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蘇通鐵路通車在即 沿線城市:盼了20多年

2020年06月29日07:2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盼了20多年,終於要通車了”

滬蘇通鐵路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八縱八橫”高鐵網中沿海通道的重要組成部分,已確定於7月1日開通運營。一期工程從南通跨越長江,經張家港、常熟、太倉進入上海,通車后將完善長三角地區鐵路網布局和區域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大大縮短上海與南通及蘇北地區的時空距離,對推進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意義重大。滬蘇通鐵路通車在即,記者連日來深入鐵路沿線探訪,感受到各地對即將開通運營的滬蘇通鐵路深切的期待之情。

一座橋,打通沿海通道咽喉

作為世界上首座跨度超千米的公鐵兩用橋梁,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也是江蘇繼南京長江大橋之后的又一座公鐵兩用長江大橋。眼下,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已准備就緒、靜待通車。

“大橋從2005年開始論証,到現在建成,歷經15年。”6月24日,記者在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上見到中鐵大橋勘測設計院第二設計院副院長、大橋設計項目負責人張燕飛,他滿懷深情地介紹,從2005年到2010年,大橋設計之初,團隊用5年時間反復論証橋位,最終,經過頻繁比選,2010年7月,確定了在規劃的錫通過江通道上建設滬蘇通鐵路的跨江大橋,並形成綜合性過江通道。

大橋主跨1092米,張燕飛說:“從上游江陰長江大橋到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江面通行船舶每天超過3萬艘,為滿足長江通航淨寬要求,大橋跨度必須超過千米才可滿足10萬噸貨輪通航。主跨高度是綜合橋位所處的地質、水文等復雜條件經精確計算而得出來,是客觀要求決定的。”

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體量大,全橋用鋼量48萬噸,相當於12個“鳥巢”。大橋共安裝432根斜拉索,其中最長的一根長576米。“這些斜拉索是世界上抗拉強度最大的鋼絲,單根斜拉索最大索力達1000噸,足以吊起600多輛小汽車。”張燕飛表示,這座即將通車的大橋工程規模之大、施工難度之高、科技創新之多,創造了世界橋梁和中國橋梁建設的多個新紀錄,代表著當前中國乃至世界同類橋梁建設的最高水平。

位於江陰長江大橋下游45公裡、蘇通長江大橋上游40公裡的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是全國“八縱八橫”高鐵網中沿海鐵路大通道的咽喉工程,北起南通市通州區,南至張家港市,全長11公裡,是滬蘇通鐵路、通蘇嘉甬鐵路和錫通高速公路共用的過江通道。大橋融合了長三角三地地名,卻又不只是立足長三角區域的交通架構。大橋建設指揮部副總工程師閆志剛說,這一我國東部最便捷的鐵路運輸通道工程貫通,其意義將遠遠超出一座橋梁對於當地交通改善的作用,它將帶來整個長三角經濟版圖的重構,往北將連通渤海灣,往南到珠三角、北部灣,這為長三角經濟輻射南北提供了便利條件。

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上層為雙向六車道高速公路,設計時速100公裡﹔下層為雙向四線鐵路,設計時速200公裡(滬蘇通鐵路)、時速250公裡(通蘇嘉甬鐵路)。將來蘇北、蘇中多地都可經高鐵進上海。上層公路南連錫張高速公路,北接G40滬陝高速、G15沈海高速,將使南通與無錫間的距離縮短至1.5小時,為沿海城市與蘇南尤其是無錫、蘇州以及上海間往來的車主提供新的跨江選擇。

一條線,提升蘇南區域發展格局

滬蘇通鐵路工程建設分一期和二期推進,即將開通運營的一期工程為趙甸至黃渡段,從既有南京至啟東鐵路趙甸站引出,經既有京滬鐵路終到黃渡站,正線全長137.5公裡,設計時速200公裡,設趙甸、南通西、張家港北、張家港、常熟、太倉港、太倉、太倉南、安亭西9個車站。

太倉、常熟、張家港從沒有鐵路到現在一步跨入高鐵時代,三市拉成一條線同時接入長三角鐵路網。

對於即將開通的滬蘇通鐵路,位於常熟的泓淋科技集團國際營銷部經理朱永軍期待已久,“我們每周都要往返上海多次,沒有高鐵,非常不便,有了高鐵,省下的時間就是生產力。”

