沖破“蘇北意識” 爭當重構發展格局先行軍

2021年02月19日07:4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沖破“蘇北意識”, 爭當重構發展格局先行軍

今年省兩會期間,省委書記婁勤儉參加徐州代表團審議時強調,要認識到蘇南蘇中蘇北是一個地理概念、不能成為一種固化的意識,地級市是一個行政等級、不能成為發展的能級限制,老工業基地是發展的特定階段、不能成為路徑的依賴。

解放思想,進一步擺脫“地級市思維”和傳統“蘇北意識”,這不僅對徐州,對整個蘇北都是一道必答題。突破固化意識和慣性思維,跳出蘇北看蘇北,在全國發展大局中找准發展定位,事關蘇北在現代化建設新征程中發揮更大作用。

服務全國發展大局,

蘇北同樣是主力軍

“用蘇南蘇中蘇北來劃分經濟時空,客觀上是給蘇北貼上落后標簽。放眼全國,蘇北五市都是全國百強市,徐州、鹽城進入前50名。”鹽城市市長曹路寶接受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採訪時強調,蘇北並不落后,要有更強的自信,當好服務全國構建新發展格局的主力軍。

多重國家戰略疊加,既為江蘇發展創造更多機遇,也賦予江蘇服務全國發展的更多使命。服務全國構建新發展格局,江蘇有多個重要維度:第一是沿江,南京作為長江經濟帶重要城市,向長江中上游傳遞上海輻射﹔第二是沿東隴海線,以連雲港、徐州為主,輻射帶動“一帶一路”沿線城市﹔第三是以南京、徐州為中心城市,輻射帶動南京都市圈、淮海經濟區城市。就服務全國發展效果而言,南京對長江中上游、對南京都市圈輻射帶動作用更加充分,連雲港、徐州對“一帶一路”沿線城市、徐州對淮海經濟區的輻射帶動不斷增強,而鹽城、淮安對淮河生態經濟帶的輻射帶動也已具備條件。

“淮河生態經濟帶是國家戰略,當前最需要解決東向出海,而鹽城是沿淮25個地級以上城市2億多人口共同的出海門戶。”曹路寶說,體現出海門戶的應有擔當,鹽城積極推進沿淮鐵路、港口航道建設和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動內河航運延伸至淮河中上游地區,並發起成立航運聯盟,與安徽省港航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鹽城沿海發展的腹地拓展到沿淮地區。

江蘇要在全國發展大局中發揮更大作用,必須多個方向同時發力。其中,沿淮、沿隴海線帶動中西部地區,蘇北發揮的作用不可替代。隻有積極參與國內國際雙循環,蘇北才能迎來跨越式發展。帶動中西部發展,促進東中西部協調發展,既是責任使命,更是重大機遇。在帶動中西部發展過程中,蘇北能充分用好中西部的資源優勢、市場優勢促進自身發展。

從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視角看,上海要更好向北輻射,亟需南通、鹽城、連雲港這三座江蘇沿海城市發揮更大作用。相對於向西北沿滬寧線,向西南沿滬杭線,向南沿滬甬線,上海向北輻射這條軸線最短、最弱,原因主要在交通制約。而隨著沿海高鐵、過江通道開通,上海對南通、鹽城、連雲港輻射能力大大增強。鹽城到上海僅僅比到南通多半小時,已進入“北上海”范疇。上海進一步向北輻射,推動長三角與京津冀的緊密對接,很大程度上要通過江蘇沿海三市傳遞。

服務全國,蘇北有優勢有空間﹔促進國際大循環,蘇北同樣大有作為。鹽城與日韓隔海相望,引進近千家韓資企業,集聚韓資80多億美元,是國內重要的韓資高地之一,擁有中韓合作平台——中韓(鹽城)產業園。利用這些優勢,鹽城全力推動中日韓東亞小循環。去年,鹽城開通全省唯一至韓日全貨機航線,鹽城港開通韓國釜山港、新萬金群山港集裝箱直航航線,鹽城韓日全貨機外貿運輸量5720.42噸,同比增長445.79%!以東亞小循環撬動國際大循環,鹽城在促進國際大循環中扮演重要角色。

“進入新發展階段,不同區域要兼顧自然本底,考慮發展要素變化,在國家戰略大局中確立發展的戰略點。”省自然資源廳國土空間規劃局局長陳小卉認為,國土空間規劃突破純行政區域,遵循地域資源特征,按發展主導功能劃分國土空間。以功能區為載體,江蘇深化江海河湖聯動發展格局,在省域一體化發展中推動區域協調發展,更好地服務國家戰略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長江經濟帶建設、“一帶一路”建設,三大國家戰略在江蘇疊加,沿海發展正在加緊謀劃,以高鐵為核心的綜合交通運輸體系建設提速,蘇北發展的條件、基礎有了很大改進,必須著眼新發展階段大局,再塑經濟地理格局,科學謀劃更能發揮資源本底優勢的發展模式。她認為,蘇北土地開發強度低,擁有空間大、生態好的后發優勢,應創新考核體系,讓不同發展階段的地區以平等的發展權參與考核,以引導不同的主體功能區各擔其責、各展所長。

