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代表委員:打破“天花板” 讓高技能人才更有奔頭

2021年03月10日07:27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打破“天花板”,讓高技能人才更有奔頭

構建新發展格局需要高技能人才。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深化產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入實施職業技能等級証書制度。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代表委員為新時代新形勢下的職業教育發展建言。

破解招生難,

加大職業教育支持力度

今年1月26日,人社部網站發布的報告顯示,中國“最缺工”的100個職業中,多達36個屬於“生產制造及有關人員”﹔新進排行的25個短缺職業中,有15個與制造業直接相關。作為制造業的基礎,職業教育在產業轉型升級中的作用日益凸顯。

全國人大代表、天工國際董事局主席朱小坤在調研中注意到,近年來,以網約送餐員、快遞員為代表的“三新”職業蓬勃發展,而制造業因其工作地點、環境、時間限制,得不到大專院校畢業生的青睞,加上現代化生產設備的投入,技工荒現象逐步凸顯。“隨著高、精、尖產品的市場需求擴大,技術技能型人才對制造業的高質量持續發展尤為重要。”朱小坤說。

朱小坤建議,國家加大對職業技術學校與企業建立訂單班的扶持和支持力度,出台校企合作設置訂單班的專項獎勵政策,同時支持企業與職業技術學校共同申報滿足企業需求的對口專業,支持企業辦理企業大學,簡化專業申報流程,為社會培養實用性人才。“此外,要出台吸引職業技術學校學生就業特別政策,對到制造業就業的職業技術學校學生給予政府特別補助,幫助學生落實住房、遷移戶口和解決子女上學等問題,提升他們的社會地位。” 朱小坤說,對職業技術學校畢業生進行人才認証,與本科研究生待遇同步甚至可以超過。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郵政集團泰興市分公司城區分局局長、江平路支局支局長何健忠說,職業教育是與經濟社會發展聯系最為緊密的教育類型,但與建設現代化經濟的要求相比,我國職業教育仍然存在基本辦學條件薄弱、經費投入與事業發展不相稱等問題,尤其中等職業教育是短板所在。“實習實訓需要的基礎設施設備的先進性和規模,都還跟不上新時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步伐,與現代生產過程和職業情境的差距明顯。”何健忠呼吁,國家和地方相關部門建立與職業教育辦學規模、培養成本、辦學質量等相適應的財政投入制度和相應保障機制,著力保証職業教育財政性經費、生均經費和生均公用經費同時增長。

打破“天花板”,

完善本科職業院校配套

近年來,職業教育迎來“黃金時期”,培養出一大批支撐經濟社會發展的技術技能人才,但社會對應用型人才的認識還是存在偏見。

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市政協主席劉以安認為,要吸引更多優秀的學生就讀職業教育,關鍵要解決好學歷瓶頸問題。他建議“十四五”期間,加快建立職教高考制度,打破職業教育止步於專科的“天花板”,進一步探索完善中職、高職、應用型本科、工程碩士相銜接的一體化育人模式。此外,要著力破除就業環節中的政策性障礙,加快推動就業機會均等化,減少各類就業不公平現象,探索在部分基層公務員招考、大學生村官選聘、國有企業招聘中破除學歷硬要求條款,允許具有相當學歷水平的職業教育畢業生進入選拔范圍。

“隨著工程技術快速迭代,工程應用不再僅僅是簡單的操作,而向高端化、集成化發展。”全國人大代表、南京工業職業技術大學工程技術實訓中心主任王紅軍說,作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的領頭羊,“職業本科”是關鍵一環,全國高職高專1400多所,而本科層次的職業教育學校隻有20多所,可以說剛剛起步,目前亟盼相關政策的出台。“現在職業教育本科層次的學生已經入學,但相關學位授予標准還沒有。”王紅軍建議有關部門特別是教育主管部門積極營造本科職教發展的生態系統,促進本科職教高起點、高質量發展﹔盡快出台本科職教基礎性政策或規定,如學位授予指導意見、專業教學標准等﹔引導和支持本科試點學校打造高水平發展平台,如成立本科職教教育教學指導委員會、產教融合聯盟﹔設計引領性發展項目,將本科職業教育試點納入國家層面高校建設計劃統籌考慮﹔培養本科職教領軍人才,籌建“高水平產教融合基地”“本科職業教育專業教學資源庫”等。

建立新機制,

形成職教發展整體合力

在代表委員們看來,職業教育發展還需要突破多頭管理等體制機制問題。“當前,職業教育呈現多頭管理,不同類型學校隸屬於不同的主管部門,專業設置不科學、重復建設、資源浪費的現象一定程度存在,難以形成職教發展的整體合力。”劉以安表示。

全國人大代表、省教育廳廳長葛道凱說,職業教育統籌不夠正是產與教、校與企“兩層皮”的原因之一,學歷職業教育與職業技能培訓分別由教育行政部門和人社部門管轄,產教融合的牽頭單位是發展改革委,而企業則是在多個不同行政部門的管轄范圍內,不同行政部門掌握的職業教育資源並未很好地統籌使用,影響了辦學資源的使用效果和完整職業教育體系的建立。

葛道凱以學徒制的實施為例,現代學徒制和企業新型學徒制由教育和人社兩個政府部門分別推行,在推進機制、支持保障等方面缺乏統籌和協調,影響了有限資源的優化配置,也限制了推進學徒制所需要的正常資金投入、財稅減免等。“比如,人社部門實施的新型學徒制每位學徒享受4000元財政支持,但教育部門現代學徒制未享受到任何經費支持。”對此,葛道凱建議,加強職業教育統籌管理,成立國家職業技術教育局,統籌管理全國職業教育工作。同時,建立健全中國特色職業教育標准體系,由教育部牽頭,會同國家人社、財政等多部門,進一步健全職業教育學校、專業、課程等建設標准,完善教學、實習實訓和學徒制培養等基本規范,加強質量評價和財政稅收保障機制建設。

“在鄉村振興中,職業教育也要發力。”全國政協委員、南京師范大學副校長朱曉進說,目前職業教育中涉農專業招生困難,專業教師不足,農村職業學校存在非農化傾向。他建議優化農村職業教育管理規劃布局,將涉農職業教育納入各省鄉村振興工作領導小組常規工作,依托農業、教育、科技等部門資源,協同社會力量,推進涉農職業教育與科技結合、與產業聯合、與企業聯盟,讓農村職業教育真正“用得上”。

□ 新華日報·交匯點記者

楊頻萍 王拓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