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式上多种武器装备由江苏高校和企业研发

2019年10月02日09:52  来源:新华日报
 
原标题:“国之重器”,有我江苏贡献

国庆阅兵式上,一大批新型武器装备从北京天安门广场前驶过,接受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集中展示70年来国防科技工业发展水平和军队建设巨大成就。这些“国之重器”,不少由江苏高校承研。

某车载火炮系统成主战装备

本次很多参阅武器装备背后,有着南京理工大学的身影。据初步统计,有24个装备的总师、副总师由南理工校友担任。中国现代兵器自主创新的很多关键性技术,都浸透了南理工人的血汗与智慧。

其中某车载火炮系统由南理工担任总师单位,因而每一件装备到部队的该系统都会镶嵌刻有“南京理工大学研制”的铭牌。南理工现代火炮高效发射技术国防科技创新团队带头人钱林方教授担任该系统的总设计师,机械工程学院火炮工程系主任陈龙淼教授,徐亚栋研究员担任副总设计师。

据介绍,该车载火炮系统总体结构匹配合理、系统稳定性好、射击精度高,机动性好、越野能力强,操作方便,是我军火力打击武器的主战装备。其实,项目组在此领域已开展十几年的深入持续研究。该车载火炮系统解决了传统车载炮车炮简单结合设计带来的火线过高、射击稳定性差、人员不能地面操作等技术难题,使该炮成为世界上首门具备前向零度直射强装弹药功能的大口径车载压制火炮,其多项关键性能指标均达到或优于国际先进水平,尤其是该炮发射无控弹药的射击密集度已处于国际领先水平。

空中力量“米秒不差”飞过上空

强大空中国防实力的背后,有南航校友的汗水与心血。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某型无人机系统在天安门前接受检阅。此次接受检阅的某型无人机系统是南航作为总体单位自行设计、研制、生产的高速无人机系统。南航是我国最早开展无人机研制的单位之一,从1958年开始无人机技术研究至今,成功研制“长空”“翔鸟”“锐鹰”“鸿雁”“飞鹰”等多个系列的无人机系统,逐步形成从高速到低速、从定翼机到旋翼机、从高空到低空、从无人机到有人机、从金属材料飞机到复合材料飞机的系列产品的研制能力。

阅兵过程中,空中受阅梯队以高难度的编队,气势恢宏地飞过天安门上空。在这支由十余个型号、160余架各型战机组成的空中梯队中,身躯庞大、背上背着一个大圆盘的空警2000作为领队飞机,在8架歼击机的护卫下,“米秒不差”地飞过天安门上空。

空警2000是我国自主研制的大型、全天候、多传感器空中预警与指挥控制飞机,填补了中国武器装备体系的一项空白,也使中国预警机的整体研发能力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空警2000的总设计师是南航77级校友吴光辉,他还是国产大飞机C919和国产支线客机ARJ21的总设计师。

由各型直升机组成的陆航突击梯队集中展现了我国直升机装备的重大成就。其中,直-20、直-10/19、直-8的总设计师都为“南航人”。由南航01级校友邓景辉担任总设计师的直-20在列装部队后首次公开亮相。直-10/19总师为南航80级校友吴希明,担任空中护旗队的直-8设计总师是南航83级校友徐朝梁。

为指挥引导12个空中梯队“米秒不差”通过天安门上空,由中电莱斯研制建设的阅兵空中梯队指挥信息系统发挥重要作用。该系统具备阅兵出动方案制定、阅兵飞机编队监控以及空中特情快速处置等功能,并在系统中对飞行航行附近环境进行数字城市仿真建模,解决在出动规模大、飞行高度低、编队间距密集条件下,阅兵空中梯队安全穿越高楼林立北京城区的指挥控制难题。

中电莱斯有关负责人介绍,成功参与和保障此次阅兵活动,是公司近年来继成功保障九三阅兵、朱日和沙场阅兵、南海大阅兵、青岛海军多国阅兵等重大活动后,又一次圆满完成重大军事活动保障任务。

用近乎严苛的标准坚守

南京理工大学火炮教研室从哈军工时期就传下来不成文的规定,每个新进的教师都要当一年助教再学一年,在通过全教研室老师的集中考核后才能授课。在火炮教研室学习、工作的日子里,在科学研究面前,规范标准是近乎严苛的。

武器装备试验过程,是冰冷残酷的。徐亚栋说,为了检验装备在不同地域和环境条件下的适应性和作战效能,项目组跟随装备上高原、过沙漠、度酷暑、熬严寒,和部队一起开展作战试验,从总师、副总师到普通科研人员,都坚持守在第一线,全程参与试验过程,为装备的后续改进获得第一手宝贵的试验数据。

“这个型号的成功研制是我们南理工军工人献身精神的体现。我们也记不清有多少个节假日是在工厂、靶场、部队度过的。”陈龙淼说,钱林方教授在初样机东北试验场射击试验最关键一天,得知80多岁父亲去世的消息,他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讲起,直到晚上去他房间讨论白天试验情况,听到他的哭泣声才知晓,“钱林方教授真正做到了舍小家顾大家。”

献身国防,不少科研人员都舍弃了家庭。徐亚栋的儿子刚出生,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出差,儿子整天只会对着手机叫爸爸,等徐亚栋回去后,儿子却不愿意叫眼前的爸爸。“一代代南理工火炮人,始终瞄准国家的需求,以默默耕耘的坚守和求知求实的探索,数十年来探求新知,攻坚克难,在众多火炮武器装备上留下了南理工的印记。”徐亚栋说。

本报记者 王 拓 杨频萍 张 宣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