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援疆医生陶永飞:艰苦的地方更需要好医生

2019年11月13日14:47  来源:人民网-江苏频道
 

陶永飞在为病患做手术。陈仁云 供图

陶永飞在为病患做检查。陈仁云 供图

在援疆年龄红线面前,50岁的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陶永飞赶上了最后一班车。万里援疆,一年半时间,他治病救人,传道授业,履行了一名医生的责任,也留下了对家人的遗憾。

一台手术 牧民从“累赘”重回顶梁柱

当看到赛都拉时,陶永飞震惊了,工作20多年,他接诊过数万名病人,从来没有见过骨伤这么严重的病人,“前臂畸形,呈四五十度折角,一条胳膊断成了‘三节棍’,不仅右手废了,整个上身都受了影响。”

原来,赛都拉两年前从马上摔下来,摔断了右臂肱骨,医生给他简单包扎,骨伤没有愈合,在骨伤处形成了一个新的关节,于是,右手就断成了“三节棍”,因为没钱手术治病,这条废胳膊已经折磨了他两年多。

50岁的赛都拉原本是家里顶梁柱,骨伤不但给他带来了病痛,也让他的成了累赘,家里生活更艰难了。

2018年初,赛都拉听说江苏来了一批医术精湛的医生,在国家免费医疗政策的支持下,他专程到克州人民医院看病。

尽管陶永飞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骨科医生,但赛都拉的病情复杂程度超出了他的想象,“病人骨伤因救治不及时,骨骼、肌肉严重错位,神经、血管胡乱长在一起,已经不能按照人体原有的骨骼肌肉组织模型来判断手术位置,手术刀划下去,你根本不知道划到的是肌肉、神经还是血管,一旦误伤,病人的病情会更严重”。

给病人手臂全方位拍片,请教后方专家远程会诊,组织全科一起开了好几个术前讨论会,陶永飞对病人可能出现的问题做了一个全面的手术预案。由于准备充分,手术十分顺利,没有出现并发症,赛都拉恢复的也很好。

每次查床,赛都拉都抓着陶永飞的手,一个劲地说“亚克西(维语,好,棒)”。

一个决定 留下了对家人的愧疚

在援疆之前,陶永飞也曾犹豫和矛盾,妻子在医院做护士,孩子在国外读书,家里四位老人都已是耄耋之年,岳母大面积脑梗,脏器衰竭,常年病卧在床。

听说他要去援疆,岳父心里很难受,只在一旁掉眼泪。多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和女婿在一起生活,女婿突然要去新疆,这让他们感觉家里缺了主心骨。

已经50岁的陶永飞,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副主任医师,这是他最后的援疆机会。过了这个年龄,他就不能再去援疆。克州人民医院地处祖国边陲,骨科科室技术薄弱,又急需一名医术高超的骨科医生。最终,他还是决定援疆,“越艰苦的地方越需要好医生,这是医生的使命。”

临行前,他长跪在岳母床前,让老人理解支持;来到克州后,他每天忙得团团转,但总要抽出时间和老人视频,嘘寒问暖。

2018年中秋节前一天中午,陶永飞刚从医院回到宿舍,就接到家里的电话,岳母过世了。他一下懵了,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他赶忙找领导请假奔丧,但当天已经没有飞往南京的航班,只得第二天一大早乘飞机赶回南京,送别老人。

万里奔丧,陶永飞觉得对不起岳母。到家后,他跪在灵前为老人守夜,第三天送走了岳母。提起这段往事,陶永飞仍禁不住抹泪。

一批徒弟 承接了医疗技术的传承

在陶永飞来克州医院之前,骨科已经三四年没有援疆医生了。陶永飞到来后,发现科室手术前讨论制度不健全,医生欠缺手术交流,新的技术和理念没有及时跟新等一系列问题,也因为克州医疗技术落后,牧区许多骨伤病人不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救治,骨伤矫正不到位,病人拖延很长时间后才就医,常常导致畸形。

在全面了解了科室情况后,陶永飞成立了各种质量控制小组,收了三个徒弟,组织科室医生每周开讲座,完善术前讨论制度,要求医生在手术前进行充分讨论,各抒己见,进行各种风险的推演,确定最佳手术方案。

陶永飞有时候一天要做三四台手术,在手术台上,他手把手教徒弟开刀做手术;手术后查房时,他都要带着徒弟们逐个查床,讨论病例,并给他们教授生物力学矫正矫形、快速康复理念等新技术新理念。

在他一年多的悉心教导下,三位徒弟都已经能独立主刀做手术了。徒弟阿不都·外力对自己这一年多来的学习比较满意,“学会了很多技术规范,以前遇到关节置换、骨盆骨折等比较复杂的手术,我们都要请乌鲁木齐的医生过来主刀做手术,现在我都能做了。”

工作中是师徒,生活中是好朋友,外力说:“主任在工作中对我们要求严格,但很友好,从来不训人,回家还经常给我们带礼物。”

“陶主任技术很好,忠厚实在,有情有义。”骨科主任张国权对陶永飞赞不绝口,称他“是事业上的贵人”,带来了许多新技术新项目,给骨科发展带来了质的飞越。

援疆即将结束,陶永飞感慨地说,“我在这里有失有得,失的是和家人的陪伴,但得的是对边疆的了解,交了一批朋友,留下了技术的传承,还有我自己的历练。”(陈仁云 李润文) 

(责编:张鑫、唐璐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