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氣質”領跑全省 探尋城市環境治理之道

2021年01月29日07:4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氣質”領跑全省,南京有何高招

“天空之鏡”石臼湖 孫逸飛 邵丹 陳俊伊 攝

1月26日,江蘇省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開幕,省長吳政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宣布,2020年全省PM2.5平均濃度38微克/立方米,優良天數比率達81%,創“十三五”以來最好水平。

兩會期間,代表委員頻頻點贊近年來江蘇的“好氣質”,而這其中,南京的“氣質”更是領跑全省,去年該市PM2.5平均濃度絕對值和改善幅度均居全省第一,優良天數比率超額完成“十三五”省定目標。作為特大城市,南京產業結構偏重、城市建設和交通負荷大、三面環山的地形令污染物不易擴散……在諸多不利因素的困擾下,實現空氣質量全省第一有何高招?

特大城市“氣喘吁吁”

“早上開車上班,最怕遇到堵車。”在南京河西中央商務區工作的林楠對記者說。機動車數量多幾乎是每個特大型城市的通病,汽車排放的尾氣也成為城市大氣的主要污染源之一。目前,南京市約有300萬輛機動車。

“南京大氣內源污染特征比較明顯。”南京環境監測中心高級工程師丁峰說,2015年南京曾完成第一次PM2.5源解析,當時機動車尾氣污染排名第二,在PM2.5構成中,佔比為24.6%,而工業相關污染是最大污染源,佔比為46.4%。

“南京鋼鐵年產能1800萬噸,鋼鐵企業排放量佔到工業源排放的近一半。”南京市生態環境局大氣處副處長汪炘表示,南京除了兩個鋼廠、4個大型石化公司、5個水泥廠和7個電力公司,更有2020年全國化工園區裡經濟總量排名第一的江北新材料科技園,可謂是“化工圍城”。南京的城市建設和交通發展力度較大,隧道、橋梁、高速公路等工地約有2000多個,工地、渣土車揚塵對大氣影響也不小。

同時,三面環山、一面臨水的獨特地理位置,使南京就像位於一個大鍋底裡,空氣對流條件很差,污染物不易擴散,加劇了空氣污染的治理難度。

“近幾年來,南京推動工業源治理,對江北新區科技園、江寧區產業集中片區集中整治。”南京市生態環境局大氣處處長周徐海說,2016年以來,全市財政累計投入12億元,淘汰逾11萬輛各種類型老舊機動車﹔協調城管部門加大道路沖洗、保潔的力度,機械化保潔車輛約有1900輛,其中大型霧炮車有100多台﹔除此之外,還加大對城市餐飲、汽修店的治理,加強秸稈焚燒監管。

“揚塵管控不做不行”

工地揚塵是PM2.5的重要來源之一。1月8日,記者在位於南京市建鄴區的阿裡巴巴江蘇總部項目施工現場看到,一塊顯示屏上,揚塵噪聲在線監測系統正實時播報著工地上的溫度、風向、PM2.5濃度等數據,周圍裸土覆蓋著綠色防塵網,遠遠望去就像一座座“青山”。

工地負責人、中建八局安全部經理屈亞軍表示,工地對揚塵治理實施精細化管理,易產生揚塵的物料在堆放時就做到100%覆蓋,同時加大裸露場地洒水降塵頻次、禁止施工現場瀝青熔化作業、停止現場灰土拌和作業。“南京對工地揚塵管控非常重視,隔三差五就有人來檢查,不這麼做不行。”

經過沖洗,一輛准備出場的混凝土攪拌車車輪由灰色變成了透亮的黑色。“這個裝置是洗車台,車在出工地前都會經過兩道沖洗,裝卸處一道、靠近工地出口處一道,同時材料進出均採用翻蓋車輛,確保不把揚塵帶出工地。”屈亞軍說,作為差別化管理工地,工地安裝了在線監測和視頻監控設備,並將數據傳輸到全市統一的“智慧工地”監管平台,以便動態監控現場作業情況,發現指數超標后系統會自動採取相應降塵措施並通過消息、短信等方式通知現場責任人。

