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原年人”的春節 見証溫情與堅守

2021年02月18日07:1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原年人”的春節,見証溫情與堅守

今年春節,“就地過年”成為熱詞,那些留守原地過年的人也被稱為“原年人”。在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過年期間發起的“全家福”征集活動中,“原年人”過年的模樣精彩紛呈:有人分享迎來新生命的喜悅,有人晒出第一次為小家庭做的年夜飯,還有人把自己PS到了遠方老家的全家福中……

萬物互聯的時代,變的是人們的溝通方式、過節形式,不變的是親朋好友之間心與心的距離,以及“願家國平安”的責任擔當與“此心安處是吾鄉”的堅守。

人生第一次:幸福與挑戰並存

“以前的大年三十晚在老家的爆竹聲中守歲,今年在寶寶的哭聲中逐漸瞇了眼。”除夕上午8點多,隨著女兒呱呱墜地,30歲的南通市民花盛悅成功晉級新手爸爸。這個特殊的年,他與妻女在南京市婦幼保健醫院的病房裡,通過手機視頻給長輩們拜年。“今年是我第一次沒有回家和爸媽一起過年,沒想到也是寶寶第一次和長輩們‘雲’上見面。”

第一次學著給孩子換尿布、第一次看著她入睡、幫忙護理剛剛生產的妻子……對於這位新手爸爸來說,新生命的到來意味著太多的第一次,興奮之余忙碌又緊張。“新的一年,新的開始。家裡添了新生命,雖然今年大家沒有在一起,但科技的力量讓我們‘見屏如面’,我們七口人的大家庭,心距離更近了。”花盛悅對未來充滿期待,也感受到了壓力,“以前過年我的角色是兒子,今年起我就是爸爸了。今后要照顧好小家庭,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江濤是南瑞集團的一名員工。今年他和妻子、3歲的女兒第一次在南京過年。年前,兩人就對春節假期的工作進行了分配:在家時妻子負責帶孩子,江濤負責做飯。為了呈獻一桌與往年水平相近的年夜飯,江濤提前向安徽黟縣的媽媽取了經。“在我們老家,年夜飯的最后一道菜必須是臭鱖魚,寓意年年有余。”為此,江濤在媽媽的指導下,過年前一周就買來鱖魚抹鹽腌制,雖然不如媽媽親手做的味道純正,但這道自制臭鱖魚“處女作”還是獲得了妻子和女兒的稱贊。

此次一家三口過年,對江濤來說另一個考驗是夫妻倆第一次獨立帶娃。大年初一一家三口在夫子廟買花燈,大年初二他們去了梅花山,大年初三去了海底世界……談起這幾天的感受,江濤說:“第一次小家庭過年很開心,省去了挨家挨戶拜年的奔波,但是帶娃也很辛苦!”

此心安處:堅守“他鄉即故鄉”

“你的快遞到了,擺放在小區寄存點,請及時來取。”快遞員吳峰如往常一樣,迅速點擊手機鍵盤發送短信。春節期間,他每天奔走在自己負責片區的各個小區,送件取件。各地倡導“就地過年”,快遞寄年貨、速遞“家鄉味”成為過年新方式。

“這段時間快遞量甚至比平時還大,平均每個小區每天要送100多個快遞,有些能暫存進快遞櫃或驛站,也有不少大件需要上樓派送。這些明顯偏大的快遞包裹,可能是從遠方寄來的年貨。”吳峰告訴記者。這個來自河南的小伙子和妻子在南京一起工作即將進入第五個年頭。原本想回老家過年的他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留在南京過年。記挂著家裡人的他在過年前寄了不少年貨特產回去,“人不到,心意要到。”節日期間工作雖辛苦,吳峰卻有不一樣的感受,“我派送上門時家家戶戶都貼著春聯,第一次感覺工作也是喜氣洋洋的。”有時,吳峰也會收到客戶的新年祝福,一句“新年快樂”,讓他覺得暖意融融。

