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村級醫療互助走向全國 7省55縣鄰裡“疾病相扶持”

2020年12月05日08:1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村級醫療互助,從無錫走向全國

“探索村級醫療互助”本月被寫進省委辦公廳、省政府辦公廳《關於改革完善社會救助制度的實施意見》。而這8個字,就肇始於無錫市3年來的探索。

去年,無錫村級醫療互助項目被民政部評為“全國社會救助領域十大創新實踐案例”。今年10月,該項目運營平台福村寶公司獲得“2020年全國脫貧攻堅獎組織創新獎”,獲獎代表應邀在全國多地巡講。如今,無錫村級醫療互助已“花”開全國7省55個縣。

江南富庶之地無錫,為何把目光投向農村互助醫療?

低收入家庭與民政保障對象之間,隻“隔著一場大病”

大病,是致貧返貧主要原因。盡管去年無錫人均GDP排名全國第二,社會保障標准全省領先,但在大病面前,低收入家庭的“錢袋子”往往一擊就穿。

“已經納入民政保障的低保戶、特困戶、重殘戶等,大病醫療國家基本兜底。難的是低收入家庭和支出型貧困人口,他們生不起病。”無錫市民政局局長葛恆顯說,全市7萬多名民政保障對象已“應保盡保”,可月收入在低保金兩倍以下的低收入者,僅市區就有幾十萬人。他們享受不到醫療兜底保障政策,往往一場大病就拖垮一個家庭,成為民政保障對象。

今年無錫每月低保標准1010元,也就是說,月收入1011元到2020元之間的低收入者最怕生病。經濟發達地區尚且如此,欠發達地區的這一“痛點”更可想而知。

“如何構建多元救助機制、在‘夾心層’群體得大病時托一把,不讓他們因病致貧?江陰市最早試行村級醫療互助,無錫市多次發文總結推廣,並率先實現市域全覆蓋,無錫、江陰的‘互助模式’相繼走向省內外。今年3月2日,‘支持發展居民醫療互助’被寫進省委2020年1號文件。”葛恆顯介紹。

所謂村級醫療互助,有點像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打會”眾籌。它以家庭為單位,每人每年自願出20元到50元,社會再贊助一點,總額為每人每年100元到200元,交給第三方醫療平台封閉運行,按病種補助住院費,做到“大病大補、小病小補、同病同補、無病奉獻”,這成為城鄉基本醫保的一項補充。

政府與“民間慈善”共建共治共享,托起救助“第二醫保”

2016年底,村級醫療互助在江陰發軔時,只是福村寶公司在幾個村“小打小鬧”,卻迅速得到患病村民和村組干部認可。作為全國集成改革試點縣的江陰,敏銳覺察到這是社會治理的創新點,要“抓在手上”。

江陰市副市長虞衛才介紹說,2017年,市委、市政府將其列入慈善救助改革范疇,把全面推廣過程作為善用社會組織、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社會治理格局的過程。

在江陰市長涇鎮南國村,每年因病致貧的有10多戶。“以往救助,是年底從本村老板捐贈的‘關愛基金’中拿一點,登門慰問,可每年都為給誰‘紅包’、給多大‘紅包’傷腦筋。”村黨支部副書記謝明說,得病的說自己花銷大,沒得病的因教、因殘、因天災人禍等也喊困難,都想要慰問,最終隻能“撒胡椒面”。於是,未得補助的村民說“干部優親厚友”,得補助的也說“分配不公”,有時搞得干群對立、村民失和,好事沒做出好結果。

2017年初,江陰市在長涇鎮和平村開始村級醫療互助試點,鄰近的南國村村干部去“看新鮮”,一下子被按病種“自動”補助的模式吸引住了。

數據平台(福村寶)採用國家衛健委CN-DRGs疾病分組標准,錄入納入救助范圍病種1539個,每個病種又分7個付費檔次,隻報銷住院自費部分。凡醫保報銷后自費額“農保”超過2000元、“城保”超過3000元,患者通過手機APP上傳出院証明、住院費用清單和基本醫保結算單,平台就能自動識別病種、生成補助金額,每次300元到10萬元不等,且住院報銷次數不封頂。

“不等市裡動員,村裡馬上引進,從此減少了救助中的很多矛盾。”謝明說,村民議定每人每年100元標准,其中個人出資20元、社會捐助80元,大伙個個自願,連村裡1000多名外來務工者也請求“加盟”。如今,全村6584人參加率達98.9%。

