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脫貧攻堅楷模趙亞夫:科技興農干到老

馬曉波

2021年03月01日09:48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他數十年如一日,堅守科技興農情懷。

他在退休后,作為志願者來到窮山村,堅持不收指導費用、不搞技術入股、不當有償顧問,帶著農民干、做給農民看、幫助農民銷、實現農民富。

他大力推廣新品種、新技術、新模式,先后推廣農業新品種新技術250多萬畝,給16萬農民帶來200多億元直接收益……

實至名歸。2月25日上午,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江蘇省句容市天王鎮戴庄有機農業專業合作社研究員趙亞夫榮獲“全國脫貧攻堅楷模”榮譽稱號。

  

退休后扎根戴庄村的趙亞夫。張映鋼攝

花甲之年,扎根窮山村

2001年,時任鎮江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的趙亞夫退休,他決定將“養老地”選在了戴庄村,彼時他已為脫貧攻堅事業貢獻了半生時光。

趙亞夫對句容有感情!早在1986年,他帶著從日本引進的20棵草莓苗到句容白兔鎮種植成功,帶領老區農民走上致富之路﹔1989年,他帶著巨峰葡萄到句容春城鎮試點,帶動發展了周邊3000多畝葡萄園,10000多農民受益。過去數十年,蘇南丘陵山區農民最需要的地方,幾乎都有過他忙碌的腳步和奮斗的身影。

戴庄村坐落在茅山山脈中部,總面積約10.3平方公裡,耕地7000多畝,崗坡地佔70%,地塊零散落差大,土壤瘠薄,水利成本高,遺留欠賬多。用趙亞夫的話說,“我親歷過曾經席卷農村的飢荒和貧窮,也見証著農業發展的鏗鏘足跡。全面小康,農民是難點﹔美麗中國,農業是重點。從付諸一生的上下求索中,我深切感受到‘小康不小康,關鍵看老鄉’,農業既有大有可為的空間,也面臨著發展中的煩惱。”就這樣,這位退休前已滿是功勛的老人,打算去戴庄從頭再來。

在這個消息閉塞的村庄,欲推廣先進經驗的趙亞夫卻連吃閉門羹。種桃大戶彭玉和至今仍記得,2002年春節剛過,他在逛街時被村支書李家斌拉去聽農技專家講座。“大伙一聽是在講有機桃子,沒一會兒就快走光了。”彭玉和告訴記者,他留到最后是因為“窮怕了”。年輕時,因為沒有一技之長,他以打小工為生。最慘一年,他幫人種西瓜,累瘦18斤不說,回頭一算,平均每天隻賺三四塊錢。當時他們家中沒有值錢物件,“牆都是用木棍支著的,也不曉得哪天會塌”,日子是真的苦!

窮則思變。就在那場講座上,彭玉和不僅堅持聽到結束,還上台和趙亞夫握了手,主動提出希望趙老能帶他一起干。

回家后,彭玉和跟妻子說了這事兒,沒想到遭到了強烈反對。妻子的理由是:戴庄以農業為主,本地的“野雞紅”桃子3斤一元,老頭子承諾種他的桃子也3元一斤,肯定不靠譜。“她說,這幾天早就注意到有個戴著草帽、眼鏡的老頭兒一直在村裡轉悠,不是推銷就是搞傳銷的。”彭玉和回憶起當時的場景,自己也笑了。

但最終,妻子沒能動搖老彭種桃的決心。趙亞夫想“帶著農民干”進展不順,也在尋思如何“做給農民看”。趙、彭二人一拍即合,趙亞夫無償把手頭的30畝桃林讓給了彭玉和,希望他能做個樣兒。在趙亞夫的悉心指導下,次年5月,桃樹開花結果。老彭自己先摘了一顆有機桃嘗了嘗,“別說,味道還真不孬!”就是這30畝地桃林,當年給他帶來了7萬元收入。這件事在戴庄村當時就炸開了鍋。大家這才發現,這位號稱“不收指導費用、不搞技術入股、不當有償顧問”的老人是來真的。

趙亞夫雨中幫農民解決問題。張映鋼攝

耄耋之年,仍在路上

“長得不好,我賠給你。”到了2004年,村民杜忠志在趙亞夫拍胸脯保証下,嘗試種植新品種水稻,這又是一個“村民不看好,價卻賣的好”的案例。主動向趙亞夫學習討教的村民越發多了起來。2006年,受到日本農業協同組合的啟發,趙亞夫牽頭成立了句容市天王鎮戴庄有機農業合作社,希望通過合作社的形式,為農戶提供產前、產中、產后統一服務,把加工銷售環節的利潤留給農民,促進了村集體經濟和農民收入“雙增長”。

合作社一組建,戴庄村的勞動力轉移明顯加快。最初全村800多戶農民種有機水稻,到2019年隻剩130戶,其余的農戶轉向二三產。留下種地的農戶,部分成為適度規模經營的職業農民,半勞動力負責管理20-30畝,全勞動力負責管理50-100畝,每畝600元-700元的年純收入也能讓他們安心在家種田。

村民種植戶的身份發生變化,讓入社農民有了更多的致富空間。彭玉和等種桃戶在趙亞夫的建議下,發展起了雞鴨養殖。當地又形成了“林果+草+畜禽”有機農業生態系統,農業效益大幅上升,戴庄村農民2020年人均純收入3.4萬元,比十年前常規栽培時高出6倍。

也有農戶從事起了生豬養殖。村民藍濤過去曾是低收入戶,他的養豬大棚就是合作社和他各出一半資金建起來的。當時趙亞夫作為合作社顧問,專程帶著藍濤學習有機養殖模式。“有機養殖確實有很大的優勢,我們的豬舍沒有異味,長成的豬肉肥而不膩。”藍濤說,這都得益於趙老的“有機養殖法”——豬圈不鋪水泥地,而是蓋上50公分厚的木屑、糠和益生菌,養殖的豬平時就在這種“發酵床”上進食。

趙亞夫帶動藍濤養豬致富,藍濤是打心眼兒裡感激。據了解,藍濤從2012年開始學習發酵床養豬技術,2013年自主開展養殖,2017年時他的養殖場發展到年出欄200多頭生豬的規模。可惜的是,2019年的一場非洲豬瘟,讓他190多頭豬不到一周基本死光。藍濤告訴記者,趙亞夫對他關懷備至,為了幫助他恢復養殖不辭辛苦。“在趙老的聯系下,有專家給我們帶來了提高豬免疫力的中草藥。3、4月份,我們先試水養兩三頭母豬,確定沒問題了,后續再增加投入。”藍濤對未來的美好生活依然充滿憧憬。

工作60年來,趙亞夫與農民一起在土地上摸爬探路,如今已是耄耋之年的他仍活躍在田間地頭。在去北京接受表彰的前兩天,他還在戴庄村奔走。2月25日下午,他又匆匆趕回鎮江,繼續為農民們排憂解難。趙亞夫說,隻要跑得動,他還是會繼續為鄉村振興事業干下去。 

(責編:唐璐璐、吳紀攀)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