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女子外賣單被他人撿到受騙遭猥褻 告了外賣平台被駁回

2020年09月14日14:12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張女士提供的外賣平台未開啟隱私保護的頁面

2019年10月21日凌晨,蘇州一女子遭到陌生男子猥褻。據了解,男子是撿到了一張外賣訂單獲悉了女子的身份、電話等信息,之后深夜給女子打電話將其騙下樓,在黑暗的車裡實施猥褻。事發后,女子立即報警,該男子因強制猥褻罪被判處拘役四個月。同時,女子以外賣平台公司泄露個人隱私為由,將其告上法庭,要求道歉並賠償損失。

近日,蘇州市姑蘇人民法院作出判決,駁回該女子全部訴訟請求。對於一審結果,受害人張女士表示難以接受,目前已經上訴。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於蘇雲 實習生 薛皓月 受訪者供圖

噩夢

租客撿到外賣單

將女子騙下樓猥褻

張女士畢業於某重點大學,出事前就職於一家500強企業,年薪可觀。

9月9日晚,張女士向紫牛新聞記者講述事發經過。事情發生於2019年10月21日凌晨,她跟同城的男朋友電話聊天,感覺有些餓,“我男朋友就說給我送奶茶,但是,從他住的地方開車過來要半小時,他怕我餓得厲害,就讓我先點外賣墊肚子。”於是,張女士便通過某外賣平台點了一份外賣。半小時左右,外賣送達,張女士說:“我拿到外賣時,沒有發現外賣單,但當時沒多想。”

又過了一會兒,張女士電話響起,電話那頭的男子說:“下來吧,你的外賣到了。”張女士估算著時間,以為是送奶茶的男朋友到了,沒多想便下樓了。下樓后,張女士轉了一圈沒找到男友的車。再次通話,電話那頭的男子告訴她,“今天開了朋友的車,自己的車拿到4S店去維修了。”聽了這話,張女士心裡比較感動:“當時,我和男朋友正處於熱戀時期,他車壞了,還願意借朋友的車來給我送奶茶,我還挺感動的。”

隨后,根據電話那頭男子的指引,張女士便來到男子的停車點。張女士說,當時的停車點沒有路燈,很黑暗,是視線盲區,加上男子穿了衛衣,把帽子壓得很低,她在車子外面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長相,她以為是自己男朋友,就上了車的后座,男子在車裡就開始對她動手動腳,意識到不對勁的張女士迅速開門,逃回了家中,並撥打了報警電話。

警方到達后,通過張女士提供的線索,很快便將該男子抓獲歸案。據了解,該男子是張女士樓上的一個租客,在一樓電梯口撿到了張女士的外賣訂單,之后便起了歹意。最終,該男子因強制猥褻罪被判處拘役四個月。

傾 訴

3處“巧合”!

採訪中,張女士表示:“知道這個事情后,很多人都認為我是傻子,分辨不出男朋友。事實上,當有人存心想騙你,真的很難防。”

張女士說出了這個事情諸多巧合之處。事發后,很多人質疑張女士,為何連男朋友的聲音都沒聽出來。張女士表示:“當天晚上電話那頭的聲音和男友真的很像,我完全沒有想到會是別人。在一審中,我才得知男租客和男友都是江蘇連雲港人,口音都一樣。”

對於陌生男子使用的陌生號碼,張女士表示,男朋友是做業務的,有多個手機號碼,之前也發生過用其他的手機號碼聯系的情況,所以對陌生號碼來電並沒有起疑。

那麼為什麼張女士接到電話就下樓了呢?張女士說:“電話打過來的時間,和男朋友從家裡開車到我家所要花的時間是完全吻合的,所以當時我沒有多想,就直接下樓了。”

事發后,也有很多人質疑張女士,為什麼沒有發現車內的那個人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張女士告訴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當時處於凌晨,男租客為了掩人耳目,特意將車停在了一個沒有路燈的地方,周圍環境十分陰暗。而他坐在汽車后排,穿著衛衣,戴著帽子,將自己全副武裝地包裹起來,在車外完全看不出他的臉部輪廓。”

外賣單“泄密”?