目前南京市共有1500余個智慧工地,其中400個是差別化管理工地。除了工地揚塵受到嚴格管控外,鋼鐵企業的“漫天揚塵”如今也收斂了許多。在南京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工作了17年的陳長衛說:“廠裡將高爐出鐵場進行封閉改造,所有皮帶機、堆料機都進行了密封,還配有除塵設施,做到‘出鐵不見鐵’。”

“不轉型就活不下去”

VOCs(揮發性有機物)是PM2.5生成的重要前體物,如何治理VOCs也是改善空氣質量的一大難題。

1月12日,記者在南京江北新材料科技園一樓大廳看到,近20塊展示牌展示著園區生態環境綜合整治重點任務作戰清單,清清楚楚地列出每一條任務的內容、完成時間、責任領導、對接人等。

“沒有具體項目,治氣就沒有抓手。2020年園區狠抓工程項目治理,在完成方案中的30項VOCs重點減排工程的基礎上,又完成方案外VOCs滾動治理項目10項。”新材料科技園主任助理楊琪說,2020年,園區VOCs排放總量削減1588噸,較2019年同比下降23.4%。

位於園區內的揚子石化-巴斯夫有限責任公司,是我國最早全部以天然氣為燃料的化工企業之一。“我們將上下游相互連通,既減少了物流和採購成本,同時也變廢為寶,實現能源、副產品及廢氣等的合理循環利用。”公司安全、健康、環保部門總監王哲明表示。

“不轉型就活不下去。”楊琪說,2013年以來園區關閉了紅太陽生物化學的吡啶生產線、南京制藥廠的吡喹酮生產線、白敬宇制藥的鹽酸丁咯地爾生產線等一批“久治不愈”的生產線,責令福昌化工重建焚燒爐。

“南京VOCs治理以循序漸進、重點突破的方式進行,‘十二五’期間啟動,‘十三五’期間進一步推進,對全市900多家VOCs重點排放企業進行了至少一輪的整治提升。”汪炘說,2020年5月起,南京對全市936家涉VOCs企業進行一對一幫扶,送標准、送政策、送專家、送點子、送體檢,確保企業VOCs有效減排。

“塵封27年的窗戶開了”

餐飲油煙污染是PM2.5的一個重要來源,也是屢遭市民投訴的熱點問題。

地處南京主城核心區的秦淮區,美食遍布大街小巷。“川菜油煙大,過去常常被樓上居民投訴。”在瑞陽街上開川菜館的劉年志說,2018年,在區裡及社區的幫助下,他花了10萬元安裝高空排煙管,更換了大型油煙淨化器,“現在樓上樓下關系很融洽,再也沒有人投訴我了。”

瑞陽街道老住戶何寧生說:“在這條街道的餐飲油煙問題得到有效整治之前,我27年沒有開過臨街的窗戶。現在整治好了,我能夠開開窗、透透氣了。”

“在系統整治之后,這條街的餐飲油煙投訴數量由2016年的312件,降至2020年的0件。”秦淮區環境監察大隊大隊長榮照輝介紹,秦淮區為全區80平方米以上餐飲企業和機關、企事業單位、工地的食堂安裝油煙在線監控儀,已在1324家單位安裝油煙在線監控儀1562台。

1月12日,記者在秦淮區污染防治指揮中心的大屏上看到,系統提示當天共有6家餐飲企業排放濃度超標。“如果數值超標,系統就會自動將數據推送給商家,商家必須在3天內清洗油煙機,確保達標排放,否則執法人員會到現場執法。”榮照輝說。

“氣質”領跑全省,成績來之不易,但空氣質量改善,需久久為功。周徐海表示,PM2.5濃度降低后,大氣治理最大的“攔路虎”是臭氧污染,南京市VOCs、氮氧化物排放量較大,且產生來源眾多,行業分布廣泛,必須要實施全領域全流程治理才能取得明顯成效。

□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洪葉 吳瓊 見習記者 王靜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