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鑫星公寓高收低租出现资金问题 众多租客房东上门维权

2019年12月07日11:47  来源:我苏网
 
原标题:又一个“乐伽”?南京一家房屋租赁公司高收低租出现资金问题

  我苏特报专稿 记者/童森 编辑/黄河清

  今年7月份,我苏特报报道了南京乐伽公寓采用高收低租的经营模式迅速扩张,最终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大量房东房客的房租无从追讨的情况。这两天,有市民向我苏特报反映,在南京又出现了一个与乐伽运营模式类似的南京鑫星公寓管理有限公司,最近也因为资金问题导致众多租客和房东上门维权。

  5号中午,记者来到位于南京苏宁大道64号的南京鑫星公寓管理有限公司,公司的会议室里挤满了前来维权的租客和房东,租客邓先生告诉记者,今年7月24号,他通过鑫星公司以2600元的月租金在江宁竹山路的骆村新寓小区租了一套70多平两室一厅的房子,并一次性付了一年的房租和押金。可就在12月4号,他收到鑫星公司的短信说,公司资金出了问题,请他和房东一起到公司来协商。

  联想到此前乐伽公寓等经营长租房的公司因为高收低租导致资金链断裂而倒闭,最终既坑了房东也坑了房客,邓先生担心自己也遭遇同样的麻烦:“托管公司收了我们一年的房租,一个月2600,他们跟房东签的是三年的合同,每个月房租是3000块钱,是按季度付,这不明显入不敷出吗?”

  邓先生的房东马大爷今年70岁,他告诉记者,他们小区是拆迁安置小区,出租房屋的需求比较普遍,但房主大多是上了岁数的老人,对租房的行情、渠道都不太了解,而鑫星公司不仅开出的租金价格高,这种长期代理的模式也很受小区里老人的欢迎。

  马大爷说,刚签完合同后的第一个季度,鑫星公司还正常给付房租,但从11月开始,他再没收到过钱,却收到了公司资金出问题的短信通知,没想到,原以为省时省力的托管代理是如此不靠谱,“本来想少麻烦的,哪晓得找麻烦了,这个公司上半年才到江宁,那个时候讲,他在南京到处都有业务。”

  另一位房东邱大姐向记者诉苦,她的一套房子好不容易刚从乐伽公司解脱出来,现在又陷进了这个鑫星公司,而且,她的房子刚刚被租出去,还没收到一分钱房租,代理公司就出现了资金问题,“乐伽那边最后的损失是房东和租客各承担一半,没想到这边也出这样的问题,真是太倒霉了。”

  走进鑫星公司,记者看到,可容纳几十号人的办公室只剩下零星的三四个留守员工。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公司之所以会出现今天的状况,是因为前期拓展业务期间,市场竞争激烈,业务员为了业绩而采取了高价收房低价出租的手段,在租房旺季,资金还能应付,但到了眼下的淡季,资金漏洞便逐渐显露,“现在公司还正常运行,资金上出现了点困难,没有说风险让房东和租客去承担,现在主要是要清除一些不健康的房源。”

  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不健康房源,指的就是高价收低价租的房子,因此,他们将房东和租客约过来一起协商重新签订合同,希望抹平收、租倒挂的差价,他表示,公司计划从明年三月起逐步还清所欠的房租,他们现在所做的工作就是登记并排出还款时间表。

  记者查询发现,鑫星公司注册于今年2月,注册资本100万,有资料显示,鑫星公司已经因为房屋租赁合同纠纷被起诉。记者随后将上述情况反映给了南京市玄武区住房保障和房产局,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已经注意到鑫星公司的营业状况,并同公安和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两次约谈了企业负责人,约谈中,对方明确表态会筹措资金妥善解决。但这位工作人员同时也提醒房东和租客们,从现在开始收集、保留证据,以便随时拿起法律的武器维权,“如果租客觉得自己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租客、房东可以把现场流程或者现场排期还款的时间表资料留一份,如果公司真的出现状况,可以留作证据,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权益。”

  与其等到出事后靠法律维权,不如提前做好防范措施。

  11月26号,杭州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联合金融部门发布了《杭州市住房租赁资金监管办法》,要求杭州住房租赁企业在银行设立租赁资金专用存款账户,企业的租赁资金的使用,要接受相关部门的监管。此外,杭州租赁企业,必须在专户中冻结部分资金作为风险防控金,如果风险防控金达不到要求,也会有相应的预警惩戒机制来约束。

  这意味着,一方面,在监管中,企业资金的风险降低了,另一方面,租赁企业一旦倒闭破产,房东租客的损失,也有风险防控金来兜底。

  (江苏广电总台“我苏特报”专稿。拒绝任何形式删改,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责编:张鑫、唐璐璐)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