春節期間,南京仍然有很多獻血車停在街頭。今年不少人選擇留在南京過年,很多人將獻血時間約在了春節假期,南京市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員也格外忙碌。大年初一,是南京紅十字血液中心研究室副科長何成濤的值班日。“365天、24小時待命是我們的工作常態。對於小家而言,作為母親,我想為兩個孩子做個有責任、有擔當的榜樣﹔對於大家而言,站好春節的每一班崗,保障每一份血液的安全,才能守護好這座城市的生命與健康。”何成濤說。

大學畢業后,來自內蒙古的何成濤和來自遼寧的丈夫在南京建立了自己的小家。“本來今年打算回老家過年的,但想想我們還是留在了南京過年。”何成濤說,來南京多年,有了很多本地的朋友,自己也浸染了更多“南京味兒”。“現在我們的口味是南北交融,我們家的年夜飯,有南方的炸春卷、香腸等,也有鹽水鴨,這些在內蒙古並不常見。這段時間刷屏的‘此心安處是吾鄉’可以表達這些年來我們的心情,南京也是我們的故鄉。”

抱團取暖:享受過年新方式

一個江西人、一個雲南人、兩個黑龍江人,四個剛剛工作的女孩一起在南京過大年。抱團取暖成為今年很多年輕“原年人”的過年方式。今年是黑龍江姑娘鄧青雨在南京工作的第一年,也是她第一次獨自在異鄉過年。決定留在南京后,她早早就置辦起年貨:購買春聯、福字、燈籠、水果、炒貨……她第一次感受到操辦過春節的樂趣。她特意為自己選了一副對聯:上聯“家庭幸福永平安”,下聯“事業順景長興旺”,橫批“福星高照”,希望新的一年家庭事業都好,父母身體健康。

得知鄧青雨不回家,她原本計劃在北京過年的大學室友小蔣也來到南京陪她。於是,從北京來的小蔣和鄧青雨的兩位新同事,四個人“抱團取暖”。年輕人聚在一起過年,耳邊沒有了父母的嘮叨,卻有老傳統和新文化的碰撞。傳統的年夜飯、包餃子、看春晚不能少,玩游戲、拍Vlog、調雞尾酒都來“添熱鬧”。鄧青雨說,原以為自己就地過年會有點孤單,沒想到和朋友同事們湊在一起,反倒是一種新體驗。

第一次在外獨自過年,鄧青雨免不了想家。大年初一看電影《你好,李煥英》時,她哭到停不下來,“之前不覺得自己在外面過年怎麼樣,看電影結尾的時候可能有點想媽媽吧,所以才哭得那麼慘。明年,還是期盼能回家過年。”

這個春節,對江蘇警官學院2019級警務指揮與戰術專業的周家豪來說也格外特殊。盡管自己的家就在南京市江寧區,但他卻留在一江之隔的浦口區,選擇守護警院的假期安全,這也是他第一次在外過年。每天六點半起,洗漱早餐,七點半准時到崗。“這次護校雖然不能回家,但是我還有8個好兄弟陪伴,一點也不孤單。”周家豪說,“此次報名護校工作的同學大多來自省內不同的城市,除夕當天,大家將家人寄來的家鄉菜分享出來,湊成了一桌豐盛的年夜飯。不分你我,共享同樂,我們都是沒有血緣之親的家人。”

大年初三,徐州人魏麟權在自己的朋友圈裡晒出一張拼圖,除了幾個圍在飯桌前的人外,還有兩人是被PS上去的。魏麟權說,合影裡是他的高中同學,有的畢業后留在家鄉,有的留在外地。從2009年至今,這樣的合影已經持續了12年。原本兩個月前,老同學們就約好了這次飯局,但因為疫情防控形勢變化,有的人選擇響應政策就地過年,有的人改簽車票決定回鄉。最終,留寧的好友組成飯局拍下了這張合影。“所以我們和沒來參加飯局的朋友微信視頻‘遠程’喝酒聊天,還把他們PS到合影裡。”魏麟權說,希望明年好友能全部聚齊,疫情的霧霾早日揮散,更多人能真正和家人團圓。(沈崢嶸 葉真 張宣 蔣明睿 謝詩涵)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