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擘畫建設“東部重要金融中心”城市

2021年03月08日07:4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打造“東部中心”,金融不應缺位

新披露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中,中國共有七座城市上榜:上海、北京、深圳、廣州、成都、青島和南京。南京從此前的101位躍升12位,排名第89位,首次晉級全球金融中心城市百強。

這一排名是南京金融發展綜合實力的體現。2020年,南京GDP首次闖入國內十強,其中金融業增加值佔比12.4%,厥功至偉。這一排名更激發了南京大力發展現代金融的決心,在金融業發展定位上,已由過去的“區域金融中心”刷新為“東部重要金融中心”。

東部地區重要中心城市,是國家賦予南京的城市定位,“東部重要金融中心”的創建,更進一步夯實了這個城市定位,成為繼“國家綜合交通樞紐”“全國重要科教基地”“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等諸多鮮明標識之后的又一城市品牌。記者為此採訪了有關專家和負責人。

城市新標識:

“東部重要金融中心”

“打造‘東部重要金融中心’,是基於南京自身的城市定位、產業基礎、資源稟賦,立足服務新發展格局,對城市未來目標、發展方向的戰略研判,一個可以通過不懈努力實現的城市目標。”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負責人說。

金融業的發展,離不開實體經濟的支撐。2016年,南京GDP超過萬億,躋身全國“萬億俱樂部”城市之列。自2018年,南京明確了新型電子信息、金融和科技服務等9個主導產業,至2020年,集成電路、新能源汽車、智能電網等行業增加值分別增長55.2%、23.1%、18.9%,軟件和信息服務業等8個重點產業規模達1.5萬億元。2020年,南京GDP總量首次進入全國前十,增速在全國萬億俱樂部城市中領跑。

良好的產業結構和蓬勃的創新能力,為各類金融機構來南京落地發展提供了廣闊舞台。數據顯示,截至目前,南京已聚集各類金融相關市場主體超過1000家,其中銀行類機構佔比約為8%(法人銀行14家),証券類機構佔比約為12%(法人証券公司2家),保險類機構佔比約為12%(法人保險公司3家),地方金融組織佔比約為30%,基本形成了以銀行、証券、保險為主導,各種新型金融業態並舉的現代多元化金融組織體系。

順勢而上、乘勢而上,方能抓住機遇、聚勢而強。2020年12月19日,南京市領導在建鄴區調研金融業發展時,首次公開提及南京要加快建設“我國東部重要金融中心”。一個月之后的市十六屆人大四次會議上,政府工作報告中正式表述:建設全國重要的物流中心、商務中心、數據中心和東部地區重要的金融中心。

戰略腹地:

承東啟西輻射蘇皖贛

作為現代服務業佔比很高的城市,南京金融業一直是南京的優勢產業。但在全球金融中心城市上海的“光芒”照射之下,南京一直“小心翼翼”地收斂起自己的“鋒芒”,把自己定位為“區域金融中心城市”。

這一次,南京為何“響亮”地喊出“東部重要金融中心”這一口號?

對此,省社會科學院原黨委委員、副院長,江蘇省金融研究院院長吳先滿說,置身我國東部蘇皖贛三省,南京已是金融集聚度最高、金融輻射力最強、金融組織體系較為完善的城市。由於西距上海300多公裡,南京金融業事實上形成自己的輻射半徑和服務范圍,是名副其實的“地區中心”。

深創投一位資深人士在接受採訪時坦言,在南京設立團隊,既方便與上海金融界聯絡,又把投資觸角延伸到安徽、江西、湖南等地。“交通、人文、營商環境等優勢,讓南京成為一個支點,在這個支點上,我們在業務層面可以更好地‘眺望’周邊地區。”

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和南京自身的“城市抱負”,更為“東部金融中心”構想提供了佐証,為創建提供了平台。

復旦大學城市經濟研究所所長周偉林教授說,作為東部地區和長江沿岸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南京正進入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戰略和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的國家戰略疊加期。南京不僅是長江經濟帶承上啟下的中心城市,還是長三角滬寧合、杭寧合兩條城市帶的交匯城市。2021年初發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南京首次提及要從特大城市走向超大城市。

諸多利好政策疊加和自身優越區位,使南京既具有吸引各類金融機構和金融組織的優勢,又具備廣闊的經濟腹地。吳先滿認為,過去南京講自己是“區域金融中心”,這個概念其實有些模糊,“區域”究竟有多大,輻射到哪裡,沒有說清楚。

“而現在,南京打造‘東部重要金融中心’,點明了‘東部地區’和‘重要中心’兩個關鍵詞,新的定位比原來更明確、更積極、更具號召力!”吳先滿說。

他山之石:

世界級城市群有多個金融中心

放眼全國,目前被廣泛接受的金融中心城市,是上海、深圳和北京。置身長三角,南京周邊還有金融科技發達的杭州和新近被稱為風投之城的合肥﹔溯江而上,又有同樣大力發展金融業的武漢、重慶。南京如何在“東部地區”成為“重要中心”?

