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姐”們請收下這份網絡爆料與圍觀指南

2020年11月23日15:21  來源:人民網-輿情頻道
 
原標題:“清華學姐”們請收下這份網絡爆料與圍觀指南

11月17日,清華大學一女生在食堂疑似被性騷擾,並認為是一學弟用手猥褻其臀部。該女子查看該男生的學生卡后,在多個社交媒體平台公開其姓名等信息,稱其性騷擾並要讓其“社會性死亡”。18日,監控視頻顯示此事系男生書包無意碰觸。該女生通過輔導員向男生轉告“已在社交媒體解釋,我們互相道歉,此事了結”。此事件引爆多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清華學姐#話題閱讀超過8.6億。目前,據@瀟湘晨報官微,清華老師回應稱目前兩人已和解,且網上大多信息為營銷號炒作。

無獨有偶,近日類似個體、群體通過互聯網爆料表達自身訴求、但卻成為“大型網曝翻車現場”的事件,引起輿論關注。

11月18日,有網民通過視頻爆料稱“普陀山景區一餐廳便飯收費1900系黑店”,有關話題一度躥上微博熱搜。19日,當地市場監管部門調查並通報稱,該店明碼標價且並未缺斤少兩。對此,網民紛紛表示該店“價格合理沒毛病”,並反而質疑爆料人所言夸大。

11月6日,針對青島工學院的學生反映“很多家快遞送不進校園”問題,校方稱此事受“社會黑惡勢力”干擾。據報道,此前校方和快遞企業方就快遞存放費用問題起過糾紛。11月8日,膠州市警方通報表示,雙方工作人員有過矛盾糾紛,但並無涉黑涉惡問題。警方通報引發網民熱議,有關微博話題閱讀量已超過9937萬。目前,學校已經就該言辭道歉,同時已有8家快遞公司進駐校內。

此類“大型網曝翻車現場”並非偶發,近年來類似事件的事件都在網絡輿論場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頻頻反轉的輿情,大家怎麼看?

上述的幾件近期熱點事件,在初期都由於其爭議性和曝光者的不當操作,引發了網民的圍觀和熱議﹔但隨著事件真相逐步浮出水面,輿論的天平反而逐步向另一方傾斜。借助新媒體的傳播效果,不少個體確實通過“曝光”維護了自己合理訴求的同時,一些有待考証、甚至不甚合理的訴求也會更容易受到關注。

網絡不應成為“泄憤工具”。此前,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喬新生曾注意到互聯網反腐領域中,有些舉報人在網上發布信息帶有明顯的泄私憤特征,許多信息真假難辨。針對“普陀山景區天價便飯”事件,自媒體人徐建輝認為,互聯網是個很好的曝光台,也是維權的有效途徑。可是這並不意味著可以任性“網曝”,並不是誰先爆料誰有理,網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有理有據自才能贏得支持。希望網民能珍惜互聯網這個輿論監督平台,努力做到客觀、理性、平和的發聲。

曝光事件時應注重言辭謹慎。光明網認為,因為與快遞企業發生矛盾糾紛,校方不惜給對方扣上“黑惡勢力”的大帽子,還呼吁學生“同仇敵愾”,著實有損大學斯文。新京報網指出,“黑惡勢力”有嚴格法律定義,針對類似事件的定性,需要無比謹慎和以法律為支撐。在官方通告中將利益分歧說成“社會黑惡勢力干擾”,反而成為網民批評的“靶子”。這種“反轉”說明,就事論事是最優解,亂扣帽子隻會適得其反。輿情發生后,面向公眾進行公開通告或者情況說明時,應該誠懇而嚴謹。“清華性騷擾誤會”事件中,該女生社交媒體發文中將學弟稱為“小東西”,並直言“讓你社死”等言論,不少網民覺得不妥。

被曝光者成功“輿論解綁”,和有力的情況調查及回應緊密相關。當地市場監管局對“普陀山天價菜餐廳”的處理方式被不少媒體認為是“教科書式回應”。錢江晚報網認為,普陀山市場監管分局在獲悉消息后迅速開展調查、執法人員用500克標准砝碼對店內稱量活鮮使用的電子秤進行測試、稱量過程使用執法記錄儀進行記錄等細節受到輿論認可,表明有關部門迅速、公平和文明執法是平息輿情的關鍵。“清華性騷擾誤會”事件中,不少網民認為食堂監控錄像為男生恢復名譽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此類“大型網曝翻車現場”背后可能和已有的強弱對立等刻板印象有關。自媒體人陳廣江認為,一般而言,消費者是弱勢一方,景區商家是強勢一方。現實中確實存在一些景區的商家強買強賣、欺客宰客,而一些地方的監管部門也不作為、慢作為的問題。但個別消費者卻企圖利用“弱勢”身份和網絡力量誤導輿論,確有不妥。“清華性騷擾誤會”事件“反轉”以前,不少網民表示,性騷擾中女性處於弱勢地位,支持此女生勇於發聲的行為。此外,此類“大型網曝翻車現場”背后隱含的刻板印象在事件發酵中甚至“宣賓奪主”。針對部分網民將疑似清華學姐的照片曝光並配以“那麼普通又那麼自信”評論,微博用戶@廢話多多小朋友認為該學姐在事情証實前曝光他人個人信息不妥,但不應該由此制造“性別對立”或對藝術生的污名化。

我們應做怎樣的爆料者與圍觀者?

不難發現,在上述以及近年的這類事件中,“誰先爆料誰有理”成為日常社會摩擦與糾紛中,一種不合理訴求表達與滿足的重要途徑。這種表達的風氣,是一種對輿論注意力資源和監管資源的浪費。一方面造成了同一時期其他或更重要的社會事件沒有受到應有的關注,另一方面在未來類似事件發生時,輿論可能出於“狼來了”的心理而減少對真正需維護權益的關切。

更重要的是,這類事件折射出網絡爆料者與圍觀者的輿情素養、用網素質都亟待提高。

作為爆料的個人和組織,第一,盡管“弱勢群體”標簽容易引起網民共鳴,但需謹防指望借助此身份博得同情,畢竟事實才是輿論作出判斷的根據。第二,互聯網不是泄憤工具或法外之地,曝光過程中仍需注重被曝光者的個人信息隱私保護。對被曝光者的“審判”應當交予法律法規,而不是讓其經歷無邊界的“社會性死亡”等。第三,用詞適當夸張雖然可以更容易引發關注並受到傳播,但如果“翻車”反而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並且,對於爆料中使用的專業術語應尤其警惕,謹防對公眾造成法律層面的誤導或引發法律糾紛。第四,如果事件“反轉”發生,應該積極主動回應,避免輕描淡寫或避重就輕而對被爆料者造成“二次傷害”。

作為媒體和“吃瓜群眾”,一方面,對網絡曝光事件的判斷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尤其是媒體更應該承提高媒介素養,謹防擴散、夸大不實信息和“帶節奏”﹔另一方面,不少爆料和權益維護的事件自帶了涉事主體強弱差異、隱含其他社會矛盾等屬性,“圍觀”的同時應對此類事件的潛在矛盾有所預判,謹防跟風“站隊”甚至制造對立的行為。

互聯網時代又被稱為是“人人都有麥克風”的時代,敢於發聲是時代鮮明的特征。但是,爆料者與圍觀者不應成為“噪音”的生產者與傳播者。這個時代需要的是正直真誠的聲音、有理有據的聲音、有共情與有溫度的聲音。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