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寿民烈士后人在南京雨花台完成迟到了85年的家祭

2019年09月27日07:12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一场迟到了85年的家祭

蔡寿民烈士后人在墓前敬献鲜花。 高 鑫 穆怀佳摄

第六个国家烈士纪念日即将到来之际,9月26日清晨,寂静肃穆的南京雨花台烈士陵园知名烈士墓园,一支扫墓的队伍风尘仆仆。

老老小小12人,从近1000公里外的湖南株洲、长沙赶来,在蔡寿民烈士墓前,完成了一场迟到了85年的家祭。

今年是蔡寿民烈士诞辰120周年。蔡寿民,湖南常德人,1934年5月16日牺牲于南京。初被湖南同乡会安葬于南京南门外南狱行宫湖南义地(现南京雨花台附近),1969年移至雨花台内。

在雨花台,

寻到家族的精神坐标

蔡寿民烈士是1519名雨花英烈之一,也是目前安葬于雨花台的17位知名烈士之一。

英雄,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坐标。对于蔡家来说,那个在亲属中口口相传的人、那个未曾谋面只在黑白照片上见过的人,就是他们家族的精神坐标。

时光如电。蔡寿民烈士已经长眠南京85个年头了。85年来,因为种种原因,烈士的亲属们没能聚齐前来祭奠,成为家族后人最大的心结。

“爷爷,我们来看您了!”蔡先裔缓缓走到墓碑前,轻轻放上一株白菊。

年逾六旬的蔡先裔喃喃道:“要是我父亲还在就好了,他出生13天,爷爷就被捕了。父亲一辈子对自己要求严格,对我们要求更严格,他说我们都是革命先烈的后代,不能给烈士丢脸!”蔡先裔告诉记者,自己的名字就是“先烈后裔”的意思。

第四代曾孙蔡安健是一名“90后”,他和亲人们一样,都是第一次来南京、第一次来祭拜曾爷爷,并且挑起了家祭的大梁——代表全家致辞。手捧精心准备的讲话稿,他几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此行年纪最小的是蔡安健3岁的女儿薛佳凝,蔡寿民烈士的玄孙女。

“我自己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激动!”一直在试图平复情绪的蔡安健腼腆地说,小时候只偶尔听到长辈们谈起曾爷爷,但都只是零零碎碎的片段。记忆中,最清晰的还是曾祖母老房子的正门上方,高高悬挂着的“光荣烈属”牌匾。“当时我们并不太明白这块牌匾的意义。今天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自豪和骄傲,这是曾祖父用生命换来的荣光!”

南京!南京!

等待八十五载的团聚

祭扫现场,雨花台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一直手持拍摄杆,将祭扫现场全程视频传送出去。

视频的那一头,是蔡寿民烈士的外孙赵鑫。此刻的他,正躺在香港一家医院的病床上接受治疗。赵鑫是香港大公报的一名退休员工,几十年来,他一直心心念念要带全家人祭奠自己的外公。各种事宜筹备了半年,没想到就在一周前,他查出已患肿瘤,必须立刻住院治疗。

带着深深的遗憾,赵鑫一直拿着手机,全程连线观看祭扫过程:“谢谢南京,谢谢大家,终于圆了我们一家人的心愿!”

祭奠仪式过后,一家人又来到雨花台烈士纪念馆瞻仰。在二楼的“长夜群星璀璨天地”区域,家属们纷纷抬头凝望,漆黑的天鹅绒屋顶上悬挂着一个大屏幕,烈士们的照片像流星一般依次在空中闪过。

“在哪里?是那一张!”

“是他吧?是的!”