“沒門檻,得癌病也能參加。”2017年12月,該村10組的秦忠確診患有大腦動脈瘤,忙向跑村裡的商業保險公司人員求助,可對方翻出文件說,患大病者不能買保險!后來他去上海醫院做手術,住院費130830.26元,在醫保報銷44647.68元后,沒想到“互助”又補助45420元,減輕其醫療負擔34.7%。“我每年隻交20元啊!”秦忠深懷感激,反復念叨著。

目前,江陰市參加互助人員已達56.54萬人,籌資總額2.24億元,累計補助25.7萬人次,補助金額達1.55億元,平均減輕個人醫療負擔26.6%。虞衛才認為,這是政府轉變“包辦”救助思路、“出力不出錢”而雙贏的結果。

“互助+”救急也“救心”,久違的慈善文化回來了

省內最早全域推廣江陰村級醫療互助模式的,是蘇州張家港市,這與其全國文明城市“首創城市”的文化自覺緊密相關。

2018年初,張家港市黨政代表團赴江陰考察學習。在返回當晚的“學習交流會”上,主要領導現場拍板“先學江陰村級醫療互助”,並派張家港市民政局局長范一明率隊,次日再赴江陰“細學”。

范一明回憶說,當時如此急切,主要基於兩方面考慮:一是江陰互助方式的確精准、便捷、有效﹔二是有利於弘揚“守望相助、樂善好施”的文明鄉風,以善治激發善心。而后者,對於堅持德治與法治相結合的“文明張家港”來說,顯得更為重要。

包括張家港在內,全省乃至全國多地結合實際,創新“互助+”模式,將之嵌入解決相對貧困長效機制,濟困揚善、匡扶良俗,多措並舉,而不拘泥於其“原產地”做法。

張家港市實行“互助+議事”,將村級醫療互助事項納入村(居)民議事會固定議程,提升村民自治和參與社會治理能力。目前,全市參加互助人員已達61.8萬人,籌資總額1.15億元,累計補助8.5萬人次,發放補助金7750.8萬元,平均減輕個人醫療負擔21.9%。去年,張家港被列為“全國社會救助綜合改革試點縣”。

11月底,記者走進張家港市永聯村66歲張文龍的家。他3年前患直腸癌,因怕花“冤枉錢”,一度躺在家裡“等死”。村干部上門告訴他:“你交的50元,加上村裡補助的150元,組成村級互助金,你化療的錢夠。”去年10月以來,他累計住院化療20次,總費用29.47萬元,其中,醫保報銷21.9萬元,村互助補助5.57萬元,他自己支付2萬元。他說:“我十分知足,是全村人幫我多活了這1年多。”

如東縣實行“互助+慈善”,在村居普遍建立慈善工作站,借助慈善募捐活動,不斷擴大互助“資金池”容量,同步提高互助標准。如東縣民政局局長王亞軍告訴記者,全縣“當好人、做好事、助慈善”蔚然成風,115位獲各級表彰的“好人”,無一不是村級醫療互助的帶頭人和促進者。

最近,江陰市又嘗試“互助+工會”,在企業中開展“新型職工醫療互助”。目前已有4300人參加,累計補助594人次,累計補助金額66.98萬元。

“我們已享受到‘互助+笑臉’的福利。”沭陽縣馬廠鎮宣傳委員夏明禮告訴記者,他之前是分管民政的副鎮長,由於推廣村級醫療互助而得到農民信任。最近幾個村拆除露天旱廁有阻力,隻要他上門,農戶二話不說便自拆。沭陽縣扶貧辦主任周銘敏說,對於宣傳村級醫療互助,農民不厭煩、不抵觸,認為干部是“做善事”,基層干部因此又多了一個聯系服務群眾的途徑。

“它還促進醫風端正和建設。”省衛健委基衛處處長姜侖說,福村寶公司通過對健康大數據深度挖掘,科學設定各類病種補助額度,“隻認病種不認醫院”,即同病種在大小醫院看補助一樣,從而控制了高消費醫療,促進了基層首診和分級診療。

福村寶公司的宣傳冊上,印有孟子的一段話: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持,則百姓親睦。剛參加全國巡講歸來的公司CEO李亞杰說,4年來,村級醫療互助已走出無錫、江蘇,走向全國7個省55個縣,累計籌資4.78億元,累計補助金額3.15億元,成為39.7萬人次的“第二醫保”。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