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三角共建國際開放樞紐 “蘇大強”積極接棒

2021年03月01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長三角共建國際開放樞紐,“蘇大強”積極接棒

新年伊始,長三角再次迎來重大歷史發展機遇。

為貫徹落實《長江三角洲區域一體化發展規劃綱要》,高水平規劃建設虹橋國際開放樞紐,促進長三角地區深化改革、協同開放,近日,國務院批復、國家發改委印發《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建設總體方案》(下稱《總體方案》)。

從初始面積約86平方公裡,到151平方公裡,再到整體面積將超7100平方公裡,持續擴容的“大虹橋”,將給長三角人以怎樣的期待?率先接棒的江蘇,又將如何全面對接這一國際開放視窗?

“高能核”勢成,“大虹橋”嶄露頭角

過去,在上海西部郊區有一條寬寬的浦匯塘河,清澈的河水兩岸有一座望雲橋,雨水下過,一道彩虹凌空騰起懸挂在橋上,后來人們就習慣性稱呼這座橋為虹橋。時代變遷,當地地名也從虹橋鄉更迭為虹橋鎮。

直到2009年7月10日,虹橋商務區設立,構建“上海西部中心”的藍圖逐漸在虹橋人心中萌芽。在接下來的兩年裡,西上海的戰略級規劃出爐,虹橋經濟開發區被命名為大虹橋,“大虹橋”這一上海國際貿易中心新平台的建設也正式啟動。

“大虹橋”之於長三角,是一種怎樣的存在?在虹橋商務區發展“十二五”“十三五”規劃中便可見端倪:帶動上海西部經濟發展的新引擎、長三角通向亞太地區的新門戶﹔服務長三角、服務長江流域、服務全國的高端商務中心。

2019年,虹橋商務區成立十周年。這一年,“大虹橋建設”再次提上議程。10月20日,上海市市長應勇在第32次上海市市長國際企業家咨詢會議上提出,要把虹橋商務區建成虹橋國際開放樞紐。次月,《關於加快虹橋商務區建設 打造國際開放樞紐的實施方案》就正式發布,足見上海對“構建西部中心”籌備之精心。

隨著一系列政策持續加碼,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建設進入加速階段。最新的上海“十四五”規劃更是將持續放大“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溢出帶動效應”和“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功能”並提。

新年伊始,長三角的“大虹橋”正式“合體”。《總體方案》明確提出,打造虹橋國際開放樞紐“一核兩帶”功能布局。

“一核”是上海虹橋商務區,面積為151平方公裡,主要承擔國際化中央商務區、國際貿易中心新平台和綜合交通樞紐等功能﹔“兩帶”是以虹橋商務區為起點延伸的北向拓展帶和南向拓展帶。北向拓展帶包括虹橋-長寧-嘉定-昆山-太倉-相城-蘇州工業園區,重點打造中央商務協作區、國際貿易協同發展區、綜合交通樞紐功能拓展區﹔南向拓展帶包括虹橋-閔行-鬆江-金山-平湖-南湖-海鹽-海寧,重點打造具有文化特色和旅游功能的國際商務區、數字貿易創新發展區、江海河空鐵聯運新平台。

從地理上看,虹橋是長三角折疊起來的中心,輻射能量巨大。江蘇省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副所長張春龍說,“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將直接影響蘇浙與之相連的毗鄰地區,而安徽與虹橋看似相去甚遠,但就目前高鐵、高速布局而言,空間上的距離也已不是問題。可以預見,今后‘大虹橋’將面向整個長三角、長江流域乃至全國進行輻射。”

“虹橋圈”外延,“蘇大強”率先接棒

從長三角一體化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到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開花結果,再到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宏大設想,蘇州始終是最積極的參與者和最友好的“鄰居”,成為勾連起上海與江蘇的“龍脖子”。

記者注意到,國務院批復《總體方案》的落款時間是2月4日。而次日,上海虹橋商務區管委會規劃管理處、蘇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及中國規劃院上海分院即聯合召開《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北向拓展帶協同發展規劃研究》課題簽約暨落實《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建設總體方案》座談會。蘇州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有關負責人介紹,圍繞《總體方案》對北向拓展帶“中央商務協作區、國際貿易協同發展區、綜合交通樞紐功能拓展區”的定位,課題將從功能體系、交通網絡、空間格局等方面進行深化研究。

