报道。

相关报道:

江苏邳州:支部建在最基层 政通人和奏新风

江苏邳州:创新“四群”工作法 城乡遍开文明花

斑驳的民房,杂乱的村路,黑臭的汪塘……3年前,到邳州市官湖镇授贤村看到的就是这种景象。

现如今再进授贤村,感官真是大不同:绕村而过的一河碧水,倒映着一排排白墙黛瓦农家院;柏油铺设的旅游步道两侧,“柜族”风情小屋错落有致;更有越来越多的游客到这座特色田园乡村里来了。

“我们村变的这个‘戏法’,其实就是市里实施的公共空间治理工程。”村支书王峰说,通过公共空间治理,授贤村以乡村旅游为发展目标,把以前被侵占的集体资产收回来重新规划建设,打造出了一个银杏林深、沂河水长、环境优美、古韵悠扬的田园乡村。

在邳州市委书记陈静看来,这项始自2016年的公共空间治理工程,作用远不止改变一个村庄外在的环境面貌那么简单,“其实质是推进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是打开民心空间、改善城乡环境、改变社会风气的一把钥匙,也是亲密和谐党群干群关系、实现社会发展要素相统一的系统社会治理工程”。

公共空间回归姓“公”

邳州市委决策层在施政中认识到,基层公共空间和公共资源理应姓“公”,一旦被少数人私占私用,就会造成公序良俗失衡、公平正义不彰,也会削弱基层组织的威信和人民群众的满意度。陈静说,实施公共空间治理,是邳州市找到的一个可以凝聚党心民意形成发展共识和合力的共振频点,“也可以说是改善社会治理、一通百通的‘万能钥匙’”。

官湖镇石坝村有650亩河滩地,过去被一部分村民私自占用了许多年。3年前实施公共空间治理中,地收归集体,整理后由集体经营从事高效农业生产,一年时间为集体经济增收292万元。随后,村集体又成立了农业公司,再流转村民土地200余亩种植银杏树和中草药,银杏树产生效益归村民,中草药收入20%归村集体,80%归村民。村支书丁善永说,公共空间一治理,不但村集体的腰杆子硬实了,老百姓的腰包也鼓起来了。

对村集体而言,没钱难办事,有钱好办事,能办事才能获得群众拥护。为此,把公共空间治理作为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的路径,是邳州总结出来的一项实战经验。新河镇境内的中运河段有13.5公里的公共河滩被陈滩、栗沟、罗堂3个村的村民长期私占,镇里出面统一收回这近200亩土地后交给所属各村经营,每年能给村里增加15万元的收入。陈滩村支书陈彦文告诉记者,他们用这部分收入为村里装上了路灯,建起了健身广场,“以前也想做这些,可没钱啥也办不了。”

“村庄条件改善的同时,村干部威信也在提高,这样做干部才更有干劲。”新河镇杨楼村支部书记程振学有同感,公共空间治理使得集体年收入由不足5万元增加到30多万元,“太阳能路灯一装就是50多盏,水冲式厕所说建就建了,村里的主干道要拓宽就拓宽了”。

邳州市的公共空间治理工程在2016年就实现了全覆盖。“公共空间能否合理使用,不仅事关城乡形象,事关群众生活质量,而且事关社会公平正义,必须让公共空间真正姓‘公’。”陈静表示,在此过程中,当地统筹推进土地规模经营,同时提升村支“两委”政治职能和经济职能以及履行土地所有权人职责。邳州市还为此专门设立了1亿元的乡村振兴专项基金,引导激励镇村以工业化理念发展农业、系统化思维建设农村职业化模式提升农民,优化农业生产要素供给,减少农业用工减少空闲土地,增加产业工人、增加土地收益,壮大集体经济,助推乡村振兴。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