張女士表示:“在這件事中,外賣平台做錯的地方很多,其中,隻要有一個環節被注意,那麼整個事情都不會發生。”

“外賣單上我的姓名、電話、住址都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外面,手機號碼中間的四位數也沒有隱藏起來。”張女士回想起當時的細節時,仍心有余悸,“外賣平台的下單頁面,會有一個隱私保護按鈕,但是我那天卻怎麼找也找不到。當時考慮到安全問題,我特地在聯系人那一欄選擇了‘先生’,但是外賣單上卻恰恰把‘先生’兩個字隱藏了。”

張女士告訴記者,那天拿到外賣的時候,就沒有發現外賣單。“可能是騎手已經撕掉或者是因為趕時間,外賣單掉落在某個地方,騎手工作也不容易,所以我當時並沒有追究。”張女士說,“當天的外賣騎手已經發現外賣單掉落在地,但他猶豫了一會以后,並沒有將掉落在地的外賣單撿起。隨后,這個掉落在地的外賣單,就被下樓倒垃圾的男租客在電梯裡撿到。”

交涉,沒有人道歉

採訪中,張女士告知記者:“事情過去了大半年了,我沒有收到任何一方的道歉,甚至在維權的過程中,遭受到輕蔑和嘲諷。”

張女士說,“我在聯系外賣平台客服后才得知,當時平台的設備壞了5天,在這5天內,每一位點餐的客戶個人信息都無法隱藏。”

“我和外賣平台多次溝通以后,客服表示願意給予我20元外賣紅包的補償。”張女士對外賣平台的溝通態度非常不滿意,“這件事給我帶來的心理陰影,用20元的外賣紅包就可以賠償了嗎?如果平台在發現機器出現故障的第一時間,將機器維修好還會有后續的事情嗎?最讓我氣憤的是,在整件事發生以后,平台態度惡劣,沒有任何一位負責人來主動聯系我,我只是想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張女士說,后來她請了代理律師向外賣平台發律師函,聯系到他們的法務部門。“我以為聯系到法務部門以后,他們會和我進行談判,但是他們不僅態度很差,還很猖狂地說‘你去告我們好了,我們不怕的’,他們隻願意給予我1萬元的賠償。”

騎手公司后續也聯系到了張女士。張女士說,“騎手公司的態度也很惡劣,他們認為是騎手的無意之過,願意給我一部分的現金賠償。”

回應

騎手公司:以法律判決為准

外賣平台:不方便透露情況

針對此事,9月10日,騎手公司負責人孫經理告訴記者:“我們之前也選擇了其他途徑給予當事人賠償,既然當事人已經選擇了走法律途徑,那我們會以法律判決為准。”

外賣平台法務負責人馮先生對於此事,表示不接受採訪,會讓公司的公關部門聯系記者。該外賣平台全國客服電話的人工客服則告知記者,查詢不到公司公關部門的聯系方式,會將記者的情況反饋給部門領導,24小時后會給予記者反饋。

影響

男友分了,工作也被迫換了

張女士說,這件事對她的生活、工作、心理都帶來極大影響。當時的男朋友對此耿耿於懷,最終和張女士提出分手。“因為這件事情我也從原單位離職。”張女士數次哽咽,那會兒正處於公司每年最忙碌的時間段,但張女士因為這件事情,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頻繁請假,年終績效大打折扣,最終在原單位離職。

“這件事對我心理上帶來的影響無法衡量。”張女士介紹,自這件事情發生以后,張女士的父母在每天下班后,都會第一時間來到張女士居住的地方,確保張女士每天下班都安全到家。

判決

平台、騎手有過錯 但與侵害沒因果關系,駁回訴求

今年3月,張女士將外賣平台的所屬公司和騎手外包公司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被告進行公開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和精神損失30余萬元。

8月24日,張女士收到了一審判決結果。蘇州市姑蘇區人民法院駁回張女士全部訴訟請求。法院認為,外賣平台沒有對訂單的個人信息進行脫敏處理,外賣騎手又將外賣單據遺棄在電梯口,致使女子信息泄露,存在過錯,但與女子遭受侵害不存在因果關系。判決書上寫道,被告兩公司不存在侵害張女士隱私權的主觀故意和違法行為,造成直接侵害的責任人男租客,已經受到刑事處罰並作出賠償。法院認為,張女士在整個案件過程中,接到電話即以為是男友,未核實身份就上車,張女士對損害后果的發生存在一定的過錯。

目前張女士已向蘇州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