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小郑酥烧饼”官司持续两年多 已“闹”到最高法

2019年12月22日07:32  来源:现代快报
 
原标题:死磕!“小郑酥烧饼”官司闹到最高法

  两家“小郑酥烧饼”紧挨着

  两家烧饼店大同小异

  南京的传统小吃鸭油酥烧饼,是秦淮八绝之一。南京建康路和桃叶渡交会处的“小郑酥烧饼”,可算得上是“网红鸭油烧饼店 ”了,每天都有不少人排队购买。可当食客们准备跟着排时,会发现队伍共有两列,分别朝着两个柜台排去。这里竟有两家“小郑酥烧饼”,怎么回事?

  虽然两家烧饼店比肩相邻,但他们并不是同一家。仔细看招牌也略有不同,一家在店名下方写着“正宗十年老店”,而另一家的店名前多了“老门东”三个字,右下角还标注了自己的店名是注册商标。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这两家店老板都表示自家烧饼店才是“小郑”正宗,官司打了两年多,也打了好几场,已经“闹”到最高人民法院。

  奇怪店铺

  店开一起“战个痛快”,看谁才是正宗

  两家烧饼店门口,从现场排队的人来看,朱记小郑酥烧饼(以下称朱记)明显要比郑记小郑酥烧饼(以下称郑记)队伍更长。 两家烧饼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对此,两家店主各有各的说法。

  “我们之间是师傅和徒弟的关系,小郑小郑,我们姓郑,他们姓朱!”去年,郑记的老板娘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郑记在2003年3月18日开业,只不过当时的店面在桃叶渡32-4号,并不是现在的建康路172号。2006年5月,郑记歇业了一段时间。2008年,朱某说他们也要做(烧饼),郑记也没反对,那时候朱某还在招牌小郑酥烧饼上加了朱记两个字。没想到后来朱某抢注了商标。

  朱记老板朱某则表示,2008年他就在建康路开店了,2012年隔壁突然也开起了一家店,还自称是师傅。朱记表示,“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他就是看我生意好,想利用我们的名气。”

  为什么明明姓朱,却起了小郑酥烧饼?朱某解释,原本他在郑和公园附近开店,有人提议叫小郑,所以才起了这个名字。“字面看,‘郑’有郑重的意思,我觉得这名字挺好的。”之后,朱某还对商标进行了注册,2016年,朱某拿到小郑酥烧饼的商标权。那么谁才是正宗的小郑酥烧饼?两家正面“刚”开始于2017年。

  第1回合

  朱记告郑记侵权,法院认为郑记不侵权

  2017年7月,拥有商标权的朱某将郑某告上了原南京铁路运输法院,认为郑某侵犯了他的商标权,请求法院判令郑记停止侵犯“小郑酥烧饼”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的行为,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并登报消除影响。

  原铁路法院在审理中查明,2007年,朱某在南京市建康路经营烧饼生意,店铺门头挂有“小郑酥烧饼”招牌。随着经营规模扩大,朱某又先后在南京老门东、姚家巷等地开设了“小郑酥烧饼”分店。2015年,朱某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第16929351号“小郑酥烧饼”文字商标。

  而南京市秦淮区的郑记“小郑酥烧饼”同样经营着鸭油酥烧饼生意,其经营地址与朱某的建康路店相邻。郑记的门头、店内招牌以及烧饼包装盒、包装袋上均印有“小郑酥烧饼”标识,形成了两家“小郑酥烧饼”并肩经营的市场格局。

  法院经审理查明,郑记的经营者为郑某,早在2005年就开始经营“小郑酥烧饼”,一直以“小郑酥烧饼”为名进行经营。庭审中,郑记称朱某曾是其店里学徒,并非“小郑酥烧饼”的创始人,其认为朱某申请“小郑酥烧饼”注册商标的行为属恶意。朱某对此否认,认为这是对手打压自己的造谣言论。

  南京铁路运输法院一审认为,郑记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其最晚自2012年起在建康路172号以“小郑酥烧饼”为名进行经营,早于朱某申请商标注册的时间2015年5月21日。2012年至2015年期间,郑记在同一地点持续使用“小郑酥烧饼”达三年,有相关媒体对其进行报道,可以认定郑记使用“小郑酥烧饼”具有一定影响。因此,郑记使用“小郑酥烧饼”构成在先使用。

  原铁路法院判决驳回了朱某的诉讼请求。朱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中院提起上诉。后来,南京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第2回合

  郑记想“摘”朱记商标,朱记上诉到最高法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2018年,郑记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申请,请求宣告朱记“小郑酥烧饼”的商标无效,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未予支持,裁定维持该商标。郑记不服,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这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支持了郑记的诉请,判决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对郑记提出的朱记商标无效宣告的请求,重新作出裁定。

  后来,朱某作为该行政诉讼案的第三人,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可二审维持了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一审判决。目前,朱记已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再审。

  郑记和朱记的官司打了两年多,胜负还未分出。双方官司打的“火药味”十足,看来谁都不想罢手。

  记者探访

  双方坚信法院会公正判决

  12月20日,现代快报记者再次采访了两家“小郑酥烧饼”的负责人。郑记老板娘告诉记者,她一直都闹不明白,为什么朱某一定要用“小郑酥烧饼”作为店名。现在他的生意做起来了,客人也不少,完全可以用“小朱”或者其他名字。郑记老板娘表示,她后续的打算还不方便透露,一切先等案子打完。

  和郑记一样,两年来周而复始的诉讼,让朱某和家人感到疲惫。朱记尽管否认了“教了徒弟、饿死师傅”说法,但这个认知仍然停留在公众的印象中。朱记店主的侄子朱某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很头疼他们这种无中生有的言论,我们并不认可师徒的说法。”

  朱某中称,他们坚持打官司来解决,也始终相信法院会公正判决。

  长期以来的诉讼,不但耗精力更耗金钱。这场持续两年多的诉讼,耗费几何呢?朱某中说,“诉讼费再多也抵不上我们去追求市场公平竞争的价值。”对于接下来的计划, 朱某中说出了设想,“不管审判结果如何,我们都将会保留追究郑记侵犯名誉权的权利,如果必要,将会对其侵犯名誉权的行为进行起诉。”

  郑记也好,朱记也罢,这场“商标攻防战”或将画上句号。(刘遥 季雨/文 吉星/摄)

(责编:张妍、张鑫)

江苏要闻

给领导留言

    百姓呼声追踪报道 官方回复 我要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