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丹徒世業村基本農田上為何冒出“四合院”?

2020年04月17日16:52  來源:荔枝新聞
 
原標題:記者調查:基本農田上為何冒出“四合院”?

  我國法律明確規定,任何單位和個人都不得改變或佔用基本農田。但最近,鎮江市丹徒區世業鎮居民閆先生,向我蘇特報反映,在沒有任何人通知的情況下,有人在他家的基本農田上建設了一座帶有大院子的宅子。

  基本農田上怎麼會蓋起房子?建房的人是誰?事實到底是怎麼樣的?

  土地証還在手上 租出去的農田上竟建起“四合院”

  在鎮江市丹徒區世業鎮世業村,記者找到了閆先生家的農田,果然,農田上有一個帶有四方形院子的宅子。

  航拍畫面顯示,院子東面有一條河,而院子的西面則是一片綠油油的麥田。近距離觀察,可以發現該宅子有四間主房和兩間偏房,均為仿古建筑,這些房子目前處於毛坯狀態,院子裡還栽了兩棵桂花樹。閆先生說:“這塊地原來是庄稼地,種小麥種玉米,是國家基本農田。”

  閆先生告訴記者,這個房子連帶院子佔地0.86畝,而房子所佔用的土地承包人是他的岳父,期限從1998年到2028年共30年,國家發的証件上也明確標明,這塊土地的性質是基本農田。

  那麼,是誰在這塊基本農田上建設了房子呢?閆先生說,建房的是當地一個叫潘益飛的人。潘益飛為何能在閆先生家的基本農田上建房?事情還要從2007年說起,當時閆先生和妻子常年在外打工,無暇種田,閆先生的岳父就把農田的使用權轉讓給了潘益飛。“老人老了,我們在外面打工,想把這地租出去 ,在這種樹啊什麼的都可以,見証人當時是我們一個生產隊的隊長,他也在上面簽字了。”閆先生說。

  沒想到,在取得這塊土地使用權兩三年之后,潘益飛就開始建起了房子。閆先生說因為老人不懂用地的法律法規,以為地租給別人了,別人就可以隨意建房,加上他又一直在外打工,也沒多過問。

  然而今年春節過后,他發現房子的四周竟然拉起了院牆,完完全全把整塊基本農田都圈了進去,閆先生覺得問題嚴重了。“這個土地証還在我手上,我是基本農田,他在上面建房我就感到非常奇怪了,本身基本農田是受國家保護的。”

  是否為基本農田?村委會土地部門說法“打架”

  為了弄清楚真相,在閆先生的帶領下,記者找到了潘益飛, 潘益飛承認,這座宅子是他建的。“房子是我起的,村裡生產隊的人他們都簽了字的。”

  閆先生說:他們當時轉讓的只是土地的使用權,並沒有同意潘益飛在土地上建房,潘益飛也沒有征求過他們的意見。現在,他希望對方能拆除建筑,退房還田。對此潘益飛表示,不跟閆先生談。

  我國《基本農田保護條例》規定,佔用基本農田建窯、建房、建墳、挖砂、採石、採礦、取土等,破壞種植條件的,或者因開發土地造成土地荒漠化,鹽漬化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門責令限期改正或者治理,可以並處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那麼, 閆先生家的這塊地到底是不是基本農田?如果是,這位叫潘益飛的人,為啥能在上面建房?有沒有取得相關手續?

  村委會:不是基本農田

  帶著疑問,記者首先找到了丹徒區世業鎮世業村村委會,村黨總支書記張巨平信誓旦旦地向記者表示,潘益飛建宅子的土地,現在已經不是基本農田了。“不是基本農田,基本農田怎麼好這樣 ,不好起房子的。”但當記者要求察看土地性質變更和建房的相關手續時,張巨平卻提供不出來,並稱自己還有事,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土地部門:這塊田仍是基本農田

  那這塊地是不是真的不再是基本農田了呢?隨后,記者又來到了鎮江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丹徒分局世業所,工作人員調出檔案后明確表示:潘益飛建房的土地,還是基本農田!既然基本農田不能建房,那土地部門又是如何監管的呢?面對記者的質疑,工作人員顯得有些尷尬,“我可以不理你,告訴你,你沒事來找茬的啊。”正常的詢問被質疑成為找茬,沒辦法,記者隻好退了出去。

  “四合院”是否合法? 相關部門集體失聲

  記者了解到,在農村建房除了要辦理用地手續,還要取得建房証,記者又來到了當地世業鎮村鎮建設環保服務所,負責人表示,他是后來才調過來的,至於這座宅子有沒有建房手續,需要查一下。

  截至目前,當地鎮建設環保服務所仍然沒能提供出建房証,而按照規定,先有土地証,才有建房証。在確定沒有土地証的情況下,這座宅子到底是怎麼能建成的,記者不得而知。

  基本農田是紅線,但面對記者的調查,當地村委會、土地、建設等部門的負責人,遮遮掩掩、態度曖昧,到底是因為什麼,讓相關部門集體失了聲?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座宅子的手續是否合法,希望執法部門能厘清事實,給出一個明確答案,我蘇特報也將持續關注。

  (來源:江蘇廣電融媒體新聞中心/王兵 編輯/李明莉 高若婷)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