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建华:这两年学会坦然面对自己、面对周围的人

2019年12月10日14:25  来源:新京报
 
原标题:霍建华 这两年学会坦然面对自己、面对周围的人

电影《大约在冬季》

电视剧《如懿传》

电视剧《花千骨》

两年后,再采访霍建华,感觉他变了。

变得更健谈,更开朗,也更松弛了。“我这两年确实有很大的变化,愿意打开自己去谈很多问题,可能这是一种成熟的返老还童,对我来说没有那么多严重的事情了,也想让自己活得更自在、更舒服一点。”

舒服和自在,听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对永远被外界关注的霍建华来说却没那么简单。他说,他没有一颗想当偶像的心,不喜欢做偶像,也觉得自己撑不起这个词。

他至今没有开通社交媒体,只想靠作品说话,被问到流量时代为何要如此特立独行,他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们不该随波逐流,我们要有自己的想法。”

“没有社交媒体照样有戏拍”

在每个艺人都要靠网络“营业”来拼流量的时代,霍建华却是特殊的存在,不仅自己不开设社交媒体,去年9月12日,他的华杰工作室官微也正式宣告关闭,并写下“从今以后,只想用最纯粹的方式和大家交流(就是用影视作品)”的个性宣言。

“因为本来就不需要,那个东西对于电视、电影没什么帮助,该有的作品,还是让观众纯粹地去看吧。”

自2002年出道至今,霍建华一直是网络绝缘体,网上流行什么他知道得不多,就连朋友圈和头像都不更新,他笑说自己被别人调侃是“从山里来的人”,“微博很流行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有,我说我没有。别人疯狂劝我‘你这样怎么行啊,你必须要有,要不你混不下去’。我那时就放言要做一个没有微博,但依旧有拍不完戏的演员。”

他话锋一转:“你看,到现在我也没有微博,但我还是有很多戏。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你不能说得太绝对。我虽然不是很自信,但骨子里还是很有韧性的。”

A 拍电影,紧张感从未消失

编剧饶雪漫在创作《大约在冬季》剧本时就想过要找霍建华出演男主角,“但考虑到他片酬比较贵就去问了别人,问完发现(别人)更贵,又回来找他(大笑)。”因为和霍建华从没合作过,饶雪漫也担心对方不答应,便请好友林心如吹了点“枕边风”:“是心如帮我把剧本转给建华的,确实他太久没有演戏了,刚好看了以后很喜欢,但又有一些紧张。”

对演戏,尤其是在电影上的发挥,霍建华一直有种紧张感,他曾说电视剧有很多集,可以慢慢弥补;但电影就那么一百多分钟,必须将所有的能量集中起来,在有限的时间内发挥好。

而在这部新作中,霍建华的紧张感从未消失:“我电影拍得少,主要是性格原因,慢热,一开始我会站在理智那方,经常进不去角色,没办法一下子就把自己交给一部戏和那么多人。还好过程中他们给我很大的信任感,让我去相信这个故事。”

以前工作,霍建华最爱坐在角落里沉思,他不会把手机带到拍摄现场,也不会睡觉,怕精神涣散。但《大约在冬季》拍完后,每个人都知道霍建华这一次“越拍越开心”。

因为这部戏,霍建华和齐秦还成了哥儿们,“那是齐秦诶,伴随了很多人青春岁月的齐秦,从我上中学到步入社会,他的歌一直都在我的生命里,以前很难有交集。”他想了想,露出满脸幸福感:“有时拍电影就是这么妙,我从没想过若干年后,可以在齐秦的歌里演一个角色,成为参与者。”

B 没有了表演不知能干什么

在霍建华身上,你常常能发现一些老艺人的做派。敬业、专业,以十二分的热情投入工作,很大原因,是他认为演戏是这么多年来自己唯一,也非常希望坚持做下去的一件事,有时候他假想如果没有了表演是很令人恐惧的,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

虽然演绎了大大小小数十个角色,但霍建华并不认为那其中有自己真正想要的:“我更想演一些生活化的东西,而不是刻意去扮什么高大上,传达什么正能量,我是现实派,并不是那种理想派或者天马行空型的。观众看到的应该是关于人性的东西,而不是特效和花里胡哨的噱头。能让人回归到最单纯的状态去欣赏电影,是我觉得做演员最有价值的地方。”

