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自幼遭拐在苏州打工 报警想找亲生父母

2019年10月24日07:43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我是谁?我多大? 家在哪儿? 第A3版:重磅

郭洋 苏州吴中公安分局胥口派出所供图

苏州吴中的一个印染厂里,男孩郭洋正麻利地干活。对于一个没有身份的人来说,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因此他也格外珍惜。这个连名字都是人贩子给的男孩,不知自己的出生年月,也不知父母在哪里。从他记事起,就处于人贩子控制之下。在几年前侥幸脱险后,又一直为自己的身世奔波。

身世成谜,十多年间随人贩辗转各地

郭洋的记忆开始于2005年前后的广州火车站。他回忆,估摸那时自己只有4岁左右。现在的年龄也是他以此推算出来的。

郭洋记得,下火车后他就被带到了白云区,自那之后,和一些年龄相仿的孩子在地铁站附近卖花成了他的日常。这些孩子平时由两名成年男子——“憨哥”和“虎哥”管理,“他们不卖花,负责控制我们。”

尽管年幼,但在广州卖花的日子,郭洋一刻都不敢懈怠。因为一旦有孩子没完成当天营业额,“憨哥”就会用残酷手段进行惩罚。郭洋的上身有很多烟头烫出的疤痕,腿上还有几道刀疤。处在这种环境下的孩子们,根本不敢也无力逃跑,这段往事成了郭洋最不愿提及的经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七年多,在郭洋12岁时,“憨哥”等人带着被控制的孩子们离开了广东,后辗转上海和浙江多地。

随着郭洋长大,他的“工作”从卖花变成了在工地上干活,郭洋这个名字也是这时才有的。出于种种考虑,“憨哥”给了他一张“郭洋”的身份证复印件,并告诉他以后他就是郭洋了。

2014年,“憨哥”等人带着郭洋来到苏州。此时,公安部门已经在全国范围内开始了大规模的打拐行动。面对这样的形势,“憨哥”也变得警惕起来,常常带着孩子们东躲西藏,没有固定住所。

两年后的一个夜晚,“憨哥”开车带着郭洋和另一个男孩来到吴江松陵镇上的一家网吧。“他给了我500元钱,让我在网吧等他。”这是郭洋最后一次见到“憨哥”。等了几天也不见“憨哥”出现,郭洋意识到,自己被抛弃了。

无以为家,报警想找回自己的身份

500元钱很快就用完了,郭洋开始给网吧老板帮忙换取食宿,之后又通过中介每天到吴中的一家模具厂做日结零工。因为没有合法身份,郭洋受到了工厂主的区别对待,除了需要从事喷漆等较为辛苦的工作,被克扣工资也是家常便饭。没什么钱,没有身份证,他无以为家,结束一天的劳作后,常常露宿街头。

郭洋思量再三,觉得自己应该有个身份,于是报警。公安随后介入。吴江经济开发区一位好心的老板也愿意承担风险,让郭洋来自己的车行工作。但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今年年初,由于无法忍受周围人对自己身世的指指点点,郭洋连夜逃离,来到了吴中胥口。

郭洋来到胥口后不久,胥口派出所民警金维宝向他了解情况并做了笔录。“第一次找到他,看到他流泪的样子,我就决定不能放着不管。”金维宝是目前和郭洋联系最多的人,隔三差五就会去看他,还给他带上一份工作餐。“我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能理解郭洋的处境。如果大家都漠视这个孩子,他有可能会走到社会的对立面。”

胥口辖区内一名愿意收留郭洋的印染厂女老板找到了金维宝,她每月给郭洋开出3000多元的工资并提供食宿。由于郭洋没有身份证无法办理银行卡,工资暂由老板代为保管。对于这些钱,郭洋倒显得很无所谓。“工资对我来说没用,没有身份,我上不了网,也买不了火车票,连自己的电话号码也没有,能花在哪儿?”

除了帮忙找工作,金维宝还给郭洋买了字典等图书,下班后抽空教这个从未接受过教育的孩子识字。郭洋自己也会在周末听广播书场进行学习,目前已经会写自己的名字和一些常用字。渐渐地,郭洋变得不再自卑、沉默。

决意寻亲,“一路乞讨也要往北边去”

金维宝知道,当务之急还是要给郭洋寻找亲人、落实身份。

金维宝告诉现代快报记者,他曾经从郭洋这个名字入手调查,也联系上了远在云南的“真郭洋”,对方表示自己几年前确实遗失过身份证,但除此之外无法提供太多有价值的线索。

吴中警方也提取过郭洋的DNA生物样本,通过比对,发现郭洋曾在江西南昌停留过。但郭洋一口咬定从未去过江西,寻亲一事就此陷入僵局。

郭洋表示,之前控制他的“憨哥”等人,操一口河南口音,而且讲的大多是河南的事,由此推断,自己很可能是河南人。

郭洋去河南寻亲的想法十分坚决,多次表示就算一路乞讨也要往北边去,“找到了父母,我就能有一个身份了。”

金维宝对郭洋的这个想法并不认可。“孩子没有一技之长,路途漫漫,靠走根本不现实。”金维宝告诉郭洋,他应该先将自己的生活稳定下来,满足基本条件后再出发不迟。

那郭洋一定要找到父母才能有身份吗?是否能在苏州落户?现代快报记者就此咨询了吴中公安分局人口管理大队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像郭洋这样的无户人员落户需要收养人。“凭借收养人、所在社区或村开具的证明,在DNA库比对排除被拐的情况后,经民政部门批准方可落户。”然而根据相关政策,被收养人年龄不能大于14周岁。如果按照郭洋的记忆,他已快19岁了。

“我觉得以他的样貌身高,最多十四五岁吧。”金维宝说,“今年国庆时,郭洋还问我没有文化能不能参军,因为他想为国家作贡献。我告诉他,只要努力,没什么事是不可能的。郭洋是个淳朴的孩子,我也会一直引导督促他进步。”(高达)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