作為江蘇接軌虹橋的第一站,昆山與虹橋跨界共建共享的步伐從未停滯。“2018年,昆山就與包括虹橋商務區在內的上海嘉定、青浦、鬆江3區和虹橋、張江2園區簽訂了‘4+2’更高質量一體化發展實踐聯盟。”昆山市委書記吳新明說,聚焦虹橋商務區“大交通”“大會展”“大商務”功能,昆山在做對接大上海、融入長三角的頂層設計時,都已將對接虹橋作為重點內容。

“太倉在‘十一五’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中就實施了‘接軌上海’的發展戰略,‘十二五’‘十三五’‘十四五’規劃繼續把‘融入上海’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主戰略。”太倉市市長汪香元說,從“接軌上海”到“融入上海”,近年來太倉聚焦“六個同圈”,謀劃推動滬太“率先同城”,走出一條錯位發展、協同發展的道路。

憑借京滬高鐵蘇州北站到上海虹橋僅需20多分鐘的時空優勢,蘇州相城早在三四年前,便全力對接虹橋,圍繞相城區所發力的智能交通、科技金融等新興產業頻繁招商推介。用相城區委書記顧海東的話說,直接融入的方式,既能帶動相城下一步發展,同時也為上海虹橋帶去了人流、物流、資金流和商流。

此次擴容,上海虹橋商務區這艘“航母”將依靠身邊的“護衛艦”“巡洋艦”共同前進。“這不僅意味著范圍的擴大,更代表四地與虹橋的深度融合,大家不再僅僅是‘蘇州人’,而且還是‘虹橋人’。”昆山市市長陳麗艷打了這樣一個形象的比方,虹橋國際開放樞紐不僅是長三角的“大地原點”,更是上海大都市圈的“核心空間”,昆山也將從之前的“接軌上海”演化為“同城融入”。

與滬同城、一體發展,是三地不約而同的關鍵詞。昆山外向型經濟明顯,制造業產業集群龐大,尤其是電子信息、裝備制造領域亟需保障供應鏈安全,在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環境時,昆山正不斷提升自身的抗風險能力﹔相城與虹橋在產業、商務、平台、資本等方面的協同互動發展,讓人們看到了臨滬板塊“衛星城”的未來——不僅僅做上海的“睡城”﹔太倉則瞄准做亮“上海下一站、下一站上海”鮮明標識,加快打造蘇州對接上海重要樞紐門戶城市。

“聚能環”匯集,“包郵區”進發國際

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建設,是繼上海青浦、蘇州吳江、嘉興嘉善共建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范區之后,長三角一體化發展走向深水區的另一標志性事件。對長三角各地而言,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建設到底意味著什麼?北向拓展帶以外的江蘇其它地區,又將如何抓住機遇,實現自身發展?

“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匯聚了機場、高鐵、地鐵等諸多要素,是極其重要的交通樞紐,從《總體方案》來看,是想將交通樞紐轉換成長三角要素集聚和輻射的樞紐。”在中科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研究員、長三角一體化決策咨詢專家陳雯看來,這其中包含兩大關鍵詞,即“開放”和“合作”。

“‘合作’主要體現在,將開放樞紐的范圍擴大到了蘇州和嘉興等地,體現了跨區域合作共建﹔‘開放’則體現在,長三角可以共用這一平台,更好地與國際大循環連接,撬動全球資源。”陳雯給記者舉了個例子,“比如昆山積極對接上海的科創資源,也達成了很深的合作,但客觀而言,上海自身資源也是有限的,而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目標是進發國際,大家共建共享,攜手撬動全球資源。”

全方位對接上海,一直是南通的戰略構想。“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建設,不僅對蘇州是重大機遇,對南通亦然。”南通大學江蘇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成長春告訴記者,雖然南通並不直接在北向拓展帶中,但是北向拓展帶中的部分地方與南通隔江相望,非常近。“南通的一些重大基礎設施已與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形成呼應,比如南通新機場的建設,以及北沿江高鐵、滬蘇通高鐵等,這些不僅讓北向拓展帶輻射到南通,更可輻射到整個江蘇沿海。對於江蘇不少城市而言,原先在全球高端要素的配置中並不佔優勢,但通過虹橋國際開放樞紐,大家可以直接參與國際合作和分工。”

不少人擔心,虹橋國際開放樞紐的建設,會不會對江蘇產生虹吸效應?

對此,陳雯認為,虹吸會有,但不必過於擔心。“發展從來不是關起門來的,而是在競爭中做強自己。比如,江蘇可以利用此次機會,培育自己的商務集聚空間。商務集聚空間其實是分等級的,並不是隻有虹橋商務區,南京、蘇州等城市都有自身區域性商務服務的空間,可以通過這些空間和虹橋進行呼應。”

□ 本報記者 王建朋 沈佳暄 許海燕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