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代表委員:擴內需挖潛力 協同促進雙循環

2021年03月09日07:2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擴內需挖潛力,協同促進雙循環

政府工作報告在2021年重點工作中提出,堅持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充分挖掘國內市場潛力。江蘇代表委員一致表示,應從圍繞改善民生拓展需求,促進消費與投資有效結合,實現供需更高水平動態平衡等方面,擴內需、挖潛力,以打造強大國內市場,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

立足需求側,

拓展消費新渠道

把擴大內需作為戰略基點,首要考慮的是解決民生痛點。從供需關系看,多渠道穩定和擴大消費、增加居民收入,是挖掘市場潛力的有效途徑。

縣鄉消費就是這樣一片“藍海”。一直以來,大中城市是促進消費的主戰場,縣鄉海量的消費需求有待喚醒。“隨著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農民收入持續增加,農村大市場必將被重視和激活。”在全國人大代表、南通市海門區海盛生豬專業合作社黨支部書記唐慧娟看來,縣鄉消費正在升級,這就需要更高質量的供給。今年,她將重點打造精品豬肉、豬肉脯電商平台,“一來促進高質量消費進農村,二來為村裡員工找到新的收入增長點,讓‘老鄉’們手頭有錢,消費有‘底氣’。”

健康、文化、旅游、體育等服務消費紛紛迎來風口。“今年春節長假,雖然跨省游、團隊游市場還未恢復,但都市休閑游、鄉村游、親子游和研學游等均強勁復蘇,個別省份游客接待量已接近2019年春節同期水平。”全國人大代表、無錫靈山文化旅游集團董事長吳國平建議,隨著消費型社會體驗經濟的到來,應進一步加強惠企政策,探索更高品質的文旅項目,實現文旅業態升級。

在江蘇,大宗消費一直佔據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大頭”。穩定和增加汽車、家電等大宗商品的消費,事關民生,也事關產業的興衰。

“我國汽車市場規模全球第一,但千人汽車保有量隻有180多輛,和發達國家500-800輛的水平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在全國人大代表、悅達集團董事局主席王連春看來,未來隨著城鎮化水平不斷提升,城鄉居民收入不斷提高,我國汽車市場還有較大增長空間。他建議,各地精准出台或延續新車購置補貼、新能源汽車下鄉等政策,鼓勵進一步擴大汽車消費,特別是中西部地區和廣大鄉村市場。同時,進一步取消二手車限遷等政策,推動國內二手車市場健康快速發展,加快新車消費和換購。

精准補“短板”,

合理擴大有效投資

堅定實施擴大內需戰略,既要千方百計釋放消費需求,也要積極擴大有效投資,破除制約要素合理流動的堵點,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環節,形成國民經濟良性循環。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新型城鎮化建設,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設,這“兩新一重”依舊是投資重點,並再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強化重點工程建設離不開更加細致的要素保障。以水利工程為例,在投資方面,各地資源稟賦和開發利用狀況差異較大,建設重點和投入政策難以統一。此外,水利工程戰線長,往往跨多個行政區域,用地報批難、補充耕地經費巨大。全國人大代表、省水利廳廳長陳杰建議,根據工程受益范圍,完善投入事權責任,促進事權與支出責任相統一﹔適當增加政策柔性,對重大水利工程給予區別化的用地政策,減少工程建設投資。

“擴大內需要暢通循環,切實發揮基礎設施投資穩增長的效應。”全國人大代表、省交通運輸廳廳長陸永泉表示,這就需要加快構建現代綜合交通運輸物流體系,一方面暢通國內運輸循環,大力發展江海河、公鐵水等多式聯運體系,推進“互聯網+道路貨運”,完善國內航空貨運網絡布局﹔另一方面,強化國際運輸循環,發揮沿海沿江港口在世界級港口群中的優勢,實現錯位互補。

更為綠色的新興產業,成為很多城市吸納投資、改善民生的方向。“選擇縣域為單元開展電動中國示范區建設,能更高效地打造區域性電動示范樣板,改善群眾生活,助推鄉村振興。”全國人大代表、溧陽市委書記徐華勤介紹,今年當地出台“電動溧陽”政策,力爭率先建成全國新能源汽車、裝備運用示范城市,在“十四五”末,把溧陽打造成長三角地區規模最大、研發能力國內領先的鋰離子電池集聚基地。

壯大“內循環”,

帶動高質量“外循環”

無論拓展消費渠道還是增加有效投資,目的指向同一處——通過擴大內需,打造國內大市場,形成對全球要素資源的強大引力場,促進國內國際雙循環。

“基於我國發展的內外部環境,‘十四五’時期,‘雙循環’新發展格局要以‘內循環’為基點,而‘內循環’應當在供給和需求‘兩側’同時高質量發力。”全國政協委員、南京財經大學校長程永波建議,著眼“供給側”,應繼續深化結構性改革,以構建自主可控的產業鏈供應鏈為目標,加大打造高端制造業產業集群,推進高端制造業與生產性服務業深度融合,提升生活性服務業品質。

放眼“需求側”,程永波認為,要盡快打通國內流通體系,促進各類要素的跨區域流動,在穩就業的基礎下不斷增加城市中產階級的人群比重,從而激發消費引擎,再由強大消費動力驅動供給側的技術創新,推動新業態、新模式、新產業不斷涌現。

全國人大代表、省政府外事辦公室主任費少雲表示,構建新發展格局,絕不是封閉的國內“單循環”,而是開放的、相互促進的國內國際雙循環,是通過發揮內需潛力,以國內大循環吸引全球資源要素,更好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

如何協同推進強大的國內市場和貿易強國建設?在費少雲看來,促進“大循環”,離不開營造更好發展環境,要提升江蘇國際化水平,與在蘇外企共享擴大內需、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新機遇,在科技創新、航空航天、智能制造、安全生產、節能減排和碳達峰行動等領域合作搭建平台。此外,還應深入推動與重點國家的交流合作,構建日、韓等東亞國家“小循環”,打造“一帶一路”人文品牌交流項目,深化蘇港澳融合發展等。

程永波同樣認為,我國開放型經濟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應以“內循環”培植的競爭優勢吸引全球創新資源匯聚,推動本土型企業走向國際,主動參與國際分工,在國際經貿規則和新興產業的標准制定中發出“中國聲音”,從而帶動高質量的“外循環”。(付奇 王夢然)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