“名副其實”中心城市,

是靠干出來的

“打造貫徹新發展理念的區域樣板,成為名副其實的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這是省委對徐州發展最根本的要求和定位。無論系統推進轉型發展當“樣本”,還是帶動周邊協同發展當“中心”,都要求徐州提高站位,放眼中原大地,在引領淮海經濟區崛起中承擔更重要的使命和任務。

在淮海經濟區近40年歷史上,徐州一直是區域中心城市。在江蘇“1+3”重點功能區規劃中,徐州是其中的“1”,也就是淮海經濟區中心城市﹔國務院批復的徐州城市總體規劃,從國家層面確認徐州的這一定位。

不過,要把“定位”變成“地位”,徐州必須緊扣“名副其實”,把自身發展的能級、服務周邊的能級提上去,真正做到“徐州之於淮海經濟區如同上海之於長三角”。

“區域中心城市不是領導封的,也不是喊出來的,而是自己干出來的。”徐州市委書記周鐵根認為,在淮海經濟區徐州中心城市的地位是否“名副其實”,首先是看城市綜合實力夠不夠強。去年,徐州GDP突破7300億元,總量在淮海經濟區遙遙領先,排名第二的山東臨沂GDP剛過4805億元,相當於徐州的65.6%。而論一般預算收入,臨沂是徐州的72.6%。至於區內其他城市,經濟實力與徐州的差距更大。更重要的是,徐州堅決去落后產能,近年來關閉1萬多家企業,同時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和“四新經濟”。這意味著,徐州基本實現轉型出關,實現涅槃重生。

“十四五”期間,徐州經濟總量目標突破萬億元。信心來自哪裡?2014年至2020年,徐州工業應稅銷售從2800億元增至5880億元,金融存款余額從4600億元增至9200億元、貸款余額從3300億元增至6900億元,進出口總額從不到300億元增至突破1000億元……這些數字顯示,徐州發展的勢頭已經形成!

集聚要素能力強、硬核實力超群,更體現於輻射能力強、服務帶動作用突出。徐州醫院門診人數四成來自省外,徐州近四成商品房被省外的人買走,三分之一高端商品是省外的人在消費……這些,從另一個層面凸顯徐州在淮海經濟區的中心城市地位。

對標國內一流城市提升發展標杆,按照省會以上城市能級、輻射整個淮海經濟區的要求,徐州推進軌道交通、城市快速交通體系、淮海國際博覽中心、金融服務中心、市民文化活動中心等重大項目,提升基礎設施承載力,放大優質公共服務供給,做強中心城市能級。“十三五”期間,交通設施投入2600多億元,居全省前列。改擴建中小學幼兒園1069所。加強發展載體、創新平台、開放平台建設,為淮海經濟區10個城市發展建“機場”鋪“跑道”。

“在淮海經濟區,徐州在經濟實力、公共服務水平、文化底蘊等方面綜合優勢明顯,是當之無愧的區域中心城市。”中規院(北京)規劃設計公司江蘇分公司首席規劃師、南京新時代國土空間規劃研究院院長鄒軍認為,在橫跨蘇魯豫皖的淮海經濟區,徐州的腿能邁多遠、胳膊能伸多長,關鍵看自己的個子能長多高。提高中心城市能級,不能靠空間擴張“攤”大人口,而是要真正把中心城區的經濟密度提上去,真正體現中心城市的服務擔當,增強區域的凝聚力和向心力。

在不同國家戰略的發展棋盤上,徐州定位不同、目標也不盡相同。比如,在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中汲取發展動力,更多集聚來自核心區的要素輻射,建設長三角北翼中心城市。再如,發揮全國重要綜合性交通樞紐優勢,構建立體化綜合交通運輸體系,變“五省通衢”為“天下通衢”,從而升級樞紐功能,建設“一帶一路”重要節點城市,打造江蘇向西開放門戶。

打破“蘇北落后”宿命論,

勇當重塑發展格局先行軍

一根網線把60萬畝花木與世界無縫對接,4.5萬家網店整合35萬人創業創富, 15個“淘寶鎮”、84個“淘寶村”組成全國最大淘寶鎮村集群……互聯網經濟與中國鄉村的激情相遇,為什麼會在蘇北沭陽創造傳奇?

