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還江於民修復生態 "騰挪空間"高質量發展

2020年06月04日07:04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南通“騰挪空間”實現高質量發展

滾滾長江一路奔流,至南通段水面豁然開闊。這個擁有166公裡干流岸線的城市,是長江入海前的“最后一站”,也是“長江大保護”的“最后一棒”。

然而,“化工圍江”、碼頭林立、岸線被佔曾讓這座城市的居民“濱江不見江”。這幾年,在污染防治上做“減法”、在生態修復上做“加法”、在產業升級上做“乘法”的南通,走出一條以“騰挪空間”實現高質量發展的特色路徑。

還江於民,城市“后巷”變“綠肺”

初夏時節,驅車行駛在南通五山濱江風光帶,抬眼可見江上碧濤萬頃,側耳可聽林間鳥鳴啁啾。隻要有空,家住優山美地小區的黃冉就會開車到這附近的濱江體育公園來跑步,“一段時間不來,五山變得更美了。”

狼山、軍山、劍山、黃泥山、馬鞍山臨江而立,與園博園、嗇園等被當地居民合稱為“五山地區”,如今,這片佔地面積超1000公頃的區域,森林覆蓋率達八成以上。然而就在幾年前,這裡還是港口、企業、民居交錯相生的城市“遺忘角落”,與幾公裡之外的新城區形成鮮明對比。

“我從小在城區長大,但以前從來感受不到自己生活在一個濱江臨海的城市。”南通市長江辦副主任周雪瑩坦言,“濱江不見江、近水不親水”的窘境影響了當地百姓的獲得感,質態偏低、環境污染更是影響了產業和城市發展。

響應長江大保護戰略部署,從2016年開始,南通下定決心還山以林、還江於民,優化長江岸線布局,市區段建設面向長江、鳥語花香的“城市生態綠肺”。不僅成立由市委市政府“一把手”牽頭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領導小組,還專門成立“五山辦”,集中力量“猛藥去沉疴”,完善“山水林田湖草”生態體系。經過3年多的修復,變化有目共睹:17平方公裡內,共拆遷“散亂污”企業203家,清理“小雜船”162條(戶),拆除各類違建6.5萬平方米,騰退修復岸線5.5公裡,新增森林面積6平方公裡,區域內7公裡沿江生態廊道全線貫通。如今的五山及沿江地區,一泓江水依城而過,市民悠游其間,實現從“臨江”到“濱江”、從城市“后巷”到城市“綠肺”的蛻變。

南通五山及沿江地區的蝶變,成為南通深入實施長江大保護,實現綠色發展的縮影。周雪瑩說,該市在全省率先以多規合一的思維編制實施《沿江生態帶發展規劃》,項目化推進沿江示范段建設,項目數佔全省1/5。隨著透支的長江生態環境漸漸恢復,長江邊“水清岸綠人流連”的景象得以重現。

港口騰退,生產岸線變生態岸線

5月29日上午,記者來到南通狼山港區,原來堆成小山似的硫磺和鐵礦砂早已不見,港區建筑已經全部拆平,碼頭僅保留了幾座門機,一座塔吊正在緊張拆卸。

“這裡曾是全國最大的硫磺集散地,老港區助推了南通的發展,作出了巨大貢獻,但緊鄰城區、存在污染,港城矛盾逐步凸顯。”南通港口集團安全總監華正東介紹,老港區原來業務主要為鐵礦石、硫磺儲運和集裝箱運營,雖然硫磺、鐵礦石運輸的利潤可觀,但為了百姓生活質量的改善、城市發展質量的提升,當地堅決貫徹“長江大保護”政策,將港區統一搬遷。隨著去年4月最后一批硫磺清離堆場,南通徹底舍棄污染嚴重的硫磺貨種。

“我從小就生活在老港區附近村子裡,那時風一吹,鐵礦石粉末到處都是,鼻子裡常常都是紅色的。”南通市濱江地區建設指揮部前期保障組組長陳玉華的經歷已徹底成為記憶,南通港口集團及其下屬分公司搬遷后,原址將開辟為濱江景觀帶,目前已進入全面施工期。眼下,一條全長5.3公裡、國內同電壓等級下最長的GIL管廊工程正在搭建,建成后將徹底消除空中“蜘蛛網”,美化沿江風貌。2.6公裡生產岸線將蝶變為生態岸線。

港口的騰退,既解決了困擾南通多年的港城發展矛盾,也為該市港口高質量發展贏得更大空間。

沿江行駛30多公裡,在老港區下游的通海港區,記者看到了另一番景象:一排現代化岸橋巍然屹立於蘇通大橋下游兩公裡的江邊,碼頭上工人有序作業,各色集裝箱整齊堆放在港區腹地。“2018年,原南通港口集團集裝箱分公司整體搬遷到這裡,不僅面積翻了一倍,運輸也不用再穿過城區了。”南通通海港口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葛建華拿出一組數據——去年,港區完成集裝箱吞吐量113.6萬標箱,同比增長70.9%,躋身全國內河港口前三強,“我們計劃到2022年,年吞吐能力達到200萬標箱,遠期達到400萬標箱。”

思維“騰挪”,“化工園”變“醫藥城”

5月29日下午,當記者來到海門臨江科技園時,一場生物創新藥研發與產業化發展高峰論壇正在這裡舉行,雲集了國內外十余位業內大咖和百余家知名藥企。這樣頂級的研討會,在這座沿江小城時常召開。

10年前,這裡還是一個典型的化工園區。海門市政協副主席、臨江新區黨工委書記徐駿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十多年,園區轉型的苦樂他比誰都清楚。徐駿指著沙盤東側一角告訴記者,2008年時,臨江新區曾定位為精細化工園區,先后入駐化工企業16家,“當年我們就決定,化工污染重,不能再擴大規模了。”

一邊嚴控化工企業入駐,一邊思考調整發展定位“騰籠換鳥”。園區發揮緊鄰上海的區位優勢,在堅持生態優先的基礎上推進創新平台建設,先后建設20萬平方米的生物醫藥科創園和18萬平方米的國際中小企業園等創新創業載體,吸引150多家雙創企業入駐,逐步形成以醫藥健康為主的產業發展新格局。

“沿江化工退出是必然的趨勢。去年我們一口氣關停5家化工企業,有一定損失。但如果不是10年前‘不發展’的‘硬杠杠’,如今損失就遠不止這些了。”徐駿坦言。

“不僅岸線空間、發展空間要騰挪,思維也要‘騰挪’。隻有轉換思維,才能借勢升級。”周雪瑩感慨。“化工園”變“醫藥城”的案例再一次說明了,騰退並非一退了之。圍繞一個“轉”字,南通推動沿江產業調高調綠調優,一方面,加速船舶海工、電子信息、生物醫藥等主導產業升級﹔另一方面,加速推動沿江產業向沿海升級轉移,打造長江經濟帶戰略支點。

走馬南通岸線,從向深海進軍的中天海纜等高精尖企業,到以招商重工為核心打造的郵輪產業園,再到沿海四港合為一港的“大通州灣”,無不風生水起……以系統性思維全局謀劃的南通正加快優江拓海、江海聯動的步伐,揚起更高質量發展的航帆。(付 奇 顏 穎)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