《如懿传》中,霍建华饰演的乾隆被原著迷戏称为“渣龙”,这是个既多疑、城府又深的角色,他同意接演,完全是从演员角度出发,对他而言,当演员最过瘾的就是可以深层次地刻画人性。但之后,他明显放慢了脚步,“如果没有合适的(剧本),我不想轻易去拍戏。”

C 爆红那段时间曾恐慌到不敢出门

前几年正值“霍建华年”,奔波于剧组、影视作品宣传之间的他,以几近饱和的工作量度过每一天,《花千骨》的热播,《他来了请闭眼》的持续助力,让他彻彻底底地“爆火”了。

但他发现“爆火”的感觉会让人感到恐慌,过度的被关注甚至一度让他不敢出门,对外界充满了防御,“后来想,我干吗不敢出门啊,我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不敢出门(笑)?这两年我经历了很多,可能两年发生的事情抵别人的十年、十五年。最大的改变就是,知道了只有自己舒服才最重要,从那个时候到现在我都能坦然接受,包括结婚生子,更坦然地去面对自己、面对周围的人。”

这两年,霍建华参演了几部电影,但却一直不如在电视圈红火,开始有人对他的演技进行分析,其中不乏质疑。减少了的曝光量,放慢了的接戏频率,似乎验证了“霍建华没有以前红了”的猜测。问他,靠销声匿迹换来的平淡期会不会多少有些小失落,“当然不会,我从来不在乎这些。演员始终不能一直处于高强度的曝光或永远被热情的粉丝所簇拥,这未必是好事。我一直认为有些层次会更好一些。当你到了一定年龄,就知道自己要有所沉淀,要懂得生活,我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一年拍七部电视剧,没有生活了。”

他感叹“作品少”不是坏事,“年轻的时候把量冲上去,用工作填满时间。到现在这个阶段,我突然觉得不用接那么多了,也不需要拍那么多,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戏的质量提得更高一点。”

沉默了几秒,霍建华说,“这一两年大家对我私人生活的关心足够多了,我想哪天大家只关注我的表演而不在乎其他该有多好。我也想成为戏骨,小骨就好,花千骨(大笑)。”

新 鲜 问 答

新京报:如何定义《大约在冬季》中齐啸和安然的爱情,你觉得是悲剧吗?

霍建华:未必,不管是友情、爱情、亲情,不可能永远如鱼得水,人生总会有遗憾。

新京报:演了这么多的爱情故事,会对你自己的爱情观产生影响吗?

霍建华:不会,我只是一个旁观者,不会把自己的人生观放在里面。

新京报:上一次采访时,你曾说自己没法像胡歌一样潇洒,去进修或者读书,这两年对于这个问题的心态有变化吗?

霍建华:答案依旧是不一定,每个人的生活规划不一样。我有我的规划,也有我的生活节奏,但现在看来我觉得我和他都安排得很好。

新京报:你会在意,别人将你在电影和电视剧方面的成绩做比较吗?

霍建华:不会,因为都是影视。现在看来我的确电视拍得比较多,但那不重要,我始终就是一个演员,假如有人说你电视剧演得比电影好,我也无所谓。但唯一不敢碰的就是话剧(笑),因为我习惯没有观众的现场,也很喜欢封闭起来去工作。

新京报:表演上,离你内心的标准还远吗?

霍建华:还差得很远(笑),现在只想,每一步都有一些突破。

新京报:想怎么去接近这个标准呢?

霍建华:就像以前仙侠剧之类的我演了很多,这些更多是技术含量的东西,何为技术含量?就是你在绿布下去做一些天马行空的事情,你的信念感、想象力会很强,但没有把内心抛给观众看。现在我越来越想拍人性化的东西给观众看,像《如懿传》,要写实,不要以前那种完美男子啊,或者是很帅的男人,这些吸引不了我了。

新京报:不拍戏的时候,怎么安排生活?

霍建华:就是生活嘛(笑),我不想在没戏上档的时候却还是总在观众面前曝光,我不是那样的人。还是需要有作品,那样让我觉得顺理成章,也是我对自己职业的一个认知。(周慧晓婉 郭延冰)

(责编:萧潇、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