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江蘇兩會上的話題,關乎“蘇大強”的未來

耿志超

2021年02月09日10:11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打贏疫情防控、復工復產、防汛抗旱三場硬仗,經濟總量歷史性地跨上10萬億元大台階,決勝高水平全面小康取得決定性成就……2020年,江蘇在逆境中奮力前行取得的成績格外奪目!

另一方面,江蘇發展面臨的困難和挑戰依然較多,譬如省政府工作報告提及的“科技自主創新能力亟待提升,外資外貿穩中提質壓力較大,部分行業和企業仍然比較困難,經濟、金融、科技、安全生產等領域仍有不少風險隱患,資源環境約束趨緊,污染防治任務繁重,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構建新發展格局存在許多阻點、斷點、難點”等等。

“舟楫相配,得水而行。”過往的成績,未來的奮斗,都離不開政協各界與江蘇各級黨委政府的攜手並肩。立足新發展階段,貫徹新發展理念,構建新發展格局。為了更好地擔負起“爭當表率、爭做示范、走在前列”的時代使命,此次江蘇省兩會期間,政協委員們堅持問題導向積極建言獻策,真知灼見事關江蘇未來發展。

期待之一:

加速江海聯動

2020年7月1日,滬蘇通長江公鐵大橋通車。這座大橋以及滬蘇通鐵路的開通運營,便利的不僅是南通、泰州、揚州、鹽城等長江以北的江蘇群眾,也將為江海聯動發展帶來新的窗口期和驅動力。“就江蘇而言,與433公裡長江岸線並重的,還有954公裡海岸線。”如何為江蘇未來的發展打好基礎、開出新局?省政協委員、南通市政協副主席劉洪認為,首要便是進一步完善江海聯動布局。

江蘇港口數量位居全國第一。但在劉洪等人看來,實質上並沒有形成樞紐作用較強、帶動輻射能力突出的“龍頭”港口。與此同時,上海港、寧波-舟山港吞吐量牢牢佔據全國前兩位。對比之下,“北翼”港口群落與“南翼”寧波-舟山港能級顯得並不相匹配。北翼要趕超,被納入《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的南通通州灣被寄予厚望。

劉洪認為,除了承擔長江經濟帶和“一帶一路”交匯點出海門戶的作用,通州灣新出海港口、園區、產業、集輸運體系綜合布局還需進一步優化﹔港口碼頭、航道、配套服務設施等基礎能力建設有待加強﹔港口物流、儲運中轉、貿易、金融、信息等綜合服務功能有待進一步提升﹔與蘇州港、上海港統一規劃、統一投資、統一招商的協同共建合作模式有待探索建立。

“融入蘇南、擁抱大海。”這是去年底江蘇省委十三屆九次全會上,省委書記婁勤儉對南通的寄語和希望。順應新的發展形勢要求,南通的城市發展定位已由“長三角北翼經濟中心”升級為“長三角一體化滬蘇通核心三角強支點城市”。

“我們必須著眼於江海聯動的新發展格局。”劉洪建議,要從空間置換、要素配置、生態保護等角度引導全省長江流域產業轉移、功能升級和綠色發展,在規劃上確保江海共呼吸,在產業上確保江海同布局,在功能上確保江海存同異,為江蘇未來的發展打好基礎、開出新局。

“從全國乃至全球,尤其是長三角整體的海洋產業發展格局中,定位我省江海聯動的高質量發展,有助於全面提升江蘇省沿海地區可持續發展力、競爭力。”省政協委員、南京大學教授黃賢金表示,著眼於人-江-海-城-業的相互作用,定位沿海經濟社會發展與重大基礎設施體系構建的相互關系,有利於優化江海一體發展新格局整體配置,提升江海自然資本價值,撬動或激發江蘇沿海經濟發展活力,增強沿海百姓的獲得感、幸福感的。

“下一步,沿海地區的高質量發展更要注重深度融入國家戰略,打造綠色產業集聚帶、濱海特色城鎮帶和美麗生態風光帶。”省政協委員、民革無錫市委主委張麗霞也提出,應當系統發揮沿海港口的比較優勢,合理分工,避免同質化競爭。同時,對標國內外先進港口,提升港口服務水平,優化口岸營商環境,整體提升江蘇沿海港口在長三角世界港口群中的競爭力。

期待之二:

重振化工雄風

化工是制造業大省江蘇的傳統支柱產業,近年受安全和環保風險影響總量有所下滑。2019年響水“3·21”事故后,國務院於當年11月啟動對江蘇安全生產問題“開小灶”,由應急管理部牽頭開展為期一年的專項督導。一年多來,江蘇遍及整個化工行業的專項整治持續推進。統籌好發展和安全的關系,提高化工行業的本質安全水平,受到江蘇省政協委員們的關注。