已建、在建、簽約項目總投資超3000億元,今年應稅銷售將達300億元、明年可達2000億元,5年內有望突破3300億元。進入國家七大石化基地布局,這樣一個爆發力驚人的石化基地,為什麼正在連雲港崛起?

對於這些看似反常的經濟現象,省委黨校經濟學教授儲東濤認為,反常背后是正常,這些都為“反梯度推移”理論提供成功案例。半個多世紀前,美國經濟學家提出“梯度推移”理論,認為區域主導產業決定區域梯度,產業創新活動大都發源於高梯度地區即發達地區,通過多層次擴展逐步到達低梯度地區即落后地區。這一理論引起學術界的激烈爭論,很多學者指出,梯度推移不是經濟規律,經濟發展並不完全受梯度限制,如果按照這種機械唯物論的邏輯,落后地區永遠落后,發達地區始終發達,落后地區必須依靠發達地區帶動才能發展,區域發展不平衡狀態永遠得不到改觀。

“區域的技術引進、創新和經濟發展的次序,不能完全依照其所處的梯度,而應該主要根據經濟發展的需要和條件來決定。”儲東濤分析認為,所謂“低梯度”經濟落后地區,隻要依靠創新驅動發展,通過自主研發先進技術或通過引進消化再創新,完全可以培育新興產業,推動優勢產業趕超發展。“反梯度推移”理論的精髓,就是要堅決打破“宿命論”,樹立不做跟隨者、勇做探索者的自立自強創新精神,以此重塑經濟地理、重構發展格局。

這樣的“反梯度推移”觀念,在蘇北市縣領導中漸成共識。連雲港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胡建軍認為,隨著交通條件不斷改善、信息化進程加快,蘇北發展整體提速提質,“蘇南好、蘇中行、蘇北差”的習慣性觀念應該被拋棄了。進入新發展階段,支撐發展的基礎條件、時空距離的落差,在東部沿海地區正在快速拉平。隻要把比較優勢發揮出來,每個地方都在同一起跑線上競爭。

連雲港,不是象征“蘇北落后”的連雲港,而是擁有諸多唯一性優勢的地區。從亞歐大陸橋頭堡到“一帶一路”戰略支點和標杆示范,從躋身江蘇自貿區三大片區到入列國家樞紐港,這座城市能抓到這麼多好牌,是因為其在全國戰略地位太重要。當然,要真正成為“一帶一路”強支點,建設具有世界聚合力的雙向開放樞紐,連雲港必須加快壯大實力提升城市能級。

這兩年,連雲港全力推進石化基地建設。總投資330億元的浙江衛星石化(連雲港)項目即將投產,年內銷售可達300億元﹔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一期明年投產,當年可望實現銷售1000億元。隨著二期項目陸續上馬、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加快集聚,連雲港石化基地工業產值到“十四五”末,有望突破3000億元。

依托東方大港優勢,發展大進大出的石化產業﹔而石化產業基地建設,又強力支撐港口做大做強。連雲港港口“一體兩翼”組合港基本成型,兩翼港區實現一類口岸開放,成功靠泊32萬噸礦石船,40萬噸級礦石碼頭進入國家布局。“十四五”期間,連雲港將推動“產業港、貿易港、物流港、樞紐港”四港同建,力爭5年內建成貨物吞吐量4億噸、集裝箱達千萬標箱的國家樞紐港。

再看醫藥產業板塊。連雲港培育恆瑞醫藥等一批行業領跑企業,建成六大研發生產基地,擁有億元藥品64個、過10億元藥品13個,30余個藥品市場佔有率全國第一。今后5年,連雲港將以建設世界一流“中華藥港”為目標,加速崛起長三角醫藥產業協同發展示范港、中國醫藥產業創新要素集聚港、全球醫藥產品制造港。到2025年,生物醫藥產業規模目標超3000億元。

“5年內,連雲港地區生產總值有望再上兩個千億台階。”胡建軍認為,隻有全神貫注聚焦產業,盡快改變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狀況,港口和城市才能發展得更快,連雲港對“一帶一路”沿線中西部城市帶動輻射力才能不斷增強,“后發先至,書寫新時代西游記”才能成為美好現實。

去年,沭陽經濟總量達1011.2億元、增長4.3%,主要經濟指標增幅走在蘇北前列。沭陽縣委書記卞建軍認為,沭陽不能滿足於在宿遷當“領頭羊”,也不能止步於“蘇北爭第一”,必須提高站位,探索建設推進“四化”同步的集成改革先行區,為全國縣域現代化建設積累可供復制的經驗。

顯然,打破“梯度推移”決定論,沖破“蘇北意識”羈絆,蘇北要在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中抬高標杆、找准定位,用推進現代化建設的創新實踐,用高質量的發展成果,書寫重構發展格局的新篇章。

□ 本報記者 孫 巡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