在太倉,開啟高鐵時代而實施的提升太倉城市能級和競爭力的城市重要功能載體——婁江新城,復星文旅項目、恆大文旅項目,西北工業大學太倉校區、西交利物浦大學太倉校區,西工大太倉長三角研究院等城市重大項目圍繞高鐵站正蓄勢待發。

“滬蘇通鐵路的開通不只是將結束太倉‘地無寸鐵’的歷史,太倉的經濟發展將因此插上騰飛的翅膀。”太倉市交通運輸局局長徐勤表示,按照規劃,太倉將建設5+1的軌道交通網絡體系,這對加速太倉經濟社會的發展起到一個極大的推動作用。不久的將來,太倉將成為江蘇進入上海的一個重要的樞紐門戶城市,“太倉由此提出新的發展定位——‘下一站上海’‘上海下一站’。”

2005年,吳孫華從安徽蕪湖來到張家港工作並安家,多年以來,他一直關注高鐵何時能修到張家港來,“有了高鐵,對於市民來說,交通出行多了一種選擇。對於經濟發達的張家港乃至太倉和常熟等蘇南區域而言,和外界溝通時間更短,意味著格局更大、發展機遇更多。”

“可以坐著火車去旅游,的確振奮人心。對於企業來講,我們考慮更多的是鐵路貨運能給企業的原材料運輸、產品的外銷帶來的便捷。”張家港交通控股副總經理朱宇飛說,特別是大宗貨物這一塊,以前隻能依賴長江水運,如果通過鐵路運輸,運到全國各地都可以,時效性也會大大提高,“等到張家港貨運站建好后,必定能提升我們企業的競爭力。”

一條通道,拉近蘇北向南時空距離

6月25日,記者來到南通西站。不久前,這裡是一大片民宅田地。現在,滬蘇通鐵路線上最大的高鐵站房在此拔地而起。“車站已做好迎接旅客的准備!”南通西站站長王新虎說,“我們這個站和別的站還不一樣,以綜合服務台的模式取代傳統售票窗口,把實名制驗票這個崗位全部取消了,所有旅客可以先進站再買票上車。”

滬蘇通鐵路開通后,從南通西站出發,南通至上海間鐵路出行路徑將“曲線變直線”,不需通過南京中轉,今后兩地之間鐵路出行最短時間將從現在的4小時左右壓縮至1.5小時左右。

“從南通呼喚滬蘇通鐵路的概念至今,應該說南通人民盼了二十幾年了!”南通市交通運輸局黨委副書記、市鐵路辦副主任顧欣榮感慨道:從小的層面來講,滬蘇通鐵路最直接的作用是緩解南通人往上海、往南的出行壓力,過去南通市民坐火車隻能往西、往北到西安、北京等地,現在可以往東、往南直達上海、杭州、廈門、廣州、深圳等地。從大的層面來講,這將對南通全方位融入蘇南、全方位接軌上海、全方位推進高質量發展形成巨大的推力。因長江的阻隔,過江通道的限制,南通作為上海“1+6”大都市圈的重要組成部分,優勢未能充分發揮。滬蘇通鐵路會讓兩個城市連接更加緊密,使南通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上海大都市圈北翼門戶城市,城市影響力和核心競爭力將實現倍增效應。

江蘇銘源物流有限公司總經理趙俊剛對未來發展信心滿滿,“目前,蘇通大橋和崇啟大橋逢周末或節假日必堵,使我們的物流效率大打折扣,今后,南北運輸的通行效率提升,將為我們物流發展帶來更多的先機,在蘇南蘇北更加緊密結合的同時,也會帶動一些產業往南通以及蘇北轉移、布局,吸引更多的人才往北涌入。”

滬蘇通鐵路跨江拉近了蘇北蘇中向南的時空距離。不久,揚州、泰州民眾也可通過連接滬蘇通鐵路的寧啟線到達上海。今年底,鹽通高鐵開通后,將與徐鹽鐵路、滬蘇通鐵路共同構成京滬高鐵南段的重要輔助通道。省社科院研究員黎峰認為,徐鹽、滬蘇通等鐵路間的互聯互通,將形成華北、西北地區與長三角地區聯系的便捷通道,屆時,長三角地區經濟社會的融合發展和輻射效應將繼續升級。(許 玉 梅劍飛)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