吳先滿說,現代金融是經濟的“命脈”。一個國家現代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必然朝著金融經濟方向發展。對比美國金融業發展經歷,對我國金融中心城市布局和南京東部地區重要金融中心建設,有頗多借鑒之處。

目前,美國已涌現近10個金融中心城市。頭部城市包括:世界第一金融中心紐約,在灣區經濟(硅谷)上誕生的國際金融中心舊金山,借力首都優勢成長的金融中心華盛頓,在西部經濟強市基礎上發展的金融中心洛杉磯。除此之外,還有波士頓,作為金融中心,其最具代表的是基金行業,世界最知名和最大的基金都在這裡﹔芝加哥,全球最大金融衍生產品交易中心,是期貨和期權交易的“樂土”﹔亞特蘭大,全美最大的五家支付公司,有三家總部位於這裡﹔休斯敦,投行能源部門集中地﹔夏洛特,商業銀行集中地﹔聖迭戈,都市圈金融中心的典型。

金融因產業而興、因城市而聚。專家認為,伴隨著中國經濟更快發展,一定會成長出一批與經濟體量相適應的、各具特色的、服務不同方向的金融中心城市。就像紐約、波士頓、芝加哥同處北大西洋城市群一樣,從國際經驗看,金融業總是向優勢區域集中。從國內現狀看,珠三角已經出現了深圳、廣州兩座金融中心城市。而在長三角,一定會出現上海之外的區域金融中心。

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說,南京一方面坐擁長三角豐厚的金融資源,另一方面背靠蘇皖贛等地廣闊的經濟腹地,在建設“東部重要金融中心”上具有承東啟西的區域優勢。以南京銀行為例,其在支持中小企業融資上,業務范圍遍布江蘇、浙江、安徽、江西等地。一些異地法人機構在這裡設立分支機構,也以南京為中心,業務輻射至安徽、湖南、江西等地。

核心承載:

“塔尖城區”打造金融業高地

周偉林認為,金融中心建設不僅立足於城市的產業基礎、輻射能力,還與城市能級、保障能力密切相關。

“隻有真正服務區域,才能贏得競爭。”周偉林說,金融中心定位一定是和其產業特點、區域位置、機構特色相適應的,包括服務、環境、分工、人才、法律以及開放程度等多要素疊加。

伴隨著南京城市發展,金融業的發展史就是一部金融機構集聚中心的變遷史。從最早的新街口金融商務區到建鄴區的河西CBD,再到江北新區的新金融中心,金融業集聚區隨城市建設重心不斷外擴。

如今,新街口金融商務區依然是傳統金融機構辦公地,江北新區著力發展新金融,建鄴區從CBD到金融城,再到魚嘴基金街區,成為眾多南京法人金融機構總部所在地和異地金融機構分支落地南京辦公場所的第一選擇地,也是南京建設東部重要金融中心的核心承載區。

2020年12月,河西金融城三期奠基。在河西CBD與青奧軸線交匯處,現代商務樓宇鱗次櫛比、各類金融機構加速集聚。以金融城為中心點,建鄴區集聚華泰証券、江蘇金融租賃、江蘇省農信社、南京証券、紫金農商行等知名金融機構總部大廈,同時引進了大量銀行、保險、証券等省級分支機構,大量外資金融機構和新興金融機構。

“立足南京,服務東部。”建鄴區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負責人說,建鄴區要建設服務南京和周邊城市的“塔尖城區”,金融業是重要抓手。“十四五”期間,建鄴區力爭轄區金融業增加值達到500億元左右,金融類機構總數突破1000家,培育2-3家金融科技境內外上市公司,集聚10家全國性風險投資基金、對沖基金、大型資產管理機構第二總部,500-1000家新興金融機構,形成超級基金產業集群,同時在資本市場培育各類上市企業15家,上市后備企業50家以上。□ 胡春春 顧巍鐘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