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小二子”已佔新生人口半壁江山

2020年06月29日07:2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小二子”已佔新生人口半壁江山

“我們辦公室10個女同事,其中3位生了‘小二子’。”“同學單位一位近50歲的大叔前不久剛剛生了‘小二子’,大家都挺羨慕。”……“全面二孩”政策實施4年來,江蘇二孩及以上佔新生人口比例逐年升高。

南京市鼓樓區林女士的“二姑娘”十天前出生了。“生二孩完全是計劃之外,剛發現懷上時有很多顧慮。”但父母的支持,大寶對弟弟妹妹的期待,讓林女士不再糾結。“老二的很多日用品、小衣服,都是我們帶著大寶一起選的,她很有參與感。”林女士說,雖然作為父母會比之前操勞很多,但看著兩個孩子相伴成長,是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在一家外貿公司做管理工作的秦天是一位90后,如今兒女雙全。“計劃生二孩前,我和老婆考慮了半年。”小秦說,最后覺得兩個人還年輕,也想讓娃互相有個伴,所以綜合考慮生了二娃,並做好分工,“一個專職帶大娃,一個專職帶二娃,大寶二寶現在相處得很好”。小秦和妻子都是雙職工,雙方父母也沒退休,壓力自然有,但孩子就是他們快樂的源泉。

權威部門數據顯示:2016年全省“小二子”佔新出生人口44.5%,2017年上升至51.6%,2018年是52.9%,2019年是52.6%,妥妥地超過半壁江山。雖然生“小二子”的家庭越來越多,但近5年我省居民生育意願一直呈下降趨勢:2017年江蘇新出生人口86萬,2018年降為72萬,2019年隻有68萬。而在上世紀90年代生育高峰年時,全省新出生人口在120萬-130萬人。“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以來,生育數量依舊未達到預期。數據顯示,全省今年一季度新出生人口同比下降10%左右。

來自省和各市婦保院的數據顯示,今年前兩季度生育建卡數量遠低於往年同期。很多夫妻都是拖到臨近30歲甚至更晚才會生孩子,尤其在一二線大城市,這樣的問題更普遍。

現在的年輕人是真的不願生娃了嗎?“現在買房都是問題,更別說結婚生子了。我們工作剛剛起步,還得攢錢,在壓力如此之大的情況下,結婚都難,更何況生孩子?”1994年出生的“后浪”男韓磊剛剛工作不久,他對記者吐槽說,“其實80后才是最苦的:父母年邁,孩子上學,家裡開銷非常大,撫養一個孩子都夠累的了,哪還有精力生二胎呢?政策鼓勵我們生二胎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們對生二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1985年出生的銀行職員劉女士說:“隨著社會進步,人們更加注重自我價值,不再把生小孩作為人生最重要的事情。”

要麼不想生,要麼生了老大后還想生“小二子”,這種現象說明了什麼?省社科院社會學所人口經濟學博士張春龍認為,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人們的整體生育意願普遍下降,比如日本、德國、俄羅斯等國家人口持續負增長。國內部分人群因為喜歡孩子,本身就有多生幾個的意願,但因過去的計劃生育政策不能生,現在政策放開后,生育意願得到空前“釋放”。美國的家庭也呈兩極分化:一種是“丁克”家庭,另一種是家裡多個孩子,但總體上看,美國居民的生育意願也是下降的。

還有專家表示,如今不少父母想生“小二子”,還得看“老大”的臉色、考慮“老大”的感受。畢竟現實生活中出現過生了“老二”后,“老大”因受到冷落離家出走等極端事件。生個孩子,不僅僅是多個碗、添雙筷子那麼簡單,而要牽涉到大量的經濟和精力負擔。

南京大學商學院教授曲兆鵬認為,“多子多福”的傳統生育觀念日益淡薄,要提高生育意願並非一朝一夕就能實現,韓國、日本雖然採取許多刺激生育的政策,但效果都不大。人口,是一個國家的基本戰略資源,必須拿出切實可行的普惠政策,才能切實刺激人們的生育意願。(王 甜 仲崇山)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