“我們不能簡單地談‘化’色變,一刀切地盲目取締化工企業。實際上,化工是一個關乎國計民生的基礎性行業,在我們的生活中幾乎無處不在。”省政協委員、南京工業大學教授謝婧婧建議,要在守牢安全及環保兩道底線的前提下,繼續發揮好化工產業對江蘇工業經濟的重要促進作用。

“我們的紡織行業涉及印染等流程,也都是與化工相關。”省政協委員、無錫一棉紡織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曄珺認為,受客觀原因限制,不少產業鏈下游的中小型化工企業被取締,對於紡織行業有比較大的影響。

2020年5月,江蘇發起全省化工產業安全環保整治提升百日攻堅行動,此次行動的一個重要內容是組織專家小組深入全省30個化工園區、2608家化工生產企業進行全面排查評估。專家團隊發現,江蘇化工產業是一個橫跨30多年不同發展階段的混合復雜形態,既有初級形態的中低端化工產業,也有可以與中等發達國家水平相匹配的現代化工產業。

謝婧婧委員擔心,受一些地方現行政策的制約,部分中小型企業無法入園,也就面臨著被取締的問題。基於此,她建議,化工企業應當走集約化、集團化的道路。由政府牽頭,吸引社會各方參與出資,合並、兼並區域內部分中小化工企業,實行混合所有制改革,組建化工產業集團,最大程度地集聚資本和人才,發揮規模優勢,提升行業競爭力。同時,政府應當支持企業加快升級改造,依法依規淘汰落后工藝、技術和裝備,實施從基礎設計到生產運營階段全流程工藝、技術和裝備升級,從源頭上減少“三廢”產生。

這一提案,得到不少委員的呼應。省政協委員、無錫市政協副主席、民革無錫市委主委張麗霞建議,應推動化工產業高端化發展,推進高性能纖維等專用、高端化工新材料及其配套化學品的開發與產業化,培育和推廣化學工業節能環保技術,建設化工節能環保產業公共技術平台和服務站。

重塑化工形象,重振化工雄風,是江蘇當下及未來的一項重大實踐課題。

期待之三:

創新再上台階

安排2021年的重點工作時,排在首位的是“著力強化科技創新,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展望“十四五”和2035年目標時,首提的也是“必須堅持把創新作為第一動力,加快科技自立自強”。創新,無疑是江蘇省政府工作報告的高頻詞。

作為全國首個創新型省份建設試點省,江蘇多年實施創新驅動戰略。數據顯示,“十三五”期間,江蘇全社會研發投入佔比達2.82%,高新技術企業總數超過3.2萬家,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36.1件,科技進步貢獻率達65%。省政協委員、東南大學黨委書記左惟表示,江蘇創新的底蘊是極其深厚的,在創新推動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上還有很大的機遇。

省政協委員、南京大學副校長陸延青認為,江蘇必須以創新為硬核,鑄造更多國之重器,讓科技創新成為“蘇大強”的生動詮釋。江蘇省兩會期間,他也提出,應當圍繞江蘇重點打造的13個先進制造業產業集群尚未布局的真空地帶,先期謀劃如腦科學、合成生物學、人類增強、高性能計算等前瞻技術研究,及時提出和培育一批重大工程和重大專項。

“目前,江蘇的產學研合作的氛圍已經比較濃厚,但深度、廣度、實效性上還有待提升,在推動民營企業創新中仍然存在短板。”在省政協委員、連雲港市工商聯(總商會)主席(會長)張家炯委員看來,對於創新的投入,中小型企業普遍研發投入佔銷售收入的比重較低,有研發活動的企業不多,把創新成果變為資產的意識不強。

張家炯委員提出,江蘇可以嘗試探索高校科研人員的管理新模式,解決因高等學校雙重管理帶來的諸多制約。同時,通過推進江蘇省大院大所合作對接會、國際產學研合作論壇等產學研品牌活動,為省內企業搭建更多的產學研合作平台,尤其是促進民營企業創新發展提質增效。按照構建產業生態的思路,深入推進改造提升,加快整合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應用鏈,推動產業鏈向價值鏈中高端邁進,加快培育江蘇省產業發展新動能。

“面向‘十四五’,江蘇提出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產業科技創新中心,這是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動力支撐,關鍵則在基礎研究和原始創新。”江蘇省人大代表、省產業技術研究院院長劉慶說,該院已與海外56家和國內52家知名高校、研發機構建立了戰略合作關系,未來將著重強化產業鏈、創新鏈的融合,持續深化科技體制改革。“我們計劃再用3年時間,在創新載體建設、創新資源集聚和產業需求挖掘凝練等方面再上一個台階。”他說。

(責編:唐璐璐、吳紀攀)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