亲人们久久驻足,不舍离去。虽然展馆里只有蔡寿民的一张黑白相片,展柜里的一份旧报纸上,载有蔡寿民的只有只言片语。

年代虽久远,先辈的故事如金子般不褪色。在雨花台,蔡寿民烈士的革命历程在12名后代的眼前回放、重温,愈加清晰。

蔡寿民烈士出生在湖南常德的书香门第,20岁考入湖南甲种工业学校纺织科。他非常关心时代进步与社会民生,来到长沙读书后加入湖南劳工会,投身工人运动,25岁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蔡寿民曾先后在湖南省工团联合会和湖南总工会任职,与毛泽东并肩战斗,领导并参与了当时的反英示威运动,遭到镇压之后,又与其他同志一起转入地下组织继续抵抗斗争。后来辗转上海、江苏等地继续从事革命事业。1931年,刚过而立之年的他来到南京开展地下工作。妻子饶预生则在南京孤儿院担任织袜工,维持家庭生计。

1933年8月21日,由于叛徒告密,蔡寿民被特务秘密逮捕,此时他最小的儿子刚刚出生13天。蔡寿民在狱中遭受了各种酷刑折磨,没有吐露任何党组织机密。他在狱中染病,最终于1934年5月16日牺牲,年仅35岁。

“蔡寿民被捕后杳无音讯,直到1934年3月,妻子才接到他的亲笔信,信中说:革命胜利我是看不到了,我没有做完我应做的工作,你好好把孩子带大,让他们继续我的事业,请不要挂念我……”这情节总是令烈士后人心痛不已。蔡寿民烈士的外孙女赵丽荣,虽然腿骨受伤,仍拄着拐杖远道而来,她说:“我儿子今天因为出差没能来,很遗憾。但我们一直跟儿子讲,我们是烈士的后代,要认真工作,做一个好人。”

爱心助力,

家祭夙愿梦圆

雨花台烈士纪念馆每年有400万人次前来瞻仰参观。听到这个数字,蔡安健一把抱起3岁的女儿说:“听到了吧,400万,等你长大一点,我还要带你来!”

蔡安健坦言,他们这一大家子一直都不算富裕,要凑齐所有人来南京的费用,十分困难。曾祖父没有给家人留下任何值钱的东西,只有一支毛笔,曾祖母一直珍藏着,去世后留给了外孙赵鑫。“远在香港的大伯赵鑫每年都委托自己驻江苏的同事陈旻来雨花台祭扫,其实全家人内心早就想来祭拜,特别是已经去世的曾祖母、爷爷和姑奶奶,只是当年没有那个条件。”

烈士的外孙女赵丽萍对老一辈的事情知晓得比较清楚。她告诉记者,外公牺牲后,外婆独自一人带着一双儿女,历经数月从泰兴走回湖南常德老家。在那样的年代,家乡无人敢收留他们母子三人。外婆又带着子女来到长沙,用她从泰兴带回来的手动小型织袜机挣钱维持生计。

虽然外婆靠织袜谋生,但在寒冬里,自己的儿女却只能打赤脚。更残酷的是,小女儿患眼疾无钱医治,慢慢失明。“在战乱的年代,祖辈们的艰辛不是我今天寥寥数语能描述的。我只想说,外公很伟大,为了革命可以献出宝贵生命。外婆也很伟大,尽到了一个妻子和母亲最大的责任。外婆是一个十分本分的人,遇到再大的困难,都是自己扛,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一点要求。我们一大家子都靠自己劳动生活,家境都不算太好,但都一直盼着这一天。”

香港大公文汇传媒集团江苏记者站站长陈旻在南京城建集团采访时,偶然说起蔡寿民烈士后人希望能有机会来南京祭扫的事。没想到,城建集团党委副书记邹锐立即答复,他们可以发动全体党员捐款,帮助烈士后裔完成心愿。此次蔡家家祭,南京城建集团承担烈属往返费用和在南京的全部费用。

在祭扫的人群中,有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龙翔。龙翔对记者说,他今天是作为一名普通党员来参加蔡寿民烈士120周年诞辰纪念活动的,这也是市人大机关第二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组织支部党员在这里凭吊缅怀蔡寿民烈士,就是要重温雨花英烈崇高理想信念、高尚道德情操、为民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就是要时刻告诫自己永远不能忘记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的艰苦岁月,不能忘记我们党走过的路。(唐 